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聲不響,美國這種精確彈藥造了五萬發!中國在這方面應做好準備
2021年01月18日11:35

原標題:不聲不響,美國這種精確彈藥造了五萬發!中國在這方面應做好準備

2021年1月14日,美國陸軍公開發表文章,慶祝製導型227毫米火箭彈GMLRS的生產達到了重要的里程碑。截至2020年11月,這種火箭彈的產量已經達到了整整5萬發。不但裝備美國陸軍,也裝備了美國海軍陸戰隊。項目負責人、美國陸軍的耶爾沃頓上校對這種武器做了非常高度的評價,他說:“想像一下一支射程70千米的狙擊步槍能做些什麼呢?美國陸軍和陸戰隊現在都非常依賴這種武器。”

作為一種由炮兵使用的武器,製導型227毫米火箭彈生產了5萬發,這個數量並不是很驚人。但是美國陸軍對一種火箭彈如此的重視,甚至於專門發了一條新聞來慶賀,足以證明它並不僅僅是簡單的火箭彈。在很多時候,這種彈藥是被當做短程地對地導彈來使用的。

【美軍用海馬斯火箭炮發射GMLRS】

我們知道,火箭彈這種武器有著天然的缺陷,就是精度非常差。如果我們注意一下80年代以前的各種軍事演習新聞就會發現,一門火箭炮所發射出來的彈藥,用肉眼就可以看出它們的彈道有著很大的差異,就像放煙花一樣。這雖然很壯觀,實際上到了十幾千米、20多千米的地方,精度已經差到不能接受的程度了。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直升機或者固定翼飛機發射的空對地火箭彈上。

正是因為如此,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於火箭炮這種武器一直不太感冒。到了80年代,因為技術的進步,無製導火箭彈的精度總算提高到了一個可以勉強忍受的程度,美國陸軍才接受了M270型227毫米火箭炮,它的有效射程也只不過是45千米而已。火箭炮的有效射程是指能夠達到一定精度的射程,其實超過這個數字,火箭彈還是能繼續飛行的,但是已經完全沒有準頭了,所以再遠的射程也是沒有意義的。

【GMLRS火箭彈頭部的氣動控制小翼面】

要想解決遠距離上的精度問題,比較合乎邏輯的方式,當然就是增加製導和控制系統。然而在八九十年代以前,製導系統是一種很昂貴的東西,往往要依靠陀螺儀來實現。那時候的陀螺儀多數是機械式的,不但自身的體積很大,而且還要消耗不少的電力,價錢就更是高到難以忍受的程度。而且裝有陀螺儀的製導彈藥在發射之前還要校準基點,手工設置彈道,對於停車就打的陸軍炮兵部隊來說是完全不能忍受的。

衛星導航技術的出現和微機電系統的發展,為炮兵火箭的製導化提供了良好的條件。首先俄羅斯的300毫米遠程火箭炮系統“旋風”第1個採用了所謂的簡易製導技術,是用簡單的低成本陀螺儀結合燃氣噴射式彈道控制系統,來改善大口徑火箭彈的遠距離精度,把有效射程提高到了70千米,再結合末敏彈等精確子彈藥,大大提高了火箭炮在炮兵當中的地位。

美國不但擁有更加先進的微機電技術,還第一個建成了全球衛星導航系統。 GPS和慣性製導系統的一個重大區別,就是它基本上不需要在陣地上做預先的調零,只要接通電源兩三分鐘之後,火箭彈就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了,然後只要輸入目標的坐標,火箭彈就可以自己計算出一套完整的製導方案。有了這套系統的幫助,製導型227毫米火箭彈的有效射程不斷提高。

21世紀之初,美軍裝備了GPS製導的M30火箭彈和M31火箭彈,都被列入所謂的製導型多管火箭炮武器系統當中,簡稱GMLRS,射程達到了70千米。增程型GMLRS的射程達到150千米,但是研製工作還沒有最後完成。

【GMLRS的反坦克子母彈】

與俄羅斯不同的是美國在製導火箭彈上採用的不是燃氣噴射型彈道控制方案,而是在導彈的頭部增加一對小型的氣動控製麵,一方面可以增加一點升力提高射程,另一方面可以更好更精確地控制飛行姿態,調整落點精度。

實際上按照傳統導彈的概念,製導型火箭彈已經算是一種地對地導彈了,它擁有完整的結構,如發動機、戰鬥部、導航控制系統。但是因為它射程還是要比真正的地地導彈近一些,而且價格便宜,一般配置在陸軍炮兵部隊中使用,所以人們還是把它歸入火箭炮火箭彈的範疇。這就大大提高了戰術部隊的靈活性,在以往需要消耗大量彈藥才能消滅的目標,現在用少數火箭彈就可以幹掉了。有些時間敏感的高價值目標,在以往可能要動用導彈或者呼叫航空兵來打擊,現在陸軍只要召喚自己編製內的製導火箭彈,就可以做精確的打擊。在阿富汗戰場上,美國特種兵甚至敢於呼叫發射製導型227毫米火箭彈,打擊距離自己只有十幾米的目標。

這樣的性能並不是我們手機里那種GPS芯片就可以實現的,它需要使用GPS的軍用信號,而且信號功率越強,打擊精度就越高,在美國發動的曆次局部戰爭之中,人們逐漸發現了這樣一個規律,每當美軍要發動精確打擊,當地上空的GPS信號就會空前增強,實際上美國航天部隊自己也承認了這種戰術的存在,無論是炮兵還是航空兵部隊再發起精確打擊之前都要向GPS運行操作部隊申請信號增強,雙方商定好實施打擊的具體時間和地點,精確協同,保證作戰行動的高效精準,這樣的時間間隔往往精確到以小時計。

如果得不到美國軍事航天部隊的支援,一樣的精確製導彈藥,就根本發揮不出威力。以著名的小直徑炸彈為例,美國空軍公開宣稱的命中精度是三米,但是韓國空軍在展示同樣類型彈藥的時候,給出的數據卻是11米,這就是有沒有大功率信號支援的差別。

【中間那一發就是GMLRS】

美國軍方自己也知道GPS的關鍵性和脆弱性,因此提出了導航戰的概念,其中包括攻與防兩個方向。攻的方向是要在具體的戰場上阻止對手使用衛星導航信號,包括GPS、伽利略、格羅納斯和北鬥,所採用的具體方法就是干擾,另一方面還要想辦法防止對手阻礙美國軍方對於GPS信號的使用,具體的方式當然就是抗干擾。抗干擾的手段比較多,包括天線設計、算法設計、衛星、多波束設計等等。

實際上到目前為止,美軍還沒有在導航戰這個領域遇到什麼對手,中國和俄羅斯尚且沒有真正的和美國來一場大打出手的戰爭。伊朗一度宣稱自己曾經干擾了GPS信號,誘捕了美國的無人機。但是以伊朗的電子工業技術水平,這樣的說法我們還需要繼續觀察,才能夠確認它的真實性。

現在我們回到火箭彈這個話題上來,如果我們把GMLRS看作一種導彈,那麼這是迄今為止產量最大的一對地戰術導彈了,而且因為它價格便宜、供應充足,可以容納的子彈藥類型豐富,美國陸軍會在今後的戰爭當中更加肆無忌憚地大量使用。無論是從外貿角度,還是從維護國家安全的角度,都有必要認真採取措施應對這種彈藥。

其實GPS信號是相當脆弱的。衛星從距離地球2萬多千米的地方發射信號到了地面上,強度已經非常微弱了。只要在合適的方向上發射更大功率的干擾信號,就可以讓接收機完全無法工作,而且GPS信號是在不斷廣播的,雖然用於軍事的M碼和P碼都是有密碼保護的,但是通過長期跟蹤和採集而是能夠製定是干擾方案的。

更為重要的可能是從哪裡發起幹擾的問題。抗干擾的一種方法是:信號如果不是從天上來的而是從側面來的,那麼他很可能就不是真信號。假如同樣是從天上來,那麼接收機就很難判斷。所以用無人機來攜帶大功率干擾機,或許是一個比較好的選擇。雖然作為信號發射源的無人機很容易被美國電子對抗部隊發現和摧毀,但是兵貴神速,用低成本干擾機破壞美國軍事行動,可以收到巨大的軍事效益,特別是當火箭炮已經準備發射、箭在弦上的時候,如果GPS信號突然消失,甚至可能導致美軍整個作戰行動失敗。

這種干擾不僅僅可以用來抗擊GMLRS,還可以用來阻斷美國陸海空三軍航空兵的精確彈藥投射行動,有效降低美國巡航導彈的命中率。

上面這些事情說起來很容易,但是需要有強大電子工業和導航產業作為支撐。在這個世界上,在美國的陣營之外,能夠做到這一點的似乎只有中國了。要是真的能夠開發出這樣的武器,並且向國際市場供應,對於維護世界和平也真的是一件好事。

(作者:孔新 版權作品 未經許可 禁止轉載 文章內容系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報立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