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斐資產CEO殷哲:做好財富底倉的守護者和GP生態的建設者
2021年01月15日00:28

原標題:歌斐資產CEO殷哲:做好財富底倉的守護者和GP生態的建設者

諾亞控股集團旗下的歌斐資產作為中國首批私募基金管理機構,已經走過10年的曆程。近期,21世紀經濟報導專訪了歌斐資產創始合夥人、董事長兼CE0殷哲,他指出歌斐這10年的轉型路徑是:從單一資產類別發展到標準化資產和另類資產並舉的多資產類別,從單一地域到多個地域的國際化佈局,從FOF、MOM到跟投直投。

他認為,當前一二級市場聯動更加明顯,上市企業和未上市企業的界線越來越模糊,而且中國資本市場行業變化也在和一級市場接軌。未來資產管理公司比拚的硬實力是投研,投研做好,才能形成生態圈打法,而不是簡單的單品類、單階段、單基因玩法。

後疫情時代PE變局

《21世紀》:近期,人民幣升值的中長期趨勢明顯,全球流動性寬鬆,不少經濟學家和業內人士認為,中國已經成為全球投資的重要目的地。你認為中國資產的地位有沒有抬升,2021年需要把握哪些機遇?

殷哲:中國人口眾多,GDP增速較高,人均生產效率高。資本一向錨定投資效率最高、發展最快的市場,而疫情之後中國優勢更為清晰,這是全球看好中國市場的原因。當前,外資進入中國資本市場的意願很強,並且隨著政策改革、經濟環境製度優化,市場愈加成熟,加速了很多外方公募基金來華設立全資子公司,這是不可阻擋的趨勢。

投資都有風險,但短期內風險不高。外資加碼中國的重要因素是全球性貨幣寬鬆。

海外都是零利率負利率,因此彙率有潛在風險,但長期而言,全球資產配置其實不必考慮彙率,因為長期彙率走勢已經反映了一個國家的經濟增長。

《21世紀》:你觀察到在疫情之後國內私募股權投資市場出現了哪些變化?哪些會發展為長期趨勢?

殷哲:中國內地資本市場上市速度加快,超過了美國和中國香港,因此私募股權的早期投資比較旺盛。與此同時,GP頭部化現象凸顯。中國有2萬多傢俬募基金管理人,現在行業資源向頭部集中,這是一個資源有效集中配置的過程。大家都說募集難,其實是結構化募集難,頭部GP募資都不錯,而普通基金就有很大的募集壓力。

未來幾年還是會呈現穩步複蘇的趨勢,私募股權是真正支援實體經濟的。在退出方面,不論是港交所還是A股,無論是新三板、創業板、科創板都在推動資本有效配置和利用。

《21世紀》:這些變化產生後,歌斐的應對之道是怎樣的?

殷哲:歌斐做了10年,今年是第11年,在私募股權市場用投資業績樹立了一定的影響力。長期來說私募股權有發展趨勢,短期來看三五年內流動性上退出難、退出慢的問題還在,雖然資本市場製度改革,但疏通跑道還需要時間。

海外私募股權有Secondary策略市場(私募股權二級份額基金),海外滲透率為10%-15%,但是在國內僅有0.5%,還處於從無到有的階段。這對於母基金來說是個很重要的策略,歌斐在2013年就開始了Secondary策略的思考,有先發優勢,最近S基金第五期已首輪關閉,20多億元已經開始投資,確實感受到了市場需求。

目前頭部項目融資活躍,我們也在根據自己的特點和打法,增強跟投、直投能力,醫療科技、金融等具有長期發展潛力的領域,都在我們的投資範圍之內。

過去一級、二級市場行業不太相關,而現在一二級市場聯動明顯,有些醫療企業不僅可以在私募市場,也可以在公開市場融資,極大地弱化了公司之間兩極分化的局面。小公司也可以上市,大公司也可能戰略性不上市,不可單純用成長期、成熟期來劃分。行業研究也是打通的,既可以從二級市場的角度看一級市場,也可以從一級市場的角度看二級市場。歌斐也重組了投研團隊,未來10年,歌斐是多資產的管理人,管理人需要回應客戶的需求,更重要的是投研更上一層樓。這樣,才能形成生態圈打法,而不是簡單的單品類、單階段、單基因玩法。

重點賽道佈局

《21世紀》:重點研究哪些賽道?如何篩選具體公司?

殷哲:科技、醫療和消費。大賽道下的二級科目、三級科目要細分,比如醫療的二級科目是製藥、器械和服務,三級是體外診斷、CRO(醫藥研發合同外包服務機構)、生物製藥、醫療免疫等,要看哪些三級科目未來具有代表性。分析下來,我們過去醫療行業截至2020年底累計有718個直接和間接投資項目。如果拆開來看,每個三級科目下的公司類型在什麼時候融資,可以看到明顯的趨勢,早期大家都投仿製藥,2018年之間風口轉向生物製藥、精準製藥、創新藥。這個和A股藥企過去以仿製為主,現在都在研發併購創新品種的趨勢高度吻合。

《21世紀》:歌斐投資的企業有多少家上市?

殷哲:2020年歌斐直投上了5家。截至2020年底,歌斐直接和間接投資覆蓋的IPO企業累計超過270家。投資首先要知道“魚”在哪,直投是要找到大魚,而母基金好比是用一籃子基金去打一網魚。

我們預判今年市場也會比較好。一方面全球量化寬鬆持續;另外一方面房地產“三道紅線”收縮,屬於長期管控的領域,嚴控房價、限製炒房,會帶來一定的資金轉向資本市場。

非標轉標的未雨綢繆

《21世紀》:資管新規以來,包括銀行理財子公司、信託等各類機構都在進行非標轉標,歌斐也成立了固定收益投資部門,目前運行狀況和管理資產的情況如何?

殷哲:歌斐在2017年之前就成立了標債團隊,算是未雨綢繆。對於客戶來說核心是穩健的資產配置,應對客戶全天候配置需求,因此基本是低波動組合,在市場行情不好的時候其收益穩健性就能體現出來。我們很早就擁有了信用研究團隊,風控、投資、信評三個團隊,分別成立獨立部門,相互之間背靠背運作,這種模式一般只有大型資產管理公司才有。目前歌斐1500多億元的資產規模,其中100多億元交給標債團隊。

《21世紀》:據瞭解,歌斐將目標回報型多策略基金作為戰略級產品,這個戰略出台的背景是什麼?目標回報如何實現?

殷哲:一定財富階層客戶的需求並不是最高收益,而是合理、穩健、理性收益,推動社會資本有效使用。實現方式上,低波動並不是不承受任何風險和波動,而是儘量通過科學的手段和方法,持續的風險控制,圍繞目標進行組合投資,降低組合的波動性及回撤。低波動的核心是多策略,因此不同策略彼此之間要存在非相關性,降低不確定因素。

其次,精選投資工具,不僅僅直投,也可以通過外部管理人構建組合,動態止盈止損,對組合及投資收益動態跟蹤、調整、再平衡。

目標回報根據客戶的風險承受能力以及需求分為三類:積極型、平衡型、穩健型,滿足不同客戶需求。

《21世紀》:歌斐資產從2010年3月推出第一個人民幣FOF至今,已經發行了多期各類FOF,從規模上和投資基金數量上以及投資質量和投資業績,在業內都處於領先地位。你覺得歌斐的FOF有哪些業界可以借鑒的經驗?

殷哲:歌斐進入FOF市場比較早,過去十年從單一資產類別發展到多資產類別,從單一地域到多個地域,從單個資產工具到MOM、FOF的策略,再到跟投直投策略,拓寬了自身的廣度。靠單一資產穩定性遠遠不夠,類似於“靠天吃飯”,而多資產提供基金組合一攬子方案,這種方式未來很有前景。

中國客戶對費用比較敏感,不願意為諮詢、顧問服務付費,中國金融機構收取代銷費用,但其實國外都是FA收費。隨著代際更替和財富傳承,其實未來的客戶想法會發生變化,對資產管理機構的專業性要求更高,倒逼資產管理公司建立自己的核心能力。

(作者:周炎炎,吳霜 編輯:馬春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