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管控帶來超長寒假 大學生去留校園成難題
2021年01月08日00:32

原標題:疫情管控帶來超長寒假 大學生去留校園成難題

受疫情影響,高校聚集的城市採取分批放假離校的措施。

“以為元旦學校不放假,大家還不高興,沒想到等來的是直接放寒假。”北京市一所高校的大四學生林墨(化名)說。

受疫情影響,不少地方的大學已經提前放寒假,有的高校假期甚至從2020年12月底一直到2021年2月底。面對這個超長假期,大學生們五味雜陳,心態複雜。

“我不想馬上離開學校,而是想留在北京實習或兼職一段時間,甚至可以只在春節期間回家幾天。”林墨說,上一個寒假仍令她心有餘悸,疫情“取消”了春季學期,大學生們只得待在家裡,“很多師兄師姐求職應聘受到很大影響”。

利用超長假期補課、培訓或兼職、實習來給自己“充電”,是很多大學生的選擇,一些面向大學生的培訓機構也因時製宜,推出了針對性的寒假課程。

但留下來“充電”也需要克服疫情管控帶來的不便。“學校要求,如果學生寒假留校必須要有指導老師陪同留校,而且需要全封閉管理,只有看病、實習等事由可以持證明外出,且需要每次審批。”林墨說。

大學緊急放寒假

東北石油大學,這所位於黑龍江省大慶市的高校,寒假長達70天,從2020年12月21日開始放假,直到2021年2月28日收假。

該校通知稱,1月16日至開學,學校實行準封閉管理。確因緊急工作需要進校的校外人員,須由校內聯繫單位向學校疫情防控領導小組提出申請,徵得同意後,方可進入校園。

受疫情影響,高校聚集的城市採取分批放假離校的措施。武漢彙集了80多所高校、100多萬名大學生。在完成2020年秋季學期課程、結束期末考試後,武漢高校進入寒假時間,陸續分批離校。

其中,武漢紡織大學已在2020年12月29日放假,武漢工程大學學生自2020年12月28日起分批錯峰離校;湖北工業大學本科生2021年1月9日放寒假,中南財經政法大學1月16日放寒假,武漢大學普通本科生和研究生1月17日放寒假。前後長達半個多月。

遼寧省則規定,錯時、錯峰安排寒假放假,中高風險區的高校暫不放假,有關寒假安排事宜務必請示屬地疫情防控指揮部同意,報省教育廳備案後,方可實施。

1月4日,大連海事大學對外確認,該日起開始新一學期教學工作,寒假向後順延,目前安排的是線上教學。該校位於此次疫情反複較早出現的大連市。

該校官網信息顯示,針對新學期課程安排,船舶與海洋工程學院形成了“指導員—班幹部—寢室骨幹”網格化學習督促機製,要求全體學生按時上課。家長們也紛紛表示理解與感謝,並通過家書形式鼓勵學生服從學校安排。

大連海事大學的應急之舉,倒是讓一個長期討論的製度問題再次被提起,即要不要實行多學期製。事實上,高校擁有自主調整假期和學期的權利。2013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國民旅遊休閑綱要(2013—2020年)》明確,在放假時間總量不變的情況下,高等學校可結合實際調整寒、暑假時間。

有專家認為,探索放春秋假以及多學期製,有助於提高教學效率,給學生更多的學習方式與課程選擇。

元旦過後,河北省疫情形勢突然嚴峻。河北大學提前結束上學期課程,從1月5日起開始放假。河北大學1月6日晚間通過其官方微信公眾號表示,1月5日、6日,該校教職工動員起來,安全、有序完成校內學生返程護送工作。

有河北大學學生向媒體證實,原定於1月9日的寒假提前,原本安排的期末考試也被取消。

河北大學位於河北省保定市,而非暴發疫情的河北省會石家莊,有各類在校生4.2萬人。從1月6日早上7點40分開始循環發車,該校組織6輛大巴車,將學生從三個校區分別運送到保定東站、客運中心、保定火車站三地。

該校表示,同時學校還聯繫了保定市公交公司增開各校區至鐵路、公路客運站的公交班次,儘可能解決學生們的出行困難。

不想離校的大學生們

大學提前放假,假期期間實行嚴格的疫情防控,卻給留校的學生帶來了很多不便。

“學校允許住宿的,並按照上學時的作息供應水、電,但暖氣強度明顯變弱。全校只開放一個食堂,宿舍遠離食堂的同學就得點外賣,但校園內沒有有效的外賣措施,導致外賣的拿取很混亂,同學們有時需要在冷風中等待外賣,拿到外賣也大多都涼了。”林墨說。

林墨正在四處尋找短租房,她本想住在宿舍,“但學校規定,如果要留校就必須有指導老師陪同留校才行,我提了申請,但導師不給簽字,所以沒申請下來,因為導師自己不願意留校,這就像一種隱形的不許留校”。

“而且就算成功申請住在學校,每次外出都需要分別提出申請,到時候指導老師是否批準還不一定。”她說。

這給林墨原本打算的寒假實習帶來了不小麻煩,她寧願花昂貴的房租尋找短租房也要留在北京,“我明年畢業,萬一回了老家後疫情反複,開學回不來會影響找工作”。

李琦(化名)遭遇的是另一種煩惱。在北京讀大二的她家在河北,她本打算放假後就回家,並在老家報名參加教師資格證考試,但河北因為突如其來的疫情宣佈不接收外省市在校生報名,她只能在北京報名。

“可是學校提前放假,禁止留校,而且在北京、河北之間來回奔波還需要隔離。”李琦現在希望能夠臨時開通退費通道,等以後再參加考試。

再過幾天,劉曉磊(化名)的托福寒假培訓班就要開始了。劉曉磊正在讀大三,希望畢業後出國留學,因此早早定下了寒假留在北京培訓的計劃。

疫情和假期時間變化讓他改變了主意。他本來報名了北京的線下班,但近期北京以及周邊地區的疫情出現反複,家人擔心他在北京的安全,勸他儘早回家。所以劉曉磊放棄了北京線下班的學習計劃,正在諮詢能否參與線上學習或者在老家報名一個線下課。

“其實我自己對安全是有信心的,授課地點從順義搬到了房山,培訓基地授課老師也都做了核酸檢測。”他說。

“到目前為止,我接到的諮詢在五六十人次左右,跟往年差不多。”北京一家考研培訓機構的老師黃偉說。

“與以前相比,比較明顯的變化就是從剛開始諮詢到最後決定報名,學生考慮或權衡比較的時間縮短了。”他說。

劉曉磊也發現,雖然寒假剛剛開始,但身邊的同學已經有一半報名了各種培訓班,主要是考研、語言和公務員考試培訓。“大家報班並不是出於興趣愛好,而是出於應對考試、對未來職業規劃等實際需求,”他說,“在朋輩壓力和培訓班鋪天蓋地的廣告攻勢下,心裡很焦慮。”

黃偉和劉曉磊都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大學生們對寒假培訓班的購買力在逐漸提高,目標學費在2萬-3萬元左右,而且越來越接受在線課程。

根據麥可思研究院發佈的《2019大學生消費理財觀數據》,學習已成為國內大學生在形象消費、社交和娛樂之後第三大花費。

針對寒假的定製課程

各類培訓機構也針對超長寒假推出了定製課程。

新東方在線相關人士告訴記者,隨著寒假到來,以及疫情的反複,準留學生們對於出國留學背景提升產品的需求增加。新東方在線在2020年12月就陸續上線了多個針對留學背景提升的線上產品,包括國內外名校老師科研項目,聯合國訓練營,大學生職前項目,國際競賽培訓等。

多個職業教育機構人士也表示,目前正在根據寒假時間調整針對大學生的訓練營、創業比賽、系統課程等項目。

還有的培訓機構在以另一種方式“打大學生的主意”。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獲悉,近期,學而思網校、猿輔導等在線教育機構都在加大力度招聘大學生寒假兼職。

這些機構開放了大量崗位招聘輔導老師,其中既包括全職也包括兼職。相對於全職輔導老師來說,兼職崗位集中在小學語文、數學兩科,大學生們經過兩到三天的集中培訓後即上崗。

一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到今年寒假,預計K12在線教育行業會錄用約20萬名輔導老師。寒假尤其是輔導老師的用人高峰,這是教育行業傳統的促銷旺季,在線教育機構一般會推出低價促銷課,從而湧進大量的體驗課學員,兼職輔導老師主要被用於服務體驗課學員。

一名學而思網校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兼職大學生的招聘門檻很低,只限本科生及以上,不限學校和專業,不需要考取教師資格證,但要至少帶滿三期學員,大約一個半月時間。

這些兼職輔導老師的主要職責是,參與直播跟課,運營班級微信群,以及協助家長完成續費報名等。

如果被錄用,他們可以拿到平均幾千元的收入,基本與全職輔導老師的工資水平一樣。“由於今年寒假提前,大學生留校住宿困難,還提供每月1000元的租房補貼。”上述學而思網校人士說。

(作者:王峰,曹宵瀟 編輯:周上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