五百多米井下 生命跡像這樣被發現
2021年01月19日06:27

原標題:五百多米井下 生命跡像這樣被發現

1月18日淩晨,救援人員試圖聯繫被困人員。記者在山東棲霞笏山金礦爆炸事故救援現場指揮部瞭解到,根據井下傳回的紙條,“五中段”現有11人,“六中段”有1人,另有10人情況不明。後續救援工作還在全力緊張推進中。新華社記者 王凱/攝

身處山東笏山金礦事故救援現場,擔任此次鑽孔救援總指揮的杜兵建坦言壓力很大。他曾帶領國家礦山應急救援隊大地特勘隊打過幾十口救援鑽孔,營救過300多名遇險礦工。

1月17日是山東笏山金礦事故被納入省市縣一體化應急救援的第七天。此前,為盡快打通新的生命通道,提高救援成功率,6條救生孔已在緊張推進中,鑽孔機日夜不停作業。救援現場,搶救生命的努力分秒必爭。

這一金礦事故救援現場之複雜令杜兵建始料未及:金屬礦山的地層多為火成岩,岩石硬度為最硬級——12級。此外,鑽孔有兩層破碎岩層,並有湧水現象,鑽孔偏斜率幾乎100%。

“所有鑽孔在這種地層中幾乎都是打斜的。打斜了怎麼辦?就要糾,但糾得特別慢,要花一些時間。”杜兵建解釋說。

17日中午,距離巷道鑽透還有短短5米,意味著還有15分鐘就可以鑽透。當時,杜兵建心裡沉甸甸的:“萬一打偏了沒有透巷,對不住期盼已久的礦工家屬,這是大事。”

在鑽杆預計透巷的位置,杜兵建用粉筆小心翼翼地劃了一道581米標記——這是鑽頭透巷的位置。標記在一寸一寸地下降,杜兵建目不轉睛盯著,感覺自己的心也在一節一節地下降。

在到達標記這一刻,杜兵建屏住呼吸。突然井口停止噴砂,鑽杆自動下垂,杜兵建第一反應是透巷了。好消息驟然而至,在身旁人的提醒下,杜兵建才回過神來跟井下人員聯繫。緊接著他指揮救援隊長掄錘敲擊鑽杆,與井下被困礦工聯繫。

連續而有節奏的敲擊聲,兩下一組,間隔兩分鐘,持續了10分鐘,沒有回應,這時現場救援人員放鬆下來的心又立馬懸了起來。

“莫非是人員出了意外,還是他們體力不支,又或是距離鑽孔太遠?”此時距離事故發生已經167個小時了,杜兵建判斷是井打透了以後,被困礦工由於氣體吹得比較大,他們暫時還到不了跟前來,體力有點不支。

10分鐘後,杜兵建果斷下令繼續敲擊。敲了5下以後有回應了,但是杜兵建不敢肯定,因為底下有些聲音判斷不清。他決定再敲5下,這次底下又傳來清晰的回應。杜兵建當即判斷這是人為的敲打鑽杆聲。

終於跟被困的礦工朋友們聯繫上了!現場響起了一片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雖然我們還沒有通話,但是聯繫上了,這個事不能再久等了,再聯繫一下咱們就準備撤。”於是,杜兵建又指揮連續敲了9下,很清晰的9下聲音有節奏地傳上來;緊接著又敲了9下,又有9下回應聲傳上來,杜兵建注意到,最後3下的聲音變弱。

考慮到井下人員被困已經超過7天,身體非常虛弱,經專家組論證,現場應急救援指揮部決定先行啟動給養投放。

經過緊張的下放套管作業,1月17日22時18分左右,3號鑽孔開始投放給養,有手電筒、營養液、藥品、紙筆等。為了不讓溫度太涼,營養液特意用溫水燙過。100米、200米、300米、400米、460米、510米……救援人員穩穩地將鋼絲繩向下放。22時46分左右,下方有人拽了鋼絲繩。

等待了35分鐘左右,救援人員緩緩拽出了鋼絲繩,發現補給已經全部被取走,而且傳回來一張紙條,紙條上每個字都令人動容:“我們在井下22人,在五中段有11人,六中段1人,4人受傷,另有10人情況不明。”

“現在大家體力透支嚴重,急需胃藥、止痛藥、醫用膠帶、外用消炎藥,另有3人有高血壓,急需降壓藥,我車上有兩種,請把藥帶下來。”

“由於井下空氣不流通,炮煙濃度大,現在井下水特別大,望救援不停,我們就有希望,謝謝你們了!”

截至目前,現場應急救援指揮部先後兩次投放了給養,一次投放藥品。投放的這些物資,能夠滿足當前井下人員兩天左右的生存需求。

1月18日14時30分許,經過晝夜緊張作業,3號鑽孔井完成套管下放作業,井壁得以加固。救援人員隨即向井下輸送了有線電話,這條珍貴的“生命聯絡線”將聯通井上井下、救援人員和被困工人,並已實現與地下被困礦工的首次通話。

據現場應急救援指揮部介紹,他們從通話中得知,目前,井下被困礦工身體虛弱。近幾天來,這些被困礦工也採取了一些措施,保持自己的身體狀態。“3號鑽孔打通,給予5號段被困礦工極大的精神鼓舞。”現場應急救援指揮部副總指揮、煙台市委副書記、市長陳飛回憶通話現場。

被困礦工在通話中告知,目前,五中段有11人,六中段還有1人。此前,六中段這名礦工曾與五中段的礦工們聯繫過,但近幾日沒有聯繫。

針對這些礦工的生命通道聯絡保障組已臨時組建,公安、消防、醫療、通訊人員24小時值班,現場應急救援指揮部已製定周密的方案,將全力保障好通道的安全。

而用於聯繫六中段(離井口698米)被困人員的1號鑽孔也已於1月18日5時3分貫通,累計進展近629米,這創造了近年來地面打鑽救援的深度之最。貫通後,現場應急救援指揮部按照預案,採取了敲擊鑽杆與井下人員聯繫,但是沒有收到回應;接著下放了生命探測儀,同時加大探測力度。目前,這項工作還在進行中。

此刻救援現場,15支救援力量、532名救援人員、388台套救援裝備仍在晝夜不停歇地進行現場救援,現場應急救援指揮部計劃啟動7號、8號鑽孔,並有望於兩日內進場施工。

對杜兵建而言,時間是最大的敵人。2015年,這名應急救援老兵曾參與山東平邑“12·25”石膏礦坍塌事故的救援,曆經36天,4名礦工最終成功獲救。

“現在我的心情依然很沉重,雖然跟這些被困人員聯繫上了,找到了,怎麼把他們安全地營救出來?這就需要我和我的團隊繼續努力,打一個大一點的孔徑,像平邑礦難救援一樣,把他們營救出來。”杜兵建表示將和現場救援力量一起全力以赴。

本報山東棲霞1月18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邢婷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1月19日 01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