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的力量|專訪王宏遠:公募基金二十年如何從自卑走向引領
2021年01月14日08:52

原標題:市場的力量|專訪王宏遠:公募基金二十年如何從自卑走向引領

以上海證券交易所成立為起點,2020年12月19日,中國資本市場正式建立已滿30年。30年來,中國資本市場不斷改革創新,發展壯大,今日已成為全球最重要的金融市場之一。

在此特別的歷史節點,澎湃新聞推出《市場的力量》專題,專訪30位中國資本市場的標誌性人物,回望30年中國資本市場發展史上的重大歷史時刻,展望下一個30年的發展前景和方向。

王宏遠
王宏遠

26歲任基金經理、27歲任基金公司投資總監,由前海開源基金聯席董事長王宏遠保持的這一紀錄,在國內公募基金行業中,至今尚無人打破。

從一個財經專業的學生,入職中國第一家證券公司、中國第一家公募基金公司、成為最早期從業人員並獲年度冠軍的基金經理、基金行業至今為止最年輕的基金經理和投資總監、第一個從普通員工成長為基金公司董事長。23年來,王宏遠的個人命運與中國資本市場緊密相連。

“寬廣筆直的河一般都是人工河,自然河流都是百轉千回的。”近日,王宏遠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專訪時表示 ,如果把中國的資本市場比喻成一條河流,一定是一條在現代市場經濟中,有形的手和無形的手相互作用的“自然河流”。

王宏遠總結了中國資本市場三十年的六個變化。中國資本市場三十年之際,王宏遠接受了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專訪,他深度思考資本市場發展之源,複盤行業得失。

“寬廣筆直的河一般都是人工河,自然河流都是百轉千回的。” 在王宏遠看來,如果把中國的資本市場比喻成一條河流,一定是一條在現代市場經濟中,有形的手和無形的手相互作用的“自然河流”。

王宏遠總結了中國資本市場三十年的六個變化。

由於歷史原因,中國股市長期處於新興加轉軌市場。在新興加轉軌的前提下,中國資本市場這條自然河流修正的下一站是達到國際通行慣例,即實現全流通、註冊製、市場化,這是王宏遠眼中,國內資本市場三十年來第一個顯著變化。

王宏遠眼中的第二個顯著變化則是中國資本市場機構化、價值投資化、研究和基本面驅動化。

“股權分置改革則是第三個顯著變化。”王宏遠指出,國際化並向國際慣例接軌是必然方向,這是第四個變化。

王宏遠眼中第五個變化是註冊製的實施。

“目前,中國已是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如果把滬深市場、港交所中國股票、美國納斯達克中概股累加起來,是世界第二大資本市場。尤其在近十年來,中國資本市場漸進向世界頂級市場升級有目共睹!”王宏遠總結這是第六個顯著變化。

王宏遠確信,目前中國股市出現的所有問題,在海外資本市場的特定階段全部都出現過。儘管中國資本市場的質量、相關配套製度,仍需進一步規範、完善、發展,但隨著法製體系等進一步完善,這些問題逐漸會在發展中被解決。

在談到公募基金二十餘年的變遷時,王宏遠說,公募基金是中國資本市場當之無愧的晚輩。在成立之初,公募基金有一個向前輩行業學習的過程,經曆了四個階段。

王宏遠這樣描繪早期的基金行業:當時股市坐莊橫行,基金經理及研究團隊經過價值分析、研究的某隻股票,一旦買入,這隻股票就開始跌。基金半年報或年報披露基金持有某隻股票、成為前十大股東,這隻股票就會遭到市場的拋售——這意味著它已經失去了成為莊股的條件,民間資金無法坐莊了。因此早期基金從業人員對此是無奈的。

王宏遠說,第二個階段是敬畏階段。

以王宏遠為代表的第一代公募從業者,堅信價值投資方式是正確的,他們研究和投資的好公司是能夠經得住時間的考驗、穿越市場週期的。王宏遠等公募基金人“孤獨地扛起了價值投資大旗”,也因而敬畏市場。

第三階段是平等階段,王宏遠說,導火線是1999年的“5.19行情”。當年5月19日,A股午盤突然井噴,以網絡股為首的多隻股票漲停。公募基金沒有踏空行情,他們在此之前持續佈局了一批基本面良好、基於價值投資邏輯選出的股票,不負眾望成為該輪波瀾壯闊行情的最大受益者。

因此公募基金從自卑、敬畏到了平等階段。這一階段基金重倉的股票成為市場追逐的焦點,“一隻股票在基金公司買入後最起碼不再是利空了”。

“緊接著,進入了第四個階段——引領階段。當時多家券商因挪用保證金、坐莊等問題面臨整頓。對比之下,公募基金負責任的機構投資者形象漸入人心,逐步成為市場主導者和引領者。”王宏遠感慨道。

以下為澎湃新聞記者對王宏遠的專訪實錄(略經編輯):

澎湃新聞:你在基金業是位傳奇人物,業內一直有“北有王亞偉,南有王宏遠”的二王傳說。在中國資本市場設立初期,你是否有關注資本市場或參與資本市場,你當時在從事什麼工作?是怎樣的契機讓你與資本市場結緣?

王宏遠:

上世紀90年代初,我還在讀大學,當時就對股票情有獨鍾。那個時候,位於陝西省政府附近的西安新城廣場,許多人在街邊擺攤收賣原始股票,這個草根版的一級半市場是我的職業啟蒙地。“一張小小的紙如何實現對企業的所有權?怎樣通過買賣它賺到錢?什麼樣的企業值得投資?”我當時常常會思考這些問題。

當時,國內知道股票的人很少,出於專業和興趣,我對證券行業很敏感,研究生畢業前就立誌要到證券公司工作。1997年7月,我如願以償入職深圳特區證券研究所任研究員。

深圳特區證券,是新中國第一家證券公司,早在1987年9月經央行批準由深圳市12家金融機構出資組建而成。作為中國證券業的“黃埔軍校”,很多仍活躍在A股市場上的資深證券人和基金人都有過在深圳特區證券工作履曆,我也在這裏打下了紮實的基本功。

入職後,在與南方、君安、聯合等證券同業交流時,“證券投資基金”這個頻頻出現的新名詞,讓在校學習期間做過相關研究的我產生了興趣,也就此開啟了新的人生篇章。

澎湃新聞:新的人生篇章是投身公募基金行業嗎?

王宏遠:

是的,1998年初,國內公募基金行業的大幕拉開,首批兩家基金公司南方基金和國泰基金成立。我在報紙上看到了一則南方基金的招聘啟事,於是我對自己的職業發展做了一個思考:證券公司的業務涵蓋範圍廣泛,而證券投資基金更深入聚焦投資,與我的個人誌向更為接近。於是,我在25歲的時候去了南方基金投資研究部做研究員。

一年後,我被升任基金經理,先後掌管基金天元和基金開元。基金開元在2000年成為當年的冠軍基金。

我當時的投資理念和持倉心得有這麼幾條,“長期不動搖地堅持價值發現、重倉持有的投資理念”、“任何超過3000萬元資金的個股買入,必須有研究報告的支援,買入後由專門的研究員長期跟蹤該上市公司基本面的變化情況”。

後來我又擔任了南方基金投資總監,南方基金副總經理,主管投資。入職公募基金11年後,2009年4月,我離開了南方基金,當年8月回到了證券業,擔任中信證券首席投資官。2013年,我又再度回歸公募,成為新銳基金公司——前海開源的聯席董事長。我想我應該會在這裏幹到退休。

澎湃新聞:你如何看待公募基金從無到有,20多年的跨越式發展曆程?

王宏遠:

公募基金用歷史數據和業績來證明自己,並且越來越得到全國老百姓的認同。而且未來發展依然是可期的。居民幾十萬億的存款,在未來十年、二十年能變為股東,使老百姓獲得財產性收入。在這個過程中,權益市場有個風險定價的問題,不同於銀行的無風險、固定收益產品。資本市場產品涉及風險與收益匹配的問題。這裡面又涉及兩個問題,第一,公募基金客觀上有沒有能力,第二,主觀上有沒有意願和動機。

這個問題怎麼理解呢,從公募基金髮展歷史來看,第一階段從無到有,慢慢得到市場認同,生存下來。第二階段公募基金持股流通市值比重在2007年達到高點,到現在還沒有再次達到。

第三個階段明星基金經理“奔私潮”,在公募基金行業發展前期,基金公司的主發起的機構,原則上以國有企業為主,發展過程中,由於機製的原因。第二,基金經理每一年年度考評的競爭壓力機製,以及大量優秀的明星基金經理離開公募基金行業,因為機製使得他們的收入與他們的貢獻、自身價值不匹配。這是第一次大量明星基金經理“奔私潮”。此後,由於大量明星基金經理的離職,其後若干年,公募基金的投資業績受到部分投資者的質疑。尤其是在2007年高點,老百姓大量買入基金被套牢很多年才解套,這令公募基金的信譽受到影響,一直持續到2013年後。

第四個階段是正向激勵開始階段,從2013年以後,監管機構開始允許個人和團隊持股基金公司股權。因此,一些優秀的基金經理,營銷團隊人士,可以參與發起入股現有的老基金公司,允許團隊入股,開始了一個良好的階段。

經過幾年的發展,這就留住了一批慢慢成長起來的優秀公募基金經理,也慢慢吸引已經奔私的優秀基金經理、社會各界優秀人士又回到這個行業,2013年-2015年是個非常大的發展。

雖然中間也有所挫折,但是隨著大量優秀人才的回歸,以及政策支援,很多優秀的人才又重新聚集到了這個行業。存量與增量的優秀基金管理人,更加顯示了自己的實力。

從2018年四季度到現在,是公募完勝各類資產管理機構的過程,所以廣大投資者用腳投票,以大量資金購買公募基金的方式,公募基金也用業績回報了投資者,大家實現了共贏。

從這四個階段,說到底,一是行業人士共同自覺維護了中央關於金融要服務於實體經濟的指導精神。第二,監管層一系列政策護航。第三,大量優秀人才聚集到行業。所以出現近兩年的情況是必然的結果。

澎湃新聞: 你的個人從業經曆涉足證券和基金兩類金融機構,從深圳特區證券到南方基金,後來又去了中信證券,最終加盟前海開源基金。在這23年間,資本市場的變遷是否影響了你在賽道轉換中的選擇呢?

王宏遠:

我參與了公募基金在1998年-2005年的生存發展階段。2006-2007年牛市我也參與了,證明了自己。為什麼中間離開公募基金行業,就是剛才說的那些理由。2013年為什麼我又回歸了,行業發生了變化,我回歸是因為證監會允許管理團隊持股,所以我回歸的是公募基金2.0版。我們用行動支援了第四個階段。

我們現在的團隊非常優秀,由於我們團隊一開始就實現團隊持股,所以在重大實踐中,我們即有為投資者服務的能力,又有為投資者服務的動機,2013年我們提出特大牛市,2015年我們在高位風險點堅定規避風險,少發幾百個億的基金,我們不願意幫投資者虧錢。我們讓高點發的基金倉位都降到10%以下。這批基金跌幅都在個位數,我們損失了幾個億的管理費,但我們管理層都有持股,我們願意向投資者展示我們真正是為投資者考慮的。

澎湃新聞:中國資本市場三十年來有哪些變化?

王宏遠:

可以概括為六個變化。

第一個顯著變化是在新興加轉軌的前提下,中國資本市場這條自然河流修正的終點是達到國際通行慣例,即實現全流通、註冊製、市場化。

寬廣筆直的河一般都是人工河,自然河流都是百轉千回的。如果把中國的資本市場比喻成一條河流,一定是一條在現代市場經濟中,有形的手和無形的手相互作用的自然河流。

由於歷史原因,中國長期處於新興加轉軌市場。作為發展中國家,中國即是新興市場;同時要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的轉變,又是轉軌市場。這和只是新興市場但不是轉軌市場的其它發展中國家不一樣。新興加轉軌不僅是資本市場本身,也包括證券法的修改等一系列的製度完善,它是一個漸進的過程。

第二個顯著的變化則是中國資本市場機構化、價值投資化、研究和基本面驅動化。

股權分置改革是第三個顯著變化。2005年至2007年的股權分置改革解決了股票全流通的問題。儘管在股改初期,眾多股票解禁進入流通市場,市場一片悲觀。但後來釋放出來的大量流通股,反而造成了2006至2007年的大牛市,也是中國資本市場至今最大的一次牛市。

第四個顯著變化是,中國資本市場逐步國際化,並向國際慣例接軌。

從2002年開始,基金行業從誕生第一家中外合資基金公司,到允許外資獨資基金公司進入中國市場;2002年QFII(合格的境外投資)推出、2007年QDII(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推出、2011年RQFII(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破冰試點;2014年港股通推出等,都是向國際化邁步的例子。這一系列製度,使得國內投資者和海外投資者的理念交流碰撞,使得我們和國際慣例的結合更加緊密。中國資本市場國際化還體現在海外人才的招聘上。

第五個顯著的變化是註冊製的實施,中國資本市場設立科創板並將試點註冊製改革,完善退市製度。A股投資者都拭目以待。

目前,中國已是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如果把滬深市場、港交所中國股票、美國納斯達克中概股累加起來,是世界第二大資本市場。尤其在近十年來,中國資本市場漸進向世界頂級市場升級有目共睹,這是三十年來第六個顯著變化。

目前中國股市出現的所有問題,在海外資本市場的特定階段全部都出現過。儘管中國資本市場的質量、相關配套製度,仍需進一步規範、完善、發展,但隨著法製體系等進一步完善,這些問題逐漸會在發展中被解決。

澎湃新聞:我國資本市場走到如今的水平,你之前有想像到嗎?哪些超出了你的想像?

王宏遠:

遠超預期。。從成熟程度講。註冊製、全流通,加入以MSCI為代表的國際市場體系,以及外資持有中國股票的絕對金額等方面,都超出預期。應該說全流通基本解決,註冊製也在大幅解決中。在中國香港和美國上市的股票,實際流通股85%以上都是外資。

中國發展到現在,從各方面來看只是剛剛開始,未來發展的空間、前景、預期,尤其是2020年疫情以後,全球資本市場對中國看好程度進一步增加。可以說,向好的局面才剛剛開始。

澎湃新聞:你認為從細分領域來說,資本市場哪些方面已經在向歐美成熟市場靠攏?哪些還有比較大的差距?

王宏遠:

第一是從市值來講,我們市場的絕對值和總量是全球第二大。

第二是參與人數和參與主體,包括中國投資者,海外5000萬華人華僑,以及海外高淨值客戶、個人。中國因為很大,一旦在國際市場上有一定的比例,國際資本就必須參與。從參與人數、主體、市場的深度廣度,中國資本市場已經進入成熟的狀態。

第三是相關製度建設。全流通,註冊製和配套衍生品這三個是成熟市場的標誌,我們已經有了兩個,配套衍生品以及全流通已經達到了基本發展水平。當然在深度和廣度上我們還有發展的空間。滬深港通,QFII,QDII,中歐通,滬倫通等等一些交易機製,使得中國資本市場已經基本滿足了全球機構投資者和高淨值客戶配置的廣度、深度。

澎湃新聞:你認為當前我國資本市場最大的矛盾是什麼?或者說最突出的痛點是什麼?

王宏遠:

中國數十萬億元的居民存款,不管是從居民本身的需求,還是從國家的政策導向方面,都希望能夠大規模的進入資本市場。4000多隻股票中,有一些已經是註冊製,估值與國際接軌,但也有很多股票存在泡沫。如果在泡沫沒有消化之前,讓數十萬億元的居民存款大幅度進入資本市場,就存在財產潛在性損失的可能性。但究竟哪些股票估值存在泡沫,普通老百姓是沒法判斷的,很多市場參與主體和資產管理機構,投資者面臨選擇困難。

一方面,居民有大量的投資需求,但是怎樣在此過程中保證投資者的利益。所以國家給出方案,大力推行註冊製,在這個過程中,把居民儲蓄存款變成股東,變成資本市場參與者。這個是主要矛盾。方向已經有了,節奏和速度方面還有兩難選擇。

澎湃新聞:公募基金是資本市場最重要的參與主體之一,你對基金23年在資本市場上的作用有怎麼的評價呢?

王宏遠:

中國人講究輩分,如果為中國資本市場各個子行業排序,從成立時間上,證券業甚至比資本市場成立還早。私募當時還被稱為民間大戶,信託業和保險業的成立時間也早於公募基金。

當時商業銀行、保險公司、實體企業均不能參與基金公司發起,早期的公募基金公司的控股大股東都是證券和信託。因此公募基金是中國資本市場當之無愧的晚輩。在成立之初,公募基金有一個向前輩行業學習的過程,經曆了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自卑階段。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初期的基金行業有點像“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當時股市坐莊橫行,基金經理及研究團隊經過價值分析、研究的某隻股票,一旦買入,這隻股票就開始跌。基金半年報或年報披露持有某隻股票、成為前十大股東,這隻股票就會遭到市場的拋售——這意味著它已經失去了成為莊股的條件,民間資金無法坐莊了。因此早期基金從業人員對此是自卑的。

第二個階段是敬畏階段。我們這批第一代公募從業者,堅信價值投資方式是正確的,我們研究和投資的好公司是能夠經得住時間的考驗、穿越市場週期的。無奈的是,我們面臨著買過的股票就會被民間資金拋售的現實。可以說,我們孤獨地扛起了價值投資大旗,也因而敬畏市場。

第三階段是平等階段,導火線是1999年的“5.19行情”。當年5月19日,A股午盤突然井噴,以網絡股為首的多隻股票漲停。公募基金沒有踏空行情,我們在此之前持續佈局了一批基本面良好、基於價值投資邏輯選出的股票,不負眾望成為該輪波瀾壯闊行情的最大受益者。

這也是中國資本市場第一次價值投資洗禮。在“5.19行情”之前,公募基金重倉的價值股票不被市場認同,由於受到其他投資者的拋棄,整個行業的情緒處於低點,5.19行情堅定了公募基金的價值投資方向。

因此公募基金從自卑、敬畏到了平等階段。這一階段基金重倉的股票成為市場追逐的焦點,一隻股票在基金公司買入後最起碼不再是利空了。

緊接著,進入了第四個階段——引領階段。當時多家券商因挪用保證金、坐莊等問題面臨整頓。對比之下,公募基金負責任的機構投資者形象漸入人心,逐步成為市場主導者和引領者。

澎湃新聞:你曾說打算像巴菲特和索羅斯那樣,在前海開源基金工作到80多歲,但是前海開源在市場上的還是中等規模公司,作為掌舵人,在資本市場三十年之際,你在公司治理上有什麼新的規劃嗎?

王宏遠:

巴菲特和索羅斯已經幹到了八十多歲、九十歲,現在有科學家講人類壽命可以活到120歲,我已經調整目標,準備在前海開源基金幹到120歲。

過去,前海開源基金已經實現了管理層持股,可以說是管理人製度和合夥人製度相結合。但隨著公司壯大,股權激勵的涉及面不足,最初的事業部製已難以滿足發展需求。儘管旗下基金的業績優異,幾年來,前海開源基金的資產規模面臨“中等規模陷阱”。

合夥人文化和事業部文化雖然長期來看,大家的目的一樣,但中短期來看,某種意義上有一種衝突。所以我們進一步優化,實行事業部2.0製度。在整個公司文化中,強調股權合夥人文化,事業合夥人(分紅權),第三個是事業部2.0,三者並重,並以股權合夥人文化為主。這有別於過去兩者並重,現在更加註重中長期效益,摒棄短期的利益。

管理不能立足於改變人性,但可以改變人的行為。所以我們採取了一系列製度,包括執行委員會製度,管理委員會製度,持股委員會製度,以及一些重要崗位在合法合規的前提下的輪值製度,希望通過輪值,克服人性中的弱點,通過製度設計,留住公司內部的優秀人才,同時從社會上吸引更多的優秀人才,為投資者長期利益服務。

合夥人文化,最根本的就是平等。要做伯樂,但要強調,伯樂是一種機製,不是一個人。

在中國基金業不算長的歷史上,也出現過優秀的領軍人物曾經帶領公司茁壯成長,但在同樣的人的帶領下也走向了沒落的案例,因此伯樂應該是一種機製,而不是一個人。

澎湃新聞:在大資管領域里,相比其他資管產品,公募基金直接面對最廣大的投資群體。你覺得國內基金投資者在投資理財觀念方面,發生了哪些變化?

王宏遠:

中國財富管理行業,最根本的變化是從保本到不保本,過去大量投資者的資金在實質或變相保本的產品里,公募基金是貫徹不保本理念最堅決的行業,買者自負的理念已經深入人心,這是社會發展進入到特定時刻的必然結果,由全社會來共同承擔風險和受益,把債權變為股東。這是發展中國家向發達國家邁進的重要過程。

澎湃新聞:展望未來中國資本市場發展,你認為還有哪些變革值得期待?

王宏遠:

一個是註冊製。2019年剛剛開始,監管層明確開弓沒有回頭箭,現在在穩步有序全面地實行註冊製,如果註冊製改革貫徹下去是向全球靠攏的重要一步。

此外,衍生品、交易時間(中國特殊的長假),交易製度t+1未來實現t+0。

第三個是人民幣在資本項目下的國際化方面,逐步邁出前進的步伐也是非常重要的。

澎湃新聞:能否對於2021年的資本市場走勢做一個預測?

王宏遠:

現在全球遭遇疫情後,中國經濟率先複蘇,而且是印錢最少的國家,這決定了中國資本市場絕不會是單邊熊市。

不論從社會利益、國家利益、人民利益、共同富裕角度來講,通過註冊製轉換過來後,才能獲得長期財產性收入,才能真正使得中國未來能成為以內需、國內消費為主的發達國家。

這也說明了,註冊製雖然會穩步推進,但大方向是開弓沒有回頭箭。由於很多股票存在估值風險,因此單邊大牛市是小概率事件。

寬幅震盪會是2021年行情的主旋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