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重視農民工職業培訓以適應後工業經濟時代
2021年01月16日00:28

原標題:應重視農民工職業培訓以適應後工業經濟時代

麥肯錫日前發佈的一項報告提醒稱,中國30多年的教育改革和發展培養了一支以適應工業經濟發展需要為導向的勞動力隊伍,但是,目前和未來的挑戰在於如何推動中國的人才培養模式轉型,提升勞動力技能水平,使之能夠適應後工業經濟時代對創新和數字化的需求。

從宏觀上看,中國已經提出到2050年人均GDP達到高收入經濟體的70%,這意味著從現在開始人均GDP和工資需要分別保持4.7%和4.9%的年均增長率,長期保持如此高的增長率意味著需要全面的可持續的提升勞動效率,這種提升必須通過提高勞動者素質、技能以及技術創新才能實現。但是,中國目前的人才培養模式還屬於粗放式發展階段的產物,需要新的人才培養模式為實現這個目標做好準備。

從人才需求結構上看,根據麥肯錫的分析,未來10年里,中國前沿創新者的需求可能增長46%,熟練專業人才增長28%,一線服務人員增長23%,與此同時,製造業工人則減少27%,建築和農業勞動者減少28%。增減之間是人力資源配置的大調整,這既要積極培養創新人才和熟練專業人才,同時又要對未來就業崗位大縮減部門的就業者進行新的技能培訓,以適應市場的需求。

自動化的影響對未來職業衝擊很大,麥肯錫認為,到2030年,多達2.2億中國勞動者(占勞動力隊伍的30%)可能因自動化技術的影響而變更職業。考慮到農民工所從事的工作內容中受自動化技術影響的比例高達22%~40%,而這一群體的技能水平通常較低,獲得技能發展的資源和渠道較為有限。因此,中國或將需要為這一群體提供更多支援。

從勞動力供給看,一方面中國老齡化程度會不斷加深,另一方面,農民工規模不斷擴大。2019年全國農民工總數為2.91億人。隨著中國城鎮化的繼續推進,農民工規模或將在2030年達到3.31億人。按照目前的戶籍製度和勞動力管理方式,大量農民工仍未享受到與城市相當的醫療和教育福利,也少有機會參加高質量的培訓項目。

那麼,問題的關鍵就出現了,中國首先必須推動教育和技能發展體系的轉型。麥肯錫認為需要關注三個方面,首先,學習者不應只限於學齡人群,應把中國的成年勞動者納入其中(所有人),相當於學習者範圍擴大三倍。第二,學習內容或可不只限於基礎知識,應廣泛覆蓋各種技能(所有內容)。到2030年,對高認知技能、社會和情感溝通技能、技術技能的總需求將新增2360億工時,平均到每個勞動者約為40天。第三,教育和技能發展應隨時隨地,無處不在,樹立全民終身學習的理念(所有地方),讓所有的勞動者每年都參加各種形式的再培訓。即要實現三個“所有”。這對中國目前的教育體系提出了全面的挑戰。

把中國所有成年勞動者納入到終身學習和教育培訓中是一個巨大的工程,行政事業單位、國有企業以及高端服務業、技術性企業都有能力投資建立自己的培訓體系,農民工群體則是職業培訓的“無人地帶”,他們是關鍵。

首先,對於存量的農民工而言,其原籍除了提供基礎義務教育外,並不會提供免費技能培訓,而在工作地,因為不屬於本地居民也缺少這種福利。對於工廠企業而言,他們更傾向於勞動力創造短期價值,長時間的加班也使得員工沒有學習的時間。同樣,農民工較低的收入以及低技能,讓他們很難負擔職業培訓的費用。這些勞動力大部分會過早地離開勞動力市場而早早歸鄉,使得中國老齡化狀態下加劇勞動力供給緊張。

對於未來新增的農民工而言,最大的問題是農村教育質量相對較差,高中升學率很低,應該大幅提高高中升學率,甚至可以普及高中教育。與此同時,推廣職業應用技術教育,提高教學質量,強化與產業之間的聯繫,加快發展具備行業經驗的職業教育者,甚至可以聘請大量境外教師。

後工業經濟時代正在來臨,數字化已成趨勢,如果不能及時培訓農民工群體以適應時代需求,不僅會拖累中國勞動生產率提高,還會造成人才結構性短缺與失業率上升的錯配問題,導致貧富差距拉大。因此,有必要盡快進行頂層設計,未雨綢繆,應對挑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