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婚女子遭家暴5年被丈夫殺害,曾寫遺書:葬山頂,越高越好
2021年01月15日21:20

原標題:閃婚女子遭家暴5年被丈夫殺害,曾寫遺書:葬山頂,越高越好

小芳對自己的死亡是有預見的。

1月14日,小芳家人告訴記者,12日,他們在整理小芳遺物時發現了她在2020年5月22日留下的遺書:

“如若我遭遇不測,將我葬於闞家衝水庫山頂,越高越深越好。”

小芳想在死後求一方淨土,是因為7年婚姻中充斥著家暴和絕望。

湖北省陽新縣公安局相關負責人和法院人士稱,兩人2014年結婚,結婚不久便爭吵不斷;2015年開始,餘虎開始實施家暴。每次家暴之後,餘虎認錯態度極好:

口頭承諾、寫保證書、甚至下跪。

目前,這名實施家暴時狠毒無比、家暴完之後又異常卑微的餘虎,因涉嫌故意殺人罪被刑拘。

小芳結婚前的照片。圖/家屬供圖
小芳結婚前的照片。圖/家屬供圖

大齡女生閃婚後爭吵不斷

風景秀麗的湖北黃石市陽新縣三溪鎮竹林村,經濟並不發達。闞林夫妻守著二畝薄田,拉扯著四個兒女,艱難度日。

1984年出生的小芳是最小的女兒,她對外面的世界充滿憧憬。闞林介紹,1999年,小芳高考落榜後複讀了一年,2000年考取武漢一所專科院校計算機專業。2003年畢業後小芳去了廣東,從事鎖具銷售;2010年左右前往浙江當微商。

在外漂泊11年後,生活磨平了小芳的銳氣,

她決定不再闖蕩,回竹林村。與之而來的是尷尬:30歲、大齡、未婚。

和小芳境況一樣的,還有鄰村上餘村的餘虎。1981年出生的他,大專畢業後在廣東一家企業當模具師。

闞林回憶,2014年春節前夕,餘虎舅舅上門提親。他對小芳說,年齡已大,婚事不能再拖,別太挑剔。他催促著小芳去見餘虎。

今年1月14日,小芳姐姐對記者說:“

父母現在很內疚。如果當初沒有給小芳太多壓力,小芳也許不會這麼草率就嫁了。”

小芳姐姐所指的草率是:小芳和餘虎從第一次見面到結婚,只有兩月有餘。小芳婚後,和餘虎父母同住。

小芳姐姐回憶,兩人結婚沒多久,爭吵已不斷。2014年下半年的一天,她問生氣回娘家的小芳:為什麼吵?小芳答,她做家務時,餘虎就在旁邊看著,不知道搭把手;餘虎工資自己存著,不補貼家用;公婆重男輕女,埋怨她生的是女兒。

小芳和餘虎有兩個女兒,大女兒2014年出生,二女兒2015年出生。小芳姐姐稱,2016年,她接到餘虎嫂子的電話:

“你勸勸小芳,讓她再生一個,我們家很著急,為我們家考慮一下。”

1月14日,餘虎家人接受記者採訪時稱,夫妻兩人經濟分開,沒有重男輕女的思想。

小芳家人介紹,餘虎將小芳砍倒在2902室附近。圖/家屬供圖
小芳家人介紹,餘虎將小芳砍倒在2902室附近。圖/家屬供圖

長達5年的家暴

爭吵之後是家暴,家暴只有零次和無數次。

小芳姐姐回憶,2015年11月,小芳帶著不到兩歲的大女兒和尚在繈褓中的二女兒回了娘家。她看到,小芳臉上和嘴角都有傷。小芳稱是自己摔的,一番追問後,小芳說是餘虎打的。幾日之後,餘虎趕來竹林村接小芳,並保證以後好好過日子,不吵,不動手打人。

小芳二哥介紹,2016年,小芳再次被打後,他去了餘虎家。餘虎給他寫下保證書,保證不再打人。

2017年,小芳和餘虎離開上餘村,居住在陽新縣城一小區2902室。今年1月14日,該小區一名住戶介紹,小芳夫妻搬來後,經常爭吵和打架,2020年2月的一天晚上最為激烈。當天晚上,2902室內傳出女子慘叫聲,伴隨著“咚咚”撞牆聲。

小芳二姐說,當天晚上,她收到妹妹的視頻。視頻另一頭,小芳已哭成淚人,臉部青紫、眼睛發腫。小芳在視頻中哭訴:

“餘虎把我的衣服剝光,抓著我的頭往牆上撞,我被打得實在受不了了。”

記者瞭解到,小芳此次被家暴後報了警,次日前往陽新縣人民醫院看傷。

1月14日,陽新縣公安局相關負責人向記者介紹,經初步調查,小芳經常遭遇家暴。餘虎每次家暴後認錯態度很好,會寫保證書,甚至下跪。

陳女士是陽新縣一名執法人員。她回憶,2020年7月,她在協調小芳被家暴事宜時,丈夫餘虎先是低著頭一句話不說,接著跪在小芳面前,保證以後不再動手。

針對家暴,餘虎父母說:“兩人是經常打架。我兒子被她打後,才還手的。”

記者問:“小芳身高1米6,110斤;餘虎身高1米7,130斤,小芳打得贏餘虎嗎?”餘虎父母未做回答。

離婚房產之爭

不堪忍受家暴,小芳選擇起訴離婚。

2020年7月28日,湖北省陽新縣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此案。記者從該院瞭解到,小芳提出離婚的理由有兩條:餘虎賺的工資都是自行保管,很少貼補家用;經常遭遇家暴。小芳訴請,判決兩人離婚;將兩人共有的2902室判歸其所有。

經法官調解後,

餘虎同意將房產過戶至小芳名下;餘虎還在法庭上把其工資卡給了小芳;他還當庭下跪,請求不要離婚。此次庭審之後,兩人同意不離婚。

小芳二姐介紹,2902室購買時總價是39萬元,小芳出資七八萬元,餘虎出資一兩萬元,湊夠三成首付。每月2000多元房貸由餘虎還。

餘虎家人稱,該房屋由兩人共同出資購買,具體金額他們不清楚。

陽新縣法院相關人士介紹,2020年7月28日庭審之後,法官先後接到小芳和餘虎的電話,兩人改變了主意,堅決要離婚。該院決定,分割好兩人財產之後,再次開庭審理離婚案。

該名人士說:“在我的印象中,小芳是一名吃苦耐勞的女性,她遭遇家暴的時候,還在干快遞員。為了照顧女兒乘坐,還在三輪車上搭了個塑料棚子。我只見過餘虎一次,沒看出他有太多異常。”

該人士介紹,2020年8月間,法官帶著鑒定人員來到2902室。因小芳已前往武漢務工,小芳二姐拿著鑰匙開門卻發現鎖已換,此次鑒定只好作罷。小芳得知後,趕緊換了鎖。

小芳二姐介紹,2021年元旦假期,小芳從武漢回到陽新,她陪同小芳前往2902室拿生活物品。開門後發現,鞋櫃內藏著一把斧頭。

如今,這把斧頭至今仍放在竹林村父母家。

前述法院人士介紹,2021年1月8日下午,法官和鑒定人員第二次來到2902室。門鎖再次被換,小芳喊來開鎖匠將門打開。現場測量之後,法官和鑒定人員離去,小芳和開鎖匠留在2902室。

病曆顯示,小芳全身多處刀砍傷,顱內多處開放性骨折並顱內出血。圖/家屬供圖
病曆顯示,小芳全身多處刀砍傷,顱內多處開放性骨折並顱內出血。圖/家屬供圖

最後一次家暴:死亡

1月8日下午,法官和鑒定人員離去10多分鐘後,小芳遭遇了最後一次家暴。

換鎖匠介紹,1月8日下午,換完鎖後,他和小芳一同乘坐電梯離開。電梯門開後,一名戴著紅色頭盔的男子走出。男子抓住小芳阻擋其離去,並從黑色背包里掏出一把鐵斧。小芳大喊一聲:“幫我報警。”

換鎖匠稱,他嚇得趕忙乘電梯離去。電梯下行時,他撥打了110。電梯下到一樓後,他喊來保安。保安和他一同再次上到29樓。電梯門一開,他看見,小芳血肉模糊地躺在電梯門口。他於當天下午4時03分,撥打了120。

換鎖匠撥打110後不久,民警趕到,將樓棟封鎖。記者瞭解到,戴著紅色頭盔的行兇男子不是別人,正是餘虎。餘虎行完凶後並未跑遠,在11樓被民警抓獲。

陽新縣公安局相關負責人介紹,餘虎行兇之前有預謀,目前他因涉嫌故意殺人罪被刑拘,案件仍在進一步調查中。

小芳二姐回憶,1月8日事發當天,她和小芳一同前往2902室所在的小區。小芳怕有意外,讓她在樓下等候。樓棟被民警封鎖後,她感到大事不妙。

小芳二姐說:

“我看到樓棟里抬出來一個人,我已經認不出來她是我妹妹了。我喊了她的名字,她頭動了一下,手抬了一下。”

1月11日,小芳因傷勢過重在黃石中心醫院去世。

2020年5月22日,小芳留下遺書:將我葬在山頂,越高越深越好。圖/家屬供圖

預料到不測,留下遺書

或許,小芳早已預料到了,她會遭遇不測。

1月12日,小芳家人在竹林村老家整理小芳遺物時發現了一封遺書,寫於2020年5月22日,遺書上寫著——如若我遭遇不測,我的所有財產皆歸母親所有,財產包括:2902室一半產權、事故撫慰金、個人賬戶內財產;後事不需要大辦,遺體火化後裝個骨灰盒即可,無需再裝大棺材,葬於闞家衝水庫山頂,沿左側石階上去,越高越深越好。

小芳家人說,他們會滿足小芳最後的願望,那個越高越深的地方,無人會打擾,不再有家暴。(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來源 | 上觀新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