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特·基辛格其人:紋身、理想主義、虔誠的基督徒
2021年01月14日22:00

  來源:財富中文網

  在眾人看來,軟件公司VMware的首席執行官帕特·基辛格有些理想主義、不切實際。他曾經在拉斯維加斯舉辦的年度客戶大會上問觀眾:“我要怎麼做才能更好地履行我對公司的承諾?”

  他的答案是:“我去街上弄了個紋身。”

  基辛格捲起袖子,露出了一個巨大的紋身——左前臂上赫然幾個黑體大字,是公司的名字。這一舉動似乎體現了基辛格對VMware的終身忠誠。

  觀眾笑了,但他的妻子不覺得好笑。幸運的是,紋身並不是永久的。

  尤其是現在,從他的職業轉變來看,幸好那個紋身是暫時的。

  英特爾於1月13日宣佈,其現任首席執行官司睿博(Bob Swan)將於下月離職,由基辛格接任。這無疑是一場“浪子回頭”——59歲的基辛格,曾經在英特爾工作了30年,2009年離開英特爾進入EMC,最終成為VMware的高管。

英特爾宣佈,今年2月,VMware的首席執行官帕特·基辛格將接替司睿博,正式成為英特爾的新首席執行官。圖片來源:MILIND SHELTE—INDIA TODAY GROUP/GETTY IMAGES
英特爾宣佈,今年2月,VMware的首席執行官帕特·基辛格將接替司睿博,正式成為英特爾的新首席執行官。圖片來源:MILIND SHELTE—INDIA TODAY GROUP/GETTY IMAGES

  現在,他又回來了。

  英特爾需要外援。這家公司曾經在個人電腦和服務器領域獨占鼇頭,但現在,它正面臨著四面楚歌的境地。製造方面的問題阻塞了英特爾自家芯片的改進之路,但AMD正在通過高性能處理器搶占市場份額。

  英偉達正在收購競爭對手ARM,以鞏固其在處理器芯片領域的地位。與此同時,Apple不再使用英特爾,轉向自研芯片,微軟也或將效仿此舉。亞馬遜、Google的大型雲服務體系也在開發自研服務器芯片,以取代英特爾。

  1月13日,伯恩斯坦研究公司的資深芯片行業分析師斯泰西·拉斯貢指出,英特爾未來三年的很多缺陷“可能已經板上釘釘,帕特也無力改變這一點”。

  但是,基辛格似乎有著扭轉乾坤的本領。

  基辛格在賓西法尼亞州農村的一個農場長大,天未亮時就要起床照顧豬牛。他每天起床後就要“去做一整天塵土飛揚的工作,還要時刻提防被動物踢到”。

  他的父母都沒有讀上九年級。“他們從我們很小的時候就不斷敦促我們:去上學,去上學,去上學。”他說。

  高中時,他就展現出在數學和科學方面的天賦,在林肯技術學院的分校獲得獎學金後,基辛格早早地畢業了。

  那是他第一次接觸電腦,擅長電子的基辛格立馬引起了英特爾招聘人員的注意。在人生中第一段飛機旅途之後,他終於在矽谷參加了面試。

  那是1979年,基辛格年僅18歲,沒有獲得大學學位。在英特爾,他得到了一份質量控制技術員的工作。

  但他沒有停止學習深造。利用英特爾的學費報銷計劃和靈活的工作時間政策,他於1983年在聖克拉拉大學獲得電氣工程學士學位,並於1985年在斯坦福大學獲得碩士學位,所有這些學位都是他在全職工作的同時取得的。傳奇人物計算機科學教授約翰·亨尼斯就是基辛格在斯坦福大學讀書期間的碩士導師。

  他肩負的責任也越來越重。

  在研發英特爾386處理器的工作中,他引起了衝勁十足的英特爾首席執行官安迪·格魯夫的注意。後來,基辛格表示,這是他“職業生涯的關鍵時刻”。

  此後數十年,格魯夫都給予了基辛格悉心的指導。

  二十多歲時,基辛格便開始負責英特爾當時頗為流行的486芯片產品線設計,並於2001年,在他40歲時成為該公司有史以來的第一位首席技術官。

  基辛格虔誠的基督徒背景讓他在矽谷顯得有些與眾不同。他說,正是深厚的宗教底蘊幫助他渡過了工作上的困境。

  他最喜歡的一段《聖經·歌羅西書》經文說:“無論做什麼,都要從心裡做,像是給上帝做的,不是給人做的。”

  他在2016年的一次採訪中引用了這節經文,並補充說:“我能夠拋開在董事會會議或電話銷售會議上的不悅,第二天恢復元氣,重新開始,樂觀積極地為了自己的目標全力以赴。”

  初次移居加州時,他還在做禮拜的時候邂逅了他的妻子琳達。

  儘管基辛格在英特爾展露出了非凡的才華,也取得了卓越的成功,但在2005年,他卻與該公司的最高職位擦肩而過——那時出任首席執行官的是保羅·歐德寧。

  2009年,基辛格跳槽到數據存儲巨頭EMC擔任首席運營官,並搬到波士頓地區。

  他仍然以擔任首席執行官為目標,並要求參加EMC董事會會議,還從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傑克·埃根那裡獲得了很多建議。

  基辛格後來回憶說,埃根告訴他:“我們是一家東海岸公司。你要穿得像在一家東海岸公司工作一樣。”他當晚就立即前往諾德斯特龍百貨商場購物。

  埃根還告訴基辛格,他要更好地瞭解公司的財務狀況。因此,基辛格花了一年的時間,跟著哥倫比亞大學的一位教授進修。

  他的努力得到了回報:2012年,EMC的VMware部門開始運營,由基辛格擔任最高職位。

  最初,這場商業激戰是圍繞雲計算業務展開的。

  亞馬遜提議各公司放棄運營自己的數據中心,轉向雲計算。基辛格則試圖推出可以使數據中心更高效、安全的產品來反擊。然後,VMware便嚐試創建自己的雲服務,但以失敗告終。

  反對雲服務終歸是一場失敗的戰鬥,基辛格也徹底改變了戰略,讓VMware與亞馬遜和微軟提供的服務合作,並開發了能夠幫助客戶遷移到雲的軟件。

  “簡而言之,客戶要求我們可以聯手合作,這樣就能夠做成更多的事情。”基辛格在2019年8月告訴《財富》雜誌,解釋了與微軟的雲計算服務Azure的交易。

  此前,他還曾經在2019年4月接受《財富》雜誌採訪時,談論過自己的治世哲學:“如果不能在這些新的浪潮打過來之前就做出改變,那麼你就只能是塊浮木;必須抓住正確的潮流並順勢而為,同時還要有可以推動你向前邁進的能量。”

  深厚的工科背景讓基辛格能夠敏銳地識別出“雲”這類時代潮流,這也有助於他掌舵英特爾。

  幾年前,他甚至創造了一個縮寫,用來代表當時最重要的趨勢——儘管這可能只有工程師才會喜歡:SOMOCLOBAT,即社交(social)、移動(mobile)、雲(cloud)和大數據分析(big analytical data)。

  但英特爾在其中的一些領域內屢屢受挫,特別是“移動”這塊。基辛格可能將需要更多的縮寫才能成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