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個10年,“微信之父”又有什麼大動作?
2021年01月19日23:18

原標題:下一個10年,“微信之父”又有什麼大動作?

1月19日,一年一度的微信公開課如期而至。每年公開課,除了微信各個重要產品的集中亮相外,外界更為期待的則是微信創始人張小龍的演講。

一向低調的張小龍,幾乎不參加公開活動,而微信公開課是例外。不僅如此,張小龍還屬於那種“要麼不講,講就認真講”的樸實大佬,2019年公開課超四小時的深夜演講想必讓很多人記憶猶新,所以,張小龍每年公開課的講話,也成為外界窺探這位微信一號產品經理的最佳窗口。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也是微信上線十週年。截至2020年9月30日,微信的月活躍賬戶數達12.12億,從最初的一款即時通訊工具發展至今,微信的邊界已經變得越來越寬,朋友圈、公眾號、微信支付、小程式以及去年剛發佈的視頻號等,這些微信產品無一不融入到人們的生活,並改變人們的生活。

站在微信十週年的特殊節點,張小龍說,十年過得特別快,十年前做微信的時候,想法特別簡單,就是自己不怎麼用QQ,但需要一個溝通的工具,想到很多人可能和自己有一樣的需求,所以做了微信。

但他也沒想到十年後的微信會成為今天這樣。“我覺得自己特別幸運,是被上帝選中的那個人,因為靠自己是做不到現在這樣的”,張小龍透露了一些數字,目前,每天有10.9億用戶打開微信,3.3億用戶進行視頻通話;有7.8億用戶進入朋友圈,1.2億用戶發表朋友圈,其中照片6.7億張,短視頻1億條;還有3.6億用戶讀公眾號文章,4億用戶使用小程式。

回顧過去十年,張小龍從產品的角度,將微信做過的事情歸結為兩個詞,分別是連接和簡單。

他說,連接是很美的,世界也是萬事萬物連接起來的,微信最早提出連接人,後來連接服務、連接內容。做連接,會讓我們知道,我們的重心不是做內容,而是做底層。

至於簡單,張小龍認為它能代替美觀、合理、優雅,可能很多人不認同,但在他看來,簡單是很美的,最簡單的,也可能是最好的。

以前在飯否,看到很多產品越做越複雜,張小龍吐槽說,“一個產品,要加多少功能,才能成為一個垃圾產品啊!” 不是說加功能會讓產品不好,而是加了不必要的功能,或者加功能的方式不對。

十年來,微信加了很多功能。但讓他很慶幸的是,現在的微信,還幾乎和十年前的微信一樣簡單。雖然比十年前多了非常多功能,但這些功能,都已經是用的最簡單的辦法了,所以增加的複雜度會小。“簡單才會好用。特別是一個產品有十億人在用的時候”。

張小龍稱,“簡單”是一個非常高的目標,不是一個簡單的目標,用戶有時候並不在意你做的是否簡單,但微信還是會去追求,因為有很多人能感受到簡單背後的美感。所以,微信雖然已經是一個非常大體量的產品,但我希望它能一直保持自己的風格,像個小而美的產品一樣,有自己的審美,有自己的靈魂,那我們的工作也會更有意義。

除了對微信十年的一些總結,張小龍在近一個半小時的演講中中,把超一半的時間,給了視頻號,其他時間則分別談了關於直播以及一些微信新功能的內容。

關於視頻號

2020年1月19日,微信正式推出視頻號,至今整整一年。期間,微信視頻號迭代了4個大版本,並陸續支援了頂部分欄、轉發朋友圈大屏顯示、長視頻、直播打賞、連麥等能力。

張小龍說,2017年的時候,他就跟公眾號團隊聊過,公眾號只適合少數人寫長文章,但大多數人寫不了長文章,所以想在朋友圈下面做一個類似“非朋友圈”的功能。這個想法他和馬化騰吃飯時也聊過,馬化騰也很支援。

但當時不了了之,是因為這項工作非常大,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視頻化表達其實越來越成為普通人的習慣。最近5年,微信用戶每天發送的視頻消息數量上升33倍,朋友圈視頻發表數上升10倍。

這時候,微信再思考短內容的時候,就會想,不應該基於短文字來做,而是應該基於視頻化內容來做。

張小龍認為,視頻化表達應該是下一個十年內容領域的一個主題。於是2019年,微信組建了一個約20人的團隊,開始開發視頻號,當時的定位是視頻化的微博。

張小龍還澄清了一個外界傳言很久的話題,他說,很多人說視頻號是公司的戰略重點,但並不是,公司的重點還是在微視,關於視頻號,公司甚至沒有開會為此立項,所以這個項目就是微信自己在做,“它不是一個任務,而是自己給自己的一個挑戰”。這實際上這也是微信的風格,基本上微信做東西,都是成立小團隊開始做起,而不是大規模的兵團作戰。

1、視頻號的重點不在視頻,而在號

對於視頻號,微信團隊的定義是,“視頻號是一個人人可以記錄和創作的平台 ,也是一個瞭解他人,瞭解世界的窗口”。在張小龍看來,視頻號的意義,視頻是其次,號才是最重要的。

他說,微信的價值中,身份是很重要的一點,就像現實生活中的身份證一樣,微信可以在很多場景下代表用戶的身份,但微信的身份,整體還是基於社交和通信領域,相對是私密的。

而在做視頻號的時候,也需要創造一個新身份,這和微信的身份完全不同。比如之前做直播,一直都沒法突破微信身份的限製,但有視頻號之後,直播才能變成一個公開領域的事情。

對於身份,其實面向機構的話,還有一個特別重要的作用。在PC時代,機構最大的ID就是官網,每個公司都會註冊自己的一個官網,但移動互聯網時代,建立官方網站已經沒有意義。對微信來說,一直希望幫企業做平台,像之前做公眾號和小程式的時候,也是秉承這一點,讓它們成為企業的官網,現在,我們覺得視頻號也會成為企業的官網,不僅如此,對機構來說,視頻號還會是一個最好的載體。

2、社交推薦拯救了視頻號,但未來的主流會是機器推薦

張小龍說,去年上半年,視頻號的內容不夠多,分發效果也不理想。當時也從微信搜索算法團隊抽出人來,組建了三個團隊,來尋找視頻號推薦算法的最優解。但這其實是一個死循環,

因為內容不好看就沒有瀏覽量,就導致沒有人貢獻內容,所以推薦系統也推不出好內容,然後繼續沒有好的內容看。

在5月份的時候,視頻號做了一個大改版。因為經過幾個月的灰度,表明在現有的內容下,基於機器推薦是走不通的。對比朋友點讚的內容,雖然當時朋友點讚還是匿名的,和機器推薦的內容來對比,張小龍發現,機器推薦的遠不如人工(或者說朋友)推薦的精彩。

所以,視頻號開始以實名點讚的社交推薦為主,機器推薦為輔。新版本發佈後,各項數據都開始上揚,視頻號也踏過了生死線。張小龍表示,對於一個內容產品,只有達到一定用戶量級,才能實現自循環,這才真正度過生死線。如果沒有踏過這個生死線,那再多的功能也都沒有用,在視頻號的發展過程中,社交推薦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但是,這並不是說機器推薦沒有用,而是只有在內容足夠豐富的情況下,機器推薦的作用會更大。去年6月份的時候,張小龍曾做過一個預測,即未來視頻號的流量分配比例會是,關注、讚和機器推薦分別為1:2:10。

之所以做出這樣的判斷,張小龍解釋說,內容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需要花腦力去理解的知識性信息,是學習;一種是不需要花腦力的思維舒適區的消費類的信息,是娛樂。朋友讚是朋友強迫你去獲取你未必感興趣的知識性信息,屬於學習類的;機器推薦,是系統投其所好而讓你很舒服的瀏覽你喜歡的消費性信息,屬於娛樂類的。

從用戶習慣來說,不費腦力的內容肯定佔比會更大。但目前來說,視頻號里朋友點讚的內容流量是機器推薦的兩倍多,這其實不夠合理,也說明視頻號的內容豐富度還不夠,機器推薦的內容觸達還沒有那麼大,未來,視頻號也會不斷調整。

3、視頻號是基礎設施

在做視頻號的時候,張小龍思考一個問題,究竟什麼是視頻。說到視頻,大家會想到手機相冊裡面的視頻文件。就像朋友圈,只能上傳相冊的視頻

但在張小龍看來,視頻文件以後可能會消失。張小龍說,未來的視頻不應該是文件的形式,而是一個結構化的形式,可以被標記,可以進行互動。就像現在在微信里分享視頻,還要傳一個文件,這個方式會被淘汰。

在朋友圈也是,朋友圈的視頻也應該是結構化,所以現在很多人把視頻號分享到朋友圈會發現,它和本地上傳的視頻沒有什麼區別。未來,微信里流通的視頻,也會以視頻號的形式存在。

如何理解視頻號要做的事情,張小龍說可以參考公眾號。公眾號是文章的載體,如果沒有公眾號,大家分享文章可能還要通過文件的形式,但現在都是通過公眾號。

張小龍說,視頻號更多的意義,是視頻內容的載體,既然是載體,那就是承載內容的,而不是生產內容,所以,微信接下來的重點,也是做內容的承載和船體。

雖然現在視頻號還沒有做到讓更多普通用戶去發內容,但微信已經通過一些小舉措去引導,比如讓視頻號的內容關聯到名片,這樣用戶點擊其他人名片時,就可以看到他的視頻號。

張小龍表示,視頻號希望每個人都可以用,而不是大V、網紅表演的地方。另外關於全屏的問題,張小龍稱,視頻號去年上半年,內容的命中率很低,所以要像微博一樣,每一頁展示更多的內容,提高命中率,但隨著內容變多,也會開始做一些全屏的嚐試。

關於直播

觀察整個互聯網變遷史,互聯網的內容形態一直在演變,最早要寫東西,要學習html語言,後來有博客微博,這個方向就是朝著普通人能生產使用的,所以微信也在想,有什麼比短視頻還更能被普通人接受,在張小龍看來,直播是有機會的。

過去幾年,直播一直在發展,但很多人對直播的認知可能還是停留在秀場、帶貨領域。張小龍則從內容形態的角度,對直播進行了思考。

他分享自己的直播體驗稱,“直播特別輕鬆,如果讓我拍短視頻,會覺得壓力特別大,要準備很多東西,但做直播,不需要做太多準備”。

這也是直播和短視頻的一個區別,短視頻因為要做精美的內容,所以有創作門檻,但直播不需要。張小龍表示,未來直播有可能變成很多人使用的個人表達方式,他也在設想,微信名片太死板,未來可能點開的用戶名片是活的,每個人都是別人的眼睛,都可以通過別人的眼睛看他所看到的。

最近,微信團隊也在想直播和春節有沒有某種關聯性。所以今年春節,微信也在直播上做了一些東西,希望今年用戶能通過直播的方式來拜年。

關於新功能

張小龍說,做產品就是要有一些異想天開的想法,雖然很多不能成功,但如果成功了就會很有意思。

不過對於社交化的產品,很多功能必須通過用戶體驗才能驗證。就像拍一拍,很多人不喜歡,但也有1.2億人設置了拍一拍的尾巴,對未來說,拍一拍功能是一種表達,模擬用戶線下人與人的互動。

在演講中,張小龍也劇透了一些微信即將推出的新版本的一些新功能,比如微信表情、狀態、聽歌以及浮窗、輸入法等。

1、“炸裂”對方屏幕的表情

張小龍說,微信表情很多年沒有大升級,但好在有用戶貢獻自定義表情。通過一些數據,發現人們表達出來的情緒更強烈,比如“裂開”這個表情很受歡迎,所以微信團隊在想,如果能扔個“炸彈”出去,讓對方屏幕裂開,這個表達更強烈,

實際上,做這樣一個動畫效果很容易,但難在如何在原有的表情體繫上去做。不過現在,微信已經做出來了,用戶馬上就能體驗到。

2、通過“狀態”尋找同類

張小龍認為,未來的用戶名片應該是活的,要包含用戶當前的狀態。所以微信要引入狀態功能,其實之前也做過視頻動態,但不大成功,每天大概有100多萬的人在發視頻動態,接下來會把它升級一下。用戶通過隨便說幾句或寫幾句,就可以表達自己的狀態,然後通過狀態,可以找到誰和你在同一個狀態下。

張小龍稱,社交的本質,是找到同類,而狀態是幫助找到同類的方法。但他也坦言,不知道結果會怎麼樣,可能要經曆兩三個版本才能完善,但還是希望讓大家先嚐試一下。

3、聽歌分享

有了移動互聯網之後,很多人聽歌變得少了,而微信是一個包含信息種類特別多的,讓張小龍一直不大滿意的一點是,微信的聽歌體驗很不好。

他說,不明白為什麼所有播放器都是電唱機在那轉,這是一個很古老的聽歌工具,現在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電唱機是什麼。張小龍認為,聽歌的時候應該看到什麼,比如你可以想像你在這裏聽這首歌,另外一個人在另外的場景,還有很多類似的人,如果把他們聽歌的眼前畫面都連起來的話,總有一些人的畫面跟你是非常類似的,他能夠打動你的,所以從這個點上出發,就把聽歌的體驗做了一個視覺化的展現。

但這個難度其實特別大,因為技術還沒有到那一步,我們的眼球都有一個鏡頭實時傳到雲端,未來遲早會到那一步。所以目前只能通過別的產品方式,就是有一些熱心的用戶,能夠把某一首歌變成一個製作得很精美的,類似MV這樣一個東西,可以分享給更多的人看到。

4、浮窗

張小龍說,現在微信的浮窗,他特別不喜歡,就像狗皮膏藥占了一塊位置,但為瞭解決一篇文章要很久才看完,而中途要不斷處理微信消息的需要,有了浮窗功能。

很多時候,一篇文章,一個長視頻,是要分很多次才看完的,如果每次都要先拖到浮窗,也是很繁瑣的。

現在,微信提供了一個尚未看完的內容的列表,方便可以隨時找回這些內容繼續看完。尤其是對於長視頻,更加需要隨時可以切走,然後又能快速找到。直播也一樣需要。

5、保護隱私的微信輸入法

微信其實沒想過自己做一個輸入法,但平時收到特別多用戶投訴,都說微信輸入一些內容,馬上就有廣告推送相關產品。

張小龍說,其實微信不會看用戶的輸入內容,那些信息要經曆很多地方,不只是微信。但也是從這個出發點,微信決定要自己做輸入法,只要用戶信得過微信的隱私保護,也會信得過微信輸入法的隱私保護,很快,微信輸入法就會進行灰度測試。

(作者:白楊 編輯:劉雪瑩,李清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