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命面前,我們輸不起”
2021年01月15日05:53

原標題:“在生命面前,我們輸不起”

1月14日,河北省胸科醫院,一位治癒出院的新冠肺炎患者向記者揮手致意。當日,該院首批12名新冠肺炎確診患者治癒出院,這是本輪疫情中河北首批出院患者。18名無症狀感染者解除集中醫學觀察,均轉入康復階段。張丹/攝

1月14日下午,河北本輪疫情首批12名新冠肺炎患者康復出院,他們分批有序走出河北省胸科醫院的隔離病房,收到了工作人員送上的鮮花和祝福。當日,18名無症狀感染者解除集中醫學觀察,轉入康復階段。

對於連日來奮戰在戰“疫”一線的醫務工作者來說,這無疑是一個令人欣慰的消息。但在河北省新冠肺炎省級收治定點醫院——省胸科醫院,與病毒的近身“肉搏”依然在繼續。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瞭解到,目前河北醫科大學第一、二、三、四醫院等都派出了精兵強將,支援定點醫院救治工作。

“我的字典里從來沒有一線二線。”河北醫大二院總領隊、副院長崔煒說,“我的從醫初心就是救死扶傷”;河北醫大三院醫療隊隊長趙雲霞告訴記者,1月5日接到支援石家莊市第五醫院的通知,他們就連夜出發,在石家莊五院奮戰60多個小時後,1月8日又隨患者轉移到河北省胸科醫院……

這所省級收治定點醫院的ICU病房,無疑是疫情防控殲滅戰最為激烈和艱苦的地方之一。

河北醫大三院醫療隊副領隊黃慶生一到河北省胸科醫院,就馬上進入ICU病房開展救治工作。幾天前,有一名危重患者嚴重低氧,危在旦夕,黃慶生會同河北醫科大學第四醫院、河北省胸科醫院專家等會診,決定立即進行ECMO治療。

給患者插管極易受感染,黃慶生卻第一個換上手術服給病人消毒鋪單。有人勸他在外指導年輕醫生操作就行,他半開玩笑地說:“ECMO最需要技術過硬的人,我只好當仁不讓了。”

過硬的技術使操作迅速完成,當看到患者氧合指數一點點上升,醫護人員才放下心。走出ICU時,黃慶生的手術服已濕透,手被汗浸得腫脹。

在這裏,河北省各醫院派出的骨幹力量共同築起生命的防線。

在河北省胸科醫院ICU病房,崔曉磊見到了河北省人民醫院、河北醫大三院很多熟悉的面孔,“去年就並肩戰鬥過。”

這次疫情中,河北的第一個病例是在河北醫大二院確診的。接到支援省胸科醫院的緊急通知時,這位急診科醫生正在隔離病房負責該病例的密接患者。

“我早就有心理準備。”崔曉磊說,37歲的他也是河北省最早開展ECMO技術的青年專家,“去年5月才結束支援回到醫院。”

此次崔曉磊初到省胸科醫院ICU病房,一名兩小時前上了VA-ECMO的患者,左邊小腿有些發紫,這是缺血的徵兆,需要趕快再插一條遠端灌注管,輔助恢復血液循環,不然這條腿可能保不住。

升壓藥物讓血管收縮到極細,崔曉磊和同事還要戴著3層手套完成插管。“護目鏡起霧了”,他回憶,“當時難度很大。”

據黃慶生介紹,目前省胸科醫院ICU一共有兩組13名重症或危重病人,他負責一個組6名患者的救治。

“現在對這些病人最主要的兩個治療手段是高流量吸氧和俯臥位通氣。”他坦言,患者基本都是中老年人,高血壓、冠心病等基礎疾病較多,除了對他們進行新冠肺炎的治療,還需要治療其基礎疾病。

ICU病房年齡最大的患者已經84歲,每次和老人溝通,黃慶生都要把耳朵貼近老人仔細傾聽。

很多患者食慾不振,吃不下東西,營養跟不上,就不能更好地接受治療。黃慶生和隊友看在眼裡,急在心上。他們發現患者的盒飯主食是米飯,但患者都是北方人,平時喜歡吃麵食,瞭解到這一情況後,黃慶生反映給醫院,很快為患者送來了饅頭、麵條。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注意到,河北省各醫院派出的支援省胸科醫院醫療隊,以中青年專家為主,大部分為80後、90後醫務工作者。“為胸科醫院提供重症醫學資源,我們責無旁貸。”河北醫大二院醫療隊臨時隊長徐輝說,“胸科醫院是定點醫院,這本來就是咱們全省的事。”

33歲的河北醫大二院心內科醫生王連霞去省胸科醫院之前,並不知道自己將進入ICU工作。“聽到的時候有一點緊張,又很激動。”王連霞回憶幾天前的場景,“感覺不負這身白衣。”

她每天值班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自己主管的患者,不僅通過儀器和檢查數據來看,還會關注患者的心情。“他們信任我們,就會有更多信心”。

據王連霞觀察,幾天來,不斷有重症患者被轉到普通病房。但決戰重症監護室的白衣戰士不敢有絲毫懈怠,他們說:“在生命面前,我們輸不起”。

本報石家莊1月14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朱洪園 秦珍子 樊江濤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1月15日 01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