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爾換帥重塑工程師文化:當務之急找回技術自信 | 觀潮
2021年01月17日09:13

  新浪科技 鄭峻發自美國矽谷

  英特爾又一次突然宣佈換帥。現任CEO司睿博(Bob Swan)將於下月離職,現VWMare CEO基辛格(Pat Gelsinger)屆時接替。初聽消息有些意外,再想一下又情有可原。

  打破傳統的CEO

  為什麼說又呢?這已經是英特爾在兩年多時間里第二次突然更換CEO了。對於一家走過半個世紀,成為矽谷標誌,開創PC時代、代表芯片行業的科技巨頭來說,這麼頻繁換帥是極其不正常的,而且兩次都不是正常卸任。相比之下,在英特爾成立的前五十年時間里,他們只有六位CEO,最短的任期也有8年時間。

  作為矽谷最老牌的科技企業,英特爾有著成熟的接班人培養機製。在前五十年時間,他們的每一任CEO是從內部選拔,從來沒有選過外部職業經理人,而且領導者會在65歲之前就退休。英特爾前六任CEO,上位之前就是公司總裁或者COO,並且都在公司工作了數十年時間,負責過具體的產品業務,在英特爾貢獻了幾乎整個職業生涯,一步步從基層升到核心管理層。

  但是,這種傳統在兩年前被打破了。2018年6月,第六任CEO科再奇(Brian Krzanich)因為個人原因辭職,突然結束了五年CEO生涯。他的離職原因是和女員工產生婚外情,違反英特爾內部高管的道德準則。但是原本內定的接班人、總裁詹睿妮(Renee James)卻已經在前一年就離職創業。英特爾董事會只能委任CFO司睿博暫時代理CEO職位,同時開始尋找新任CEO人選。頗令人意外的是,經過6個月時間的尋找,英特爾董事會卻在2019年1月選擇扶正司睿博出任正式CEO。

  從諸多角度來看,英特爾董事會選擇司睿博都打破了諸多傳統。和英特爾此前六任CEO完全不同,司睿博不是技術背景,也沒有抓過產品,他是一位職業CFO。司睿博是一位成功的職業經理人,效力過通用電氣、Ebay、惠普、諾斯洛格魯曼等十多家知名上市公司或私募基金,橫跨了工業、汽車、電商、軍工等諸多截然不同的行業。司睿博更沒有經曆英特爾從基層做起、逐步負責產品、升入核心管理層的內部培養程式,他加入英特爾只有兩年時間。而這一次,他在出任CEO僅僅兩年之後就離職,也是英特爾最短任期的CEO。

  在司睿博代理CEO的半年時間,他多次公開表示自己沒有意向擔任CEO職位。但當英特爾董事長決定扶正他的時候,司睿博還是欣然接受了。在他執掌英特爾的這兩年時間,英特爾的財報依然靚麗,營收穩步增長,或許這是他所擅長的本職工作。在他的任期內,英特爾作價10億美元將基帶芯片業務出售給了Apple,作價90億美元將旗下NAND閃存業務出售給了海力士,連續退出兩項前景暗淡的業務。但另一方面,競爭對手的迅猛崛起,自己技術研發進展緩慢,都讓英特爾的強勢業務遭受著前所未有的衝擊。

  回歸英特爾大家庭

  為什麼僅僅兩年之後,英特爾董事會就決定再次換帥,挖來了VMWare CEO基辛格(Pat Gelsinger)出任第八任CEO?基辛格的履曆可以說明一切。選擇基辛格標誌著英特爾再次回歸原先的企業文化:公司領導者必須是技術背景,必須負責過具體產品,必須經曆過英特爾從基層做起的內部人才培養機製。英特爾是基辛格職業生涯的起點,正如他自己所說,此次出任英特爾CEO算是一種“回歸大家庭”。

二十年前的基辛格
二十年前的基辛格

  今年59歲的基辛格在18歲就加入英特爾,在這裏效力了整整三十年時間,受教於傳奇“鐵三角”(諾伊斯、摩爾和格魯夫三位英特爾聯合創始人,也是前三任CEO)。技術背景出身的基辛格是英特爾80486處理器的主架構師,曾經擔任英特爾首任CTO職位,離職之前是負責企業服務器業務的高級副總裁兼總經理。2009年離開英特爾之後,基辛格出任了IT存儲與數據分析公司EMC的總裁兼COO職位,隨後在2012年成為雲計算和商用軟件公司VMWare的CEO至今。過去八年時間,VMWare的營收規模增長了一倍。

  值得一提的是,基辛格有著美國科技行業極其罕見的個人經曆。他出生在賓夕法尼亞州的阿米什人社區,從小在農場做農活長大。這個基督教極端保守派是北歐移民後裔,還堅守著數個世紀之前的生活方式,從事農業畜牧業為生,拒絕汽車電力等現代技術與產品,也不願和外界社會接觸。直到現在,基辛格也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他也是矽谷福音機構基督改變灣區(Transformming the Bay with Christ)的主席。

  兩年前英特爾沒有挖來基辛格,兩年後被迫換帥。司睿博之所以成為英特爾任期最短的CEO,直接原因是重要投資者丹·勒布(Dan Loeb)旗下對衝基金Third Point在去年12月公開督促英特爾董事會尋找“戰略選擇方案”。在過去兩年多時間,英特爾在多個領域遭到了競爭對手的強勢衝擊,雖然財報業績依然穩定增長,但市場前景卻令人堪憂,更失去了原先的技術優勢地位。在英特爾宣佈撤換司睿博之後,勒布公開表示了歡迎。

  在目前市場壓力巨大、面臨諸多挑戰的狀況下,英特爾需要的不是一位善於數字專注財務的CFO,而需要一位銳意進取注重技術,重新幫助英特爾重塑市場地位的領導者。而從業四十多年、非常瞭解技術和產品的基辛格是英特爾CEO的最佳人選。實際上,兩年前英特爾選帥的時候,基辛格的名字就曾經在考慮範圍。

  數項業務挑戰重重

  儘管冰凍三尺並非一日之寒,並非所有問題都是司睿博的責任,競爭對手早在科再奇時期就開始積極準備挑戰。但是司睿博執掌時期並沒有有效解決英特爾的問題。在這樣的困難處境下,更換CFO出身的司睿博,換上真正精通技術與產品的基辛格,無疑是英特爾董事會應對股東壓力的最好交代。2020年英特爾股價下滑了17%,相比競爭對手動輒翻倍的漲幅,英特爾董事會確實承受著投資者的怒火。英偉達的市值也已經超越了英特爾,成為美國市值最高的芯片企業。

  在PC芯片領域,Apple推出基於Arm架構的M1芯片,第一代產品性能就得到了市場認可,全線取代英特爾芯片只是時間問題。高通同樣在這個市場發力,推出了有5G加持的筆記本芯片,也得到了微軟、聯想等行業重要公司的推廣。即便是多年的小弟AMD,也在PC芯片領域實現了增長。AMD目前在PC市場的份額超過了20%,創下了2012年以來的新高。有趣的是,2012年陷入困境的AMD也是讓技術出身的蘇姿豐出任CEO,經過幾年時間才帶領AMD走出低穀,打造目前的穩步增長局面。

  在基帶芯片領域,雖然得益於Apple與高通關係破裂,英特爾一度成為iPhone唯一基帶芯片供應商,但他們始終沒有拿出令人滿意的產品,信號問題成為了iPhone的最大短板。5G基帶芯片遲遲無法商用,最終迫使Apple失去了耐心。承受不起iPhone延誤的Apple選擇低頭與高通和解,採購高通的5G基帶芯片。唯一的客戶放棄也讓英特爾徹底失去了信心,他們很快作價10億美元將基帶芯片出售給了Apple,退出了這個原先寄予厚望的市場。

  而在增長空間巨大的數據中心業務,英特爾同樣被AMD實現了強勢突破。憑藉著7納米製程工藝帶來的技術優勢,AMD在這個原先英特爾獨一檔的市場不斷攫取市場份額,短短兩年內就從幾乎為零起步,拿下了超過10%的市場份額,推動整體財年營收暴增32%。如今AMD也是一家市值千億美元的巨頭。另一方面,英偉達收購了Arm,計劃將數據中心市場作為未來發力重心。Google和亞馬遜這樣的大客戶更在研發自己的數據中心芯片。

  更傷士氣的是,英特爾失去了引以為豪的技術優勢。過去幾年時間,英特爾連續在10納米和7納米兩道關口陷入僵局,無法及時交付產品,這不僅給了競爭對手搶占市場份額的最好機會,也挫傷了英特爾的創新形象和公司士氣。今年以來,英特爾更連續失去了幾位核心技術人才,包括人工智能部門核心人物拉烏(Naveen Rao)、互動集團(Connectivity Group)負責人巴拉特(Craig Barratt)以及芯片總設計師凱勒(Jim Keller)。

  急需找回技術自信

  英特爾是一家立足於技術的巨頭,是一家工程師佔據主導的公司,雖然過去幾年時間處於低穀,但依然是芯片行業的巨無霸,在PC和數據中心處理器市場佔據著八成的市場份額。在連續推遲之後,英特爾會在本月底宣佈7納米製程工藝的最新進展。

  芯片代工問題是基辛格首先要考慮的問題。司睿博去年表示,英特爾回考慮將芯片製造業務外包出去。而據媒體報導,他們已經和台積電及Samsung進行了相關談判。這意味著英特爾將迎來一個重大戰略調整,放棄原先幾乎被視為英特爾企業基因的內部生產,但這一舉動或許會被視為英特爾的主動示弱和戰略放棄。目前還不清楚基辛格在這方面的想法。

  基辛格的英特爾會在哪些領域發起衝擊?數據中心業務是基辛格過去二十年的本行,也是英特爾目前最需要投入應對市場競爭的領域。AMD在短短兩年之內拿到了10%的市場份額,但這個行業依然還是x86主導的市場,也是基辛格最有可能給英特爾注入競爭活力的業務領域。

  與此同時,他還要繼續推進英特爾在邊緣計算、IoT、AI運算、5G等領域的轉型。“從CPU向多架構XPU轉型”正是基辛格在致英特爾員工信裡面提到的關鍵詞。此外,PC芯片也是基辛格需要應對的一大難題。他在與英特爾員工的會議中強調,“英特爾需要給PC領域帶來比Cupertino生活方式公司(即Apple)更好的產品,我們必須在未來做到更好。”

  不過,或許基辛格的最大任務是給英特爾重新注入工程師文化,重新帶來技術創新力量和自信。英特爾董事會在宣佈基辛格任命的時候表示,“經過仔細考慮,董事會認為現在是正確的時間調整領導職位,在英特爾的轉型關鍵時期,引入基辛格的技術與工程專業知識。”

  英特爾的工程師文化是在科再奇時期開始褪色的。科再奇執掌英特爾的五年時間,為了推動英特爾從傳統PC和服務器業務向邊緣計算等新技術領域轉型,引入了不少外來技術管理人才來實施他的轉型戰略,但這種人才引進策略也打壓到了英特爾原本引以為豪的人才培養機製,阻礙了英特爾自己技術人才的上升通道,導致了不少核心人才的離去。非技術背景出身的司睿博也無法改變這一狀況。

  基辛格的回歸意味著英特爾將重新找回原先的公司文化和人才機製。他在英特爾三十年的工作經曆,首位CTO的資曆地位,都讓基辛格成為英特爾重塑文化的最佳人選。在宣佈基辛格上任之後,英特爾股價飆升了10%。這是英特爾股價過去半年來的高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