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噤聲的科學家:對環境研究的壓製正在愈演愈烈
2021年01月16日11:39

  文章來源於Nature自然科研

  調查發現,許多研究者被禁止討論他們的研究,或者被迫修改研究,粉飾環境風險。

  澳州的環境科學家表示,他們正在面臨來自僱主越來越大的壓力,後者要求他們對研究結果低調處理,或者乾脆不要發表出來。在一項在線調查中,超過一半的受訪者認為,近年來對公開討論受威脅物種、城市建設、採礦、伐木和氣候變化的限製正在愈演愈烈[1]。

  澳州科學家被禁止公開討論採礦等活動對環境的影響。|Getty

  這些結果發表在9月的《保育通訊》(Conservation Letters)上。澳州國立大學的環境科學家Saul Cunningham認為,這項研究揭露了澳州關於環境政策的政治討論的現狀,“我們需要公共資助的研究機構在捍衛科學傳播的獨立性方面發出更多的聲音。”

  澳州的科學家不是唯一遭到政府僱主施壓,被要求低調處理科研成果,被幹涉了科研自由的群體。美國、加拿大和巴西的科學家們在過去的十年里也報告了類似的情況。

  問題的嚴重性

  該調查由澳州生態學會組織,調查時間從2018年10月開始到2019年2月截止,澳州的220名科學家參與了調查。一些參與者為政府工作,其他人在大學或產業界(如環境諮詢機構或非政府部門)工作。

  調查結果顯示,為政府和產業界工作的科學家感受到的來自僱主的壓力大於大學科研人員。在政府僱員中,大約一半的人被禁止公開談論他們的研究,這個數字在產業界是38%,在大學是9%。四分之三的受訪者還表示,他們被要求自我審查(見“被噤聲的科學家”)。

  D。 A。 Driscoll et al。 Conserv。 Lett。 e12757 (2020)

  三分之一的政府僱員以及30%的產業界僱員還指出,他們的僱主或領導修改了他們的研究,弱化或誤導了伐木以及開礦一類活動對環境的影響。

  政府僱主通常會修改給媒體的通稿或內部文件中的科研結果,不過在學術會議以及學術期刊上報導的研究也遭到了修改,以粉飾對環境的影響。2013年一項針對4000多名為加拿大政府工作的科學家的調查發現,在呈現給媒體的科研成果中有類似比例(24%)的信息出於科學之外的原因被修改或刪除。

  在澳州,關於受威脅物種的公開討論最常受到限製。一個受訪者寫道:“對於許多物種的真實境遇以及未來趨勢,公眾通常‘被蒙在鼓裡’。”

  這項研究的主持者、迪肯大學的生態學家Don Driscoll指出,管理層對政府部門內部通訊的修改尤其令人擔憂。這說明在遇到有爭議的問題時,比如採礦或土地開墾,“信息不會有效地傳達給決策層。”

  Cunningham認為,雖然大學里的研究者在報告自己的研究時面臨的限製少一點,但是他們也不是想說什麼就能說什麼,“在我的大學里,許多傑出的研究者因為自己的研究受到了暴力威脅。那“對你的心理健康沒有什麼好處,還會妨礙你為敏感問題公開發聲”。

  一半不到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在公開發言後受到了騷擾或指責。澳州生態學會現在開設了一個可以匿名舉報科研壓迫的永久在線通道。

  大多數科學家認為,被禁止或迴避討論研究的主要後果是,既得利益者會控制輿論走向,誤導民眾,而且相關信息不會被用於政策決策。

  補救措施

  Driscoll認為減少僱主干預、提高透明度的一個方法是,設立一個有可靠的資金來源、能夠提供政策建議的獨立環境委員會。Driscoll說,受聘的委員要獲得職位保障,“這樣他們才不會在每次大選後被炒魷魚。”2013年就發生過這樣的情況,當時新上台的保守政府解散了一個兩年前建立的為政府提供氣候科學建議的顧問委員會。

  從1986年開始,新西蘭就有一個獨立的環境問題委員,該委員就環境問題向議會提供獨立的報告和建議。

  Driscoll還指出,有關如何傳播科學的政策和行為準則,對為政府工作的科學家也有用。2018年,加拿大政府就實施了一項關於公共事業科研誠信的政策,該政策要求僱傭科學家的部門要確保科研信息的傳播不受政治、商業以及相關利益者干預的影響,且相關信息要及時向公眾公佈。

  Cunningham 表示:“我不認為有簡單的處理方法,但是這類體製改革和政策變化確實有一定的保護思想的作用。”

  原文作者:Dyani Lewis

  參考文獻:

  [1]。 Lauro, S。 E。 et al。 Nature Astron。 https://doi.org/10.1038/s41550-020-1200-6 (2020)。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公眾號Nature自然科研(ID:Nature-Research),如需轉載,請郵件China@nature.com。

  原文以 Censored: Australian scientists say suppression of environment research is getting worse為標題發表在2020年9月21日的《自然》新聞版塊© nature doi: 10.1038/d41586-020-02669-8

  版權聲明:

  本文由施普林格·自然上海辦公室負責翻譯。中文內容僅供參考,一切內容以英文原版為準。未經授權的翻譯是侵權行為,版權方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2020 Springer Nature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