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會因疫情再次停擺嗎?
2021年01月16日16:00

  1月14日,NBA照常對全體球員進行核酸檢測,497名球員中有16名核酸檢測呈陽性。

  而再往前數6天,498名球員里核酸檢測呈陽性的還是個位數。

  短短數天,NBA聯盟每日新冠檢測陽性的案例成倍上升,對比起上賽季複賽後封閉式的奧蘭多園區,新賽季恢復的主作客製無疑給保證比賽的安全進行提出了不小的挑戰。

  主作客的旅行增加了相關人員暴露在外的風險,而聯盟也無法約束球員場外的行為。

  為了新賽季的順利開展,NBA製定了相對嚴格的防疫規定,對球員的出行、外出就餐都有著相應的限制。

  儘管規定看似嚴格,但這對於許多球員來說只是耳旁風。

  正如佐治-希爾近日表達的對聯盟防疫規定的不滿:“我是個成年人了,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佐治希爾對於防疫規定並不在意
佐治希爾對於防疫規定並不在意
  

  不少NBA球員都無視防疫規定,依舊我行我素:

  夏登曾經缺席訓練課到夜店玩樂,而且全程均無任何防護措施;

  西蒙斯曾經違反聯盟防疫規定,拒絕和球隊一同隔離觀察,獨自回到費城只為外出吃飯;

  艾榮近日也擅自缺席比賽,參加家人的生日派對,而過程中同樣沒有防護措施和保持社交距離。

  毫無疑問,這些行為,都會對聯盟的防疫工作帶來嚴峻的挑戰。甚至,會再次對NBA聯盟的運行帶來打擊。

  最新的消息是,巫師隊感染新冠的已經多達6人,共有9人因防疫規定無法出戰。今天被延期的比賽達到了3場,而開賽以來這一數字總共才14場。

  鑒於新冠病毒的傳染性,和美國防疫的措施,感染人數可以想見會像滾雪球一樣增加。這種情況下,人們不得不開始擔心一個問題——NBA會不會再度停擺?

  1、停擺:NBA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76人前鋒托拜亞斯-夏里斯似乎就對NBA能否順利進行不太有信心,“我覺得以世界疫情大流行的趨勢,聯盟或許很快又要經歷停擺”。

  “球員是決定聯盟是否停擺的因素,我們只能儘可能地做好所有防疫規定,考慮其他人的安全,考慮球隊的安全,然後看看事情會如何發展。”夏里斯說。

  對於好不容易才恢復起來的職業體育聯賽來說,停擺只能是最後迫不得己的無奈之舉。畢竟這關繫著資本家們的錢袋子,還有成千上萬從業者的收入。

  球員感染情況比NBA更為嚴峻的英超聯賽,目前尚且沒有停擺的打算。

  英超上週就創下40例新冠檢測陽性的紀錄,近日新一輪的檢測顯示也有36名球員核酸檢測不過關,阿斯頓維拉隊內甚至高達14人被感染。

  即便是這樣慘烈的情況,英超依然沒有關停的打算,他們仍然堅持認為,聯賽的運行在目前情況下仍然可控。只是會再次考慮取消部分球迷進場觀賽,以增加安全性。

  但這種方式,似乎只是掩耳盜鈴。

  湖人前鋒考德威爾-波普覺得,新賽季恢復頻繁作客旅行的賽制不是太好的方式,“在不同城市往返打球存在暴露的風險,沒有在園區里那麼安全”。

  “不過聯盟每天都給我們做測試,這很好,我喜歡這樣的做法,這讓每個人感覺放心。”

  每日的例行檢測的確是可行的防疫措施,但球員們的我行我素也讓這樣的方法事倍功半。

  所以這也讓許多業內外人士萌生了一個想法——為了保持比賽的順利進行,消除停擺的潛在可能性,亞當-施華是不是應該讓NBA球員們鑽回奧蘭多園區的泡泡里?

  2、泡泡雖好,但不是所有人都買賬

  上賽季為複賽所準備的奧蘭多泡泡,是當時全美最安全的地方。

  無一人感染的奧蘭多園區也讓NBA向全世界職業體育聯賽做出了成功的示範,成為職業體育聯盟在疫情大流行下如何繼續維持自身安全運作的成功案例。

  曾經的英超名將達倫-本特甚至建議,英超也應該效仿NBA改造一塊安全的封閉式園區,以保證英超得以圓滿結束本賽季。

  毫無疑問,從防疫角度來看,奧蘭多園區模式無疑是一個理想的選擇,NBA下屬的發展聯盟也已經搬進園區進行比賽。

  但是這在曾經有過封閉式生活經驗的NBA球員眼裡,並不是一個可以接受的選擇,他們對於新賽季搬回園區進行,大部分都比較牴觸。

  勒邦占士在奪冠後就坦言:“雖然奧蘭多園區很成功,但離開之後我就再也不想回去了。每當我想到那裡都會出現PTSD(創傷應激反應),我在那裡連續度過了96個夜晚,一想到我就開始發抖。”

  占士還說,奧蘭多園區的酒店甚至讓他聯想起恐怖電影《閃靈》里的場景。

占士評價奧蘭多園區堪比《閃靈》場景
占士評價奧蘭多園區堪比《閃靈》場景

  球員們不願意再次接受封閉管理,很大程度上是封閉式生活要遠離家人,而在疫情大流行期間,這種做法顯然是讓他們難以妥協的。

  “沒有人願意回到園區打球,在這種情況下,離開家人去連續打72場比賽是不可接受的。”湖人老將杜德利道出了許多球員的心聲。

  占士在得知新賽季將在12月份倉促開打時,就表達了自己的不悅:“我本以為會在一月中旬才開賽,那樣我就有機會和家人一起過聖誕節,但現在我的計劃全部被打亂了。

  “當然我是聯盟的一員,所以我會改變自己的很多安排,以適應開賽時間”。

  亞當-施華也聽到了球員們的訴求,他表示球員們牴觸封閉式生活可以理解。

  “我認為他們會有一點罪惡感,進入園區就像讓他們拋下家庭不顧,把社會正義拋在腦後。”

  “園區里不僅僅有球員,還有成百上千的員工和教練,很多人家裡都有孩子要照顧,在這種情況下讓他們遠離家人是很煎熬的,有家室的人想法是不一樣的。”施華說。

  球員牴觸封閉式園區除了有照顧家庭這一項原因,還有不少球員覺得封閉式比賽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職業籃球。

  沒有球迷,沒有作客旅行,一切都變味了。

  公牛傳奇球星斯科蒂-柏賓就秉持這樣的意見,“在園區打球並不是真正的比賽,沒有艱難的作客,也沒有球迷,沒有任何干擾。我覺得這就是打野球,沒有噪音,沒有壓力”。

  76人中鋒侯活則認為,聯盟非但不應該進入園區,還應該開放球迷進場觀賽。

  “我希望可以開放球迷進場,這樣我們就可以在此艱難時刻團結在一起,團結可以帶來改變,我認為這有機會令全世界球迷都凝聚在一起。

  “我真的想念他們,在球迷面前打球是最棒的體驗,我很尊重球迷,即便是噓聲或者垃圾話,這些都是我前進的動力”。

  曾相信疫苗陰謀論的侯活支持球迷進場觀賽的想法顯然過於偏激,但實際上,希望在球迷面前打球仍是許多球員的真實想法。

  比如奧拉迪普就表示,“說不想念球迷是假的,我們希望他們能夠在場邊,他們是比賽的一部分,當然前提是確保他們安全,畢竟生活要大於籃球”。

  甚至,球隊老闆們也不願意NBA重回園區。

  《體育畫報》透露,某一球隊的高級別官員表示,奧蘭多園區花費了聯盟1.8億美元,但進園區並不能讓他們賺到可觀的收入,所以他們不傾向於付這筆額外的支出。

  亞當-施華曾經表示,聯盟為應對疫情下的運營準備了很多備選方案,“取決於情況如何,如果需要,我們會做出一些應對措施的”。

  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只有回到奧蘭多園區才是一勞永逸的方法。不過,這一措施顯然得不到多數球員的支持,而這樣下去,NBA似乎只能離停擺越來越近……

  3、縮水賽季,不可避免?

  1月8日,塞斯-居里確診新冠讓76人多名球員被隔離觀察,但在這種情況下,76人仍需要強行湊齊七名球員上場打球。

  對於這樣的情況,球隊教練道格-李維士表示很不理解,“我不認為我們應該繼續比賽,因為我真的很擔心球員們的健康”。

  而隨著越來越多的球員被隔離,一些球隊已經連7個人都無法湊齊了,而涉及這些球隊的比賽只能往後延遲。

  但是,這就像滾雪球一樣,延期的比賽只會越滾越多,而NBA真的有能力且有時間去打完這些比賽嗎?

  時至今日,NBA已經有14場比賽宣佈延期。

  如果要打完這些比賽,那麼只能是見縫插針,增加背靠背的次數,而這種比賽強度顯然讓球員很難吃得消。

  尤其是對於一些還要應付季後賽的球隊而言,無疑加重了他們的負擔。

  如果要避免加重球員負擔,又要把比賽打完,那麼就只能壓縮休賽期的長度,而球員知道自己的假期減少是什麼反應,也可想而知。

  如果要照顧到以上三個方面:既不累著球員,又要全部完賽,還不能減少球員的假期,那麼就只能像上賽季那樣延長賽季,而這又會影響下一個賽季的準備工作與開賽時間……

  又或者,直接取消一部分對戰績無關緊要的比賽,但這還是建立在如今延期比賽尚算可控的情況下的補救措施。

  若是延期的比賽越滾越多,那聯盟真的有辦法提出一個讓所有人都樂於接受的方案嗎?

  不僅僅是NBA面臨著延期比賽的困難,英超也因為延期比賽的問題引發了下屬球隊強烈不滿。

  由狂人穆里尼奧執教的熱刺就是其中立場鮮明的一支,由於比賽對手出現相關病例,熱刺目前已經延期了三場比賽(一場已經補完),而這些延期的比賽對於接下來賽程安排帶來的影響,讓穆里尼奧非常生氣。

  “賽季結束還有歐洲盃要踢,這肯定不會改期。這樣的話,不用踢歐戰的球隊還可以利用歐戰空隙來補。但如果一支球隊還要踢歐戰,那麼按正常節奏補完三場延期比賽是不現實的。”

  “到了賽季這個時間節點,我們絕對不會接受三週踢7場比賽的消耗。之前是賽季剛開始,現在已經到了賽季中段,比賽消耗和難度都在提升,還讓我們推遲三場比賽是不可能的。”

  甚至有外媒記者表示,由於今年足球賽事的密集程度,延期的比賽很難有充足的空間補完。

  4、疫情嚴峻,體育賽事為什麼還繼續?

  即便越來越多球員出現感染情況,但不論是NBA還是英超,都還在盡力避免賽事停擺。

  為什麼他們還要冒著這樣的風險,強行讓比賽繼續打下去呢?

  不滿聯盟限制球員行動的佐治-希爾就說道,“如果疫情真的那麼嚴峻,那我們就不應該繼續打球”。

  毫無疑問,經濟損失是最先被考慮的因素。

  不管是食物鏈最頂端的老闆,作為打工占士的球員,還是在許多工作崗位上的普通員工,甚至許多報導相關資訊的媒體,收入方面都會受到沉重打擊。

  比如去年的NBA,雖然進奧蘭多園區讓NBA挽回了15億美元,但由於轉播收入(少打比賽)、贊助費用、門票收入的減少,他們還是損失了15億美元。

去年NBA聯盟損失約15億美元
去年NBA聯盟損失約15億美元
 

  經濟原因必然是聯盟不願停擺的最主要原因,但這個世界也並非全由冰冷的資本構成。

  在這個疫情大流行的世界里,每個人都面臨困難的局面。

  想一想,如果你剛剛失業,又是一個狂熱NBA球迷的話,能否看到NBA的比賽,可能真的會對你的心態產生極大影響。

  疫情已經奪走了我們太多寶貴的東西,這些正在克服重重困難的體育人們,真的只是為了錢嗎?我不這麼認為。

  (brad zeng)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