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民盟新任黨主席:我有自己的政治路線,與默克爾一致也不奇怪
2021年01月17日06:55

原標題:基民盟新任黨主席:我有自己的政治路線,與默克爾一致也不奇怪

當地時間1月16日,北萊茵-威斯特法倫州州長、阿明·拉舍特在德國執政黨基督教民主聯盟舉行黨主席選舉第二輪投票中當選為主席,意味著他將有極大幾率在今年9月的聯邦議院大選中成為接班默克爾的聯邦總理。

拉舍特在與另兩名候選人弗里德里希·默茨與諾貝特·勒特根的激烈競爭中勝出,他被認為與默克爾的政見最為接近。

德國之聲16日指出,拉舍特總體上持中間立場,他主張“保持冷靜,避免走極端”,稱這是一種“面向人民,不背棄人民”的政治立場。他還堅持社會團結和社會市場經濟。

在外交政策方面,拉舍特認為此次美國大選結果是“民主的勝利”,打算推動與美國在氣候和貿易政策方面進行更多合作,並呼籲歐盟採取更多行動,加強法德的接觸。在過去的兩年里,他一直是德國法德文化關係的代表。

1月16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對去年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對拉舍特的專訪內容進行了部分梳理,以窺這位未來或成為默克爾接班人的政治家的政策主張。

難民問題

Politico:莫里亞危機(莫里亞難民營是希臘最大的難民營)該如何解決?歐洲應該如何解決圍繞移民的長期問題?

拉舍特:我們需要一個歐洲的解決方案。難民不僅生活在希臘的土地上,他們也在歐洲,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幫助希臘。

移民問題和歐洲面臨的壓力將繼續存在。我們不能讓希臘孤立無援。如果我們想避免2015年(難民危機)那樣的局面,我們就必須在歐盟的外部邊界解決這個問題,而不是在德國和奧地利之間的邊界。

Politico:如果歐洲繼續拒絕接收難民呢?

拉舍特:歐洲的解決方案不一定要分配難民。歐洲解決方案意味著用更強大的歐洲角色保護外部邊界和庇護程式。

外交政策

Politico:難民問題只是歐洲周邊危機之一。你認為未來幾年德國外交政策的重點應該放在哪裡?

拉舍特:我的方法是試圖恢復與地中海周邊國家的關係,在世紀之交我們稱之為鄰里政策。我們必須加深我們與地中海另一邊的國家——摩洛哥、突尼斯、阿爾及利亞,特別是埃及和黎巴嫩的關係,特別是在經濟聯繫、科學和法律領域。我們應該為他們提供進入歐洲市場的渠道,同時在歐盟之外創造一個遵守法治的領域。

Politico:這不是一個新的想法。你認為歐洲其他國家現在為什麼會同意這個想法?

拉舍特:我的感覺是,法國總統在黎巴嫩的倡議(2020年8月4日,黎巴嫩首都貝魯特港口發生爆炸,法國總統馬克龍趕赴該國,呼籲黎巴嫩盡快組建新政府並進行改革)是恢復這一想法的努力。考慮到該地區的權力動態,這也是必要的。歐洲必須參與進來,機會就在那裡。傳統上與土耳其關係良好的德國,以及與阿拉伯世界關係密切的法國,可以聯手產生重大影響。這些都是歐洲面臨的基本問題。

與中國關係

Politico:另一個問題是關於中國,德國和其他歐洲國家都與中國建立了深厚的經濟關係。歐洲應該對北京採取什麼樣的政策呢?

拉舍特:經濟關係只是廣泛的關係網絡的一部分。我們主張建立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無論是在商業關係方面還是在政治方面。這包括市場準入、公平競爭。在外交政策上,歐洲需要用一個聲音說話。在貿易方面,情況更是如此。

上世紀90年代,我跟隨一位德國部長第一次去到中國,當時我還是一名議員,中國正處於一個非常快速發展的初期,我們幫助了中國發展。20年後看到中國發展了很多,這也有利於歐洲商業的利益。歐洲與中國有著深厚的貿易關係,中國是當今世界強國,我們需要以現實主義和自信來面對它。

跨大西洋關係

Politico:德國和美國之間的關係目前也很睏難。你認為跨大西洋聯盟應該繼續成為德國外交政策的支柱嗎?

拉舍特:是的,親密的跨大西洋關係對歐洲人和美國人都有幫助。順便說一下,華盛頓和美國其他州仍有許多人致力於跨大西洋聯盟。我們需要在此基礎上再接再厲。

Politico:為什麼這種關係如此困難?德國是否需要向美國說的那樣 “承擔更多的責任” ?

拉舍特:德國準備承擔更多的責任。但首先,我們必須認識到跨大西洋貿易關係是良好和必要的。我很遺憾 《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關係協定》(TTIP)沒有實現。我們必須繼續努力加強貿易關係。

Politico:這是否意味著你會試圖追求 TTIP 2.0?

拉舍特:每個新政府都必須努力擴大貿易關係。世界上沒有那麼多地區有相似的價值觀,所以歐洲和美國必須相互依賴。

Politico:在軍事方面呢?

拉舍特:德國與美國在北約的合作仍將存在。我認為這對雙方都適用,不僅僅是歐洲。德國需要在財政和軍事上做出更大的貢獻,我們必須加強歐洲的支柱。法德在《亞琛條約》範圍內的合作以及歐盟內部的努力至關重要。最終,跨大西洋聯盟將從中受益。

爭議問題

Politico:你被認為是歐盟擴張的支援者。你理解反對者的意見嗎?

拉舍特:我完全理解他們的擔憂,但如果把他們(某些鄰國)排除在外,後果會更嚴重,沒有一個是好的。

Politico:你認為歐盟應該如何處理像匈牙利和波蘭這樣公然藐視歐盟規則的國家?

拉舍特:當發生違法行為時,他們也會受到歐盟法院的約束。此外還有金融製裁。

Politico:你是德國為數不多的幾個反對和阻止關閉邊境以應對疫情的地區領導人之一。你現在覺得自己做錯了嗎?

拉舍特:關閉邊境是一個不能再犯的錯誤,這根本不可能阻止病毒傳播。現在每個人都說:“下一次,我們將開放邊境”。我想這證明了我是對的。

Politico:人們常說你的政治觀點與默克爾一致。確實是這樣的嗎?

拉舍特:我決定我自己的政治路線。如果德國最大的聯邦州(拉舍特所在的北威州是德國人口和工業大州)和聯邦政府攜手解決最重要的問題,這無疑對該地區有利。一位基民黨州長支援一位基民黨總理的政策,或許也不足為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