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巡夏威夷賽怪事一籮筐:反同髒話之外還有"導彈"
2021年01月18日10:18

  香港時間1月17日,談到美巡賽的夏威夷兩週賽事時,天堂並不總是平靜。

  自1999年開始,美巡賽都在太平洋之中的兩座島上舉辦兩站比賽開啟新的一年。在這裏,棕櫚樹搖曳生姿,座頭鯨呼吸噴水,熱帶的空氣即便不是溫暖我身,也是溫暖我心。

  然而與此同時,過去10年,這兩個星期很少不出點什麼亂子的。

  最近的一樁亂子涉及Justin-托馬斯。今年之前,他對美國的第50州,除了開心,沒有別的記憶。他兩次贏得哨兵冠軍賽。2017年,他在索尼公開賽上打出59杆,最終創下美巡賽72洞最低杆數紀錄253杆,領先7杆取得勝利。

  可是上個星期卡帕魯瓦第三輪,他在第四洞錯過了一個5英呎的保帕推杆。對自己的表現相當冒火,他壓低聲音說了一句歧視同性戀的髒話,結果被果嶺上的一個馬克風收錄了進去。Justin-托馬斯表達了歉意,承擔起了責任,沒有為自己找藉口。星期天,他再次表示歉意。

  六天之後,拉夫-勞倫(Ralph Lauren)發佈公告,結束了與Justin-托馬斯的服裝讚助協議,要知道他們的合作始於Justin-托馬斯打上巡迴賽的時候。

  “一方面,我們瞭解到他表達了歉意,意識到自己話語的嚴重性,另外一方面,他是接受了報酬的品牌大使,其行動與我們一直維護的包容性文化產生了衝突,” 拉夫-勞倫公司發佈的一份聲明說。

  其他球員遭遇的災難,形式各不相同。

  (1)玩水安全

  傑夫-奧格維(Geoff Ogilvy)2011年以卡帕魯瓦雙重衛冕冠軍身份來到夏威夷。他計劃衝浪,可是卻發現並沒有什麼大浪。因此他選擇游泳,結果他踩在岩石上滑倒了,這個時候他努力將自己撐起來,不想右手碰到一片珊瑚,導致他右手食指被拉開了一條大口子。他為此縫了12針,不得不放棄夏威夷揮杆賽。

  他有一個月時間沒有參賽,直到鳳凰城公開賽才歸來。連續三年每個賽季都有兩場勝利,他卻一直等到2014年才再次取勝。

  (2)玩水安全,再次重申

  盧卡斯-格羅烏爾(Lucas Glover)來到夏威夷之後,與以往一樣,玩起了槳板。他跌倒了,很顯然,這不是第一次發生這種事。只不過2012年,他的腳撞到了槳板的一側,導致的身體朝一個方向倒,而右膝蓋朝著另外一個方向倒,最終他的膝蓋韌帶被扭壞了。整個星期,他都給自己冰敷,希望可以參賽,可是他一直等到佛羅里達揮杆賽才能上場。

  自此之後,盧卡斯-格羅烏爾再也沒有回去參加過卡帕魯瓦的賽事。

  (3)這不是演習

  2018年索尼公開賽的星期六早上不能更刺耳了。每部手機上都出現了推送警報,上邊用英文大寫字母寫道:“夏威夷境內面臨彈道導彈威脅。請立即尋找避難所。這不是演習。”

  這的確不是演習,只是一個錯誤。

  38分鍾之後另外一次推送警報顯示——這一次沒有大寫——之前的警報是假的。一些人肯定嚇壞了。約翰-彼特森(John Peterson)發出一條Twitter,表示他在浴缸之中,而家人躲在床墊之下。“我甚至不知道面對導彈該怎麼做,” 湯姆-霍吉(Tom Hoge)說,結果他決定繼續看得克薩斯基督教大學與俄克拉荷馬大學的籃球比賽。

  (4)攻擊

  在導彈襲擊假警報之後一天,發生了真實的攻擊。

  美國高爾夫頻道的視頻和音頻製作工會工人面對陷入僵局的合同談判,選擇主動出擊,不再上班,導致最後一輪的轉播時間削減。

  美國高爾夫頻道成功搞來足夠多部攝像機,為最後三個洞進行了轉播,然後又播出了6個洞的加洞賽。是的,那一年的延長賽進行了6個洞。

  美國高爾夫頻道現場的一個記者不得不在16號洞支架上操作攝影機。

  (5)搗亂分子

  帕泰利克-瑞德違反規則的事情從巴哈馬跟著他去了澳州,然後去年來到夏威夷。

  視頻顯示他在巴哈馬舉行的英雄世界挑戰賽中擊球之前,掃掉了小球後方的沙子。隨後一個星期在墨爾本舉行的總統杯上,騷擾他的情況非常嚴重,以至於他的球僮與一個球迷發生了正面衝突,主辦方不得不禁止球僮參與最後一常對決。三個星期之後在毛維島,這一切並沒有停止,即便在清冷的空氣之中只有寥寥一些觀眾。

  在卡帕魯瓦第三個加洞,帕泰利克-瑞德面對一個8英呎推杆,一個觀眾在他推球出手之後立即大叫:“作弊分子!”結果他錯失了那個推杆,而Justin-托馬斯取得了勝利。很顯然,當觀眾人數稀少的時候,聲音反倒顯得更大聲。

  帕泰利克-瑞德卻說自己沒有聽見。

  (6)羅伯特-艾倫比的秘密

  歐阿胡島(Oahu)最怪誕的事件發生在羅伯特-艾倫比(Robert Allenby)身上。2015年他在索尼公開賽上遭遇淘汰,隨後同球僮,以及一個朋友一起去了“歡樂酒吧”(Amuse Wine Bar)吃晚飯。

  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仍舊是一個謎,可以肯定的是羅伯特-艾倫比度過了一個糟糕的夜晚。當他在臉書上發佈了一張鮮血淋漓的大頭照後,人們對他產生了巨大興趣。他一開始說自己被打了,遭遇搶劫,被放到了一輛汽車的後備箱中,扔到了6英里之外。他後來說這些信息來自一個無家可歸的流浪女,後者幫助他逃離了賓館一個街區之外的公園。

  後來一名男子承認有罪,盜用羅伯特-艾倫比的信用卡購買了2萬美元的商品。羅伯特-艾倫比至今仍舊對那晚3個小時中發生了什麼沒有記憶。

  (小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