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訂商業短信資費誰來出?每日優鮮輸了官司改協議:用戶承擔
2021年01月08日19:54

原標題:退訂商業短信資費誰來出?每日優鮮輸了官司改協議:用戶承擔

消費者權益如何得到保護?

日前,每日優鮮APP更新用戶協議,約定由用戶承擔退訂短信的費用,引發關注。

因退訂商業短信被收費,用戶曾將每日優鮮訴至法院。去年10月,法院一審宣判,因退訂短信而產生的0.1元短信資費,應由每日優鮮負擔。

一審敗訴後,每日優鮮在用戶條款中新增“用戶選擇通過電話或短信方式辦理退閱,將自行承擔相應電信自費。”

律師認為,該條款加重消費者責任,屬無效條款,目前多平台未明確退訂費承擔方,倡議相關部門建立起有效監管機製。

退訂廣告收費被判賠

21世紀經濟報導此前報導,註冊使用“每日優鮮APP”後,王女士多次收到該軟件發送的商業推廣短信,她按照短信指引回覆“N”進行退訂卻花費了0.1元的短信資費。認為自身合法權益被侵害的王女士將每日優鮮訴至法院。

2020年10月,北京互聯網法院對該案一審宣判,向王女士推送商業短信不違反雙方合同約定,但王女士因退訂商業推廣短信而產生的0.1元短信資費,應由每日優鮮負擔。

提供個性化服務時如何獲得授權、退訂短信費用的由誰承擔等問題成為案件焦點。

該案中,《用戶協議》《隱私政策》均未對退訂商業推廣短信所產生費用負擔進行約定,屬於合同內容沒有約定,可以適用合同法“履行費用的負擔不明確的,由履行義務一方負擔”。

法院認為,為用戶提供可選擇的停止推送消息的服務是每日優鮮的一項合同義務,公司是履行義務的一方,王女士發送退訂短信是行使拒絕接收權利的行為,並非義務履行行為,故王女士因此產生的0.1元短信資費應由每日優鮮負擔。

新增條款由用戶承擔退閱費

儘管被判決由平台方承擔退訂短信費,但在每日優鮮APP2020年12月4日生效的用戶協議中,增加了新條款——由消費者自行承擔退閱的電信資費。

對於用戶的權利與義務條例中,每日優鮮表示將提供含商業推廣的相關信息,如果用戶不想接收,有權辦理退閱或設置拒絕接受消息,如用戶選擇通過電話或短信方式辦理退閱,將自行承擔相應電信自費。

關於該條款的性質,北京市中盾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楊文戰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每日優鮮APP的用戶協議屬於商家單方擬定的重複性使用條款,符合《民法典》第496條規定,屬於典型的格式條款。

“對於該條款,儘管平台進行加黑加粗處理,具有一定突出作用,但不足以說明盡到提示和說明義務。另外,即使盡到了提示和說明義務,格式條款的製作方應當遵循公平原則確定當事人之間的權利和義務。”楊文戰認為,若提供格式條款一方不合理地免除或者減輕其責任、加重對方責任、限製對方主要權利,相關條款仍然可被認定為無效。

具體到上述條款,楊文戰表示,消費者不想接受這類信息卻要承擔退訂費用,顯然不合理,用格式條款的形式讓消費承擔這部分成本,應屬於無效的格式條款範圍。因此從法律上說,該條款無效,短信退訂費應由平台方承擔。

多平台未明確退訂費承擔方

對於用戶接收商業短信的規範正進一步加強。

工信部2020年8月31日發佈了《通信短信息和語音呼叫服務管理規定(徵求意見稿)》,其中規定任何組織和個人未經用戶同意或請求,或者在用戶已經明確表示拒絕的情況下,不得向其發送商業性短息或撥打商業性電話。

同年10月21日出台的《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也規定,通過自動化決策方式進行商業營銷、信息推送,應當同時提供不針對個人特徵的選項。此外,對於可能對個人權益造成重大影響的自動化決策活動,個人有拒絕權。

目前,如淘寶、京東、拚多多、盒馬等多個平台均推出多種推送商業性信息的形式,但針對短信推送形式,均未明確表明退訂短信費用由誰承擔。一般情況下,用戶面對短信推送,退訂形式均為回覆相關退訂的信息。

楊文戰建議,平台可以在最初規則設定時,為消費者提供選擇接收或不接收此類短信的權限,同時,如果用戶在APP上就可以通知平台取消短信訂閱,也更為合適。

“在眾多電商採用格式條款的情況下,消費者的維權之路較為艱難,需要耗費大量精力和成本。因此,倡議政府主管部門建立起有效監管機製,尤其對於盛行的電商平台要加強管理。”楊文戰表示,如果涉及到侵犯眾多消費者合法權益的現象,可以要求消費者協會提起公益訴訟,以消協的力量維護者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作者:張雅婷,實習生範潔 編輯:曹金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