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為近十年最熱 全球平均氣溫14.9攝氏度
2021年01月18日09:06

  1月18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目前,全球氣候機構認為,2020年是過去10年最炎熱的一年。但不同機構在溫度記錄排名方面存在分歧,對於美國宇航局而言,依據歷史年度溫度統計,2020年非常高溫炎熱,與2016年不相上下。

全球氣象機構一致認為,2020年是炎熱的一年,但它們在溫度記錄上的排名存在分歧。
全球氣象機構一致認為,2020年是炎熱的一年,但它們在溫度記錄上的排名存在分歧。

  歐盟哥白尼氣候變化服務中心最新報告表明,2020年和2016年一樣炎熱高溫,是近10年最高溫年份。1月14日,來自全球的5家主要機構報告顯示,一些機構不同意該觀點,但所有機構一致認為2020年是排名前三的高溫年份。

  美國宇航局表示,2020年與2016年氣溫持平,而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英國氣象局則認為2020年是第二高溫年份,日本氣象廳表示,2020年是第三高溫年份。

  世界氣象組織表示,數據集之間的差異存在一定誤差,該組織整合了來自各機構的信息。

  關於2020年氣溫的一些關鍵事實

  2020年全球平均氣溫大約14.9攝氏度,比1850-1900年的平均氣溫高大約1.2攝氏度;2010-2020年,2020年達到該時期最高溫年份;事實上,2020、2019和2016年是過去10年的前三高溫年份,這三年的氣溫差距非常小。

隨著氣溫飆升,野火在世界許多地區肆虐
隨著氣溫飆升,野火在世界許多地區肆虐

  綜合來看,現在全球氣溫比1850-1900年(有時也被稱為“前工業化時期數據”)的平均氣溫高1.2攝氏度,研究人員稱,人類活動不斷排放的二氧化碳是導致氣溫升高的關鍵因素。

  儘管2020年受全球新冠疫情影響,部分企業和工廠倒閉,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下降了大約7%,但這並未影響氣溫變化。美國宇航局戈達德太空研究所主管加文·施密特稱,因為我們並未停止這樣做,事實上即使在新冠疫情期間仍有大量企業和廠家繼續排放溫室氣體,普通居民仍然踩著控制氣候變化的油門。我們預計地球將持續以當前趨勢氣溫轉暖,甚至可能加速,除非我們減少碳排放量,這將是一個艱巨的任務。

自1850年以來,全球氣溫變化情況
自1850年以來,全球氣溫變化情況

  為什麼會有不同的溫度分析呢?

  每年1月我們收到關於前一年地球表面溫度狀況報告,或者更確切地講,我們會獲得多份研究報告,全球不同氣候研究機構都有各自的分析數據,例如:英國氣象局的HadCRUT5數據集、日本氣象廳的JRA-55數據集,這些報告都源自一些複雜的統計方法。

  來自全球各地氣候研究機構的溫度曲線圖都是建立在大致相同的原始數據之上,該數據來自陸地和海洋儀器收集的數百萬份溫度測量報告,導致分析報告與眾不同的是,這些機構處理數據中偏差數值的方式不同,例如:我們的測量數據相對較少,但我們知道北極氣溫升高速度比大多數地區更快,那麼如何將北極納入研究範圍呢?

  不同研究機構都有自己的方法,依據附近儀器站的勘測來判斷該地區的氣候變化情況,研究人員儘可能不會糾結曲線之間的微小差異,而是應該認真分析趨勢變化,在這一點上,全球各地的氣候研究機構達成一致觀點——地球持續氣溫轉暖。

  2020年氣候數據中呈現一個關鍵性問題,由人類促使的氣候變暖對有助於降低氣溫的自然事件產生了過度補償。世界氣象組織秘書長佩特里·塔拉斯教授表示,儘管出現了拉尼娜現象,但2020年異常高溫仍然存在,拉尼娜現象會產生短暫的降溫效應。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氣溫幾乎與2016年持平,2016年曾出現有記錄以來最強的厄爾尼諾氣候轉暖事件,這些情況表明,人類活動導致氣候變化的全球性信號與自然力量一樣強大。

在北大西洋颶風創紀錄的季節,“IOTA”颶風在尼加拉瓜造成了巨大破壞
在北大西洋颶風創紀錄的季節,“IOTA”颶風在尼加拉瓜造成了巨大破壞

  2020年全球氣溫比工業化前上升了1.2攝氏度,這一事實越來越令人擔憂,依據2015年12月12日在巴黎氣候變化大會上通過的《巴黎氣候協定》,各國政府承諾盡最大努力在本世紀將全球氣溫升幅控制在1.5攝氏度以下,目前科學家現已證明,這對保持地球宜居性具有重大影響。

  事實上,如果你僅觀察陸地溫度,2020年就突破了極限值,依據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數據顯示,2020年全球地表平均溫度比20世紀地表平均溫度高1.59攝氏度,這是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141年記錄中最高的一年,比2016年的氣溫紀錄高0.05攝氏度。

  英國氣象局氣候監測小組資深科學家科林·莫里斯博士說:“事實證明,2020年是全球氣候記錄中又一個值得關注的年份,所有數據集都顯示全球平均氣溫持續上升,最新數據向《巴黎氣候協定》規定的極限值更加接近。”

  另一個導致2020年氣溫升高的因素是空氣汙染,相比之下,2020年受各地疫情隔離影響,道路上行駛汽車和空中飛行的航班都大幅減少,相應的碳排放量也減少。隨著汙濁空氣的逐漸消失,更多的陽光照射在地球表面,逐漸提升氣溫,莫里斯博士說:“我們駕駛的汽車會製造很多氮氧化物,而且在我們有限的生活環境,氮氧化物指數呈下降趨勢,雖然這樣的確消除一些反射性空氣汙染,但我們的計算結果表明,這些因素導致2020年氣候變暖了一些。”(葉傾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