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年最大母基金誕生:拯救早期投資
2021年01月07日17:10

原標題:開年最大母基金誕生:拯救早期投資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投資界(ID:pedaily2012)作者: 周佳麗 劉全

新年伊始,又一隻天使母基金落地——蘇州市天使投資引導基金正式揭牌,規模60億元。

這是新年最大的一隻天使母基金,“基金團隊正陸續到位,關於子基金遴選標準和章程也待合適時機對外發佈。”蘇州工業園區相關人員向投資界表示。該天使母基金是由蘇州市本級、各縣級市、區和工業園區、高新區共同出資設立,助力以數字經濟為代表的蘇州新興產業高質量發展。

如此規模的天使引導基金在業內並不多見。同樣在去年1月,蘇州宣佈設立規模20億元的天使母基金和100億元的政府引導基金;還公佈了VC/PE落戶優惠政策——最高可拿到6600萬元的補貼。“現在大家募資都往長三角跑。”深圳某知名創投機構募資負責人感歎。

蘇州市天使投資引導基金只是拉開序幕。這幾年,“救救早期投資”呼聲此起彼伏,地方政府引導基金開始出手,尤其是在深圳天使母基金受到點名表揚後。投資界瞭解到,目前不少市級、區級都在籌備天使引導基金,“廣州、天津、重慶等相關部門都在行動”。2021年,各地天使母基金有望迎來大爆發。

開年最大天使母基金:

60億,蘇州天使引導基金正式揭牌

蘇州打響了2021年天使母基金的第一槍。

本週,在蘇州市數字經濟和數字化發展推進大會上,蘇州市委、市政府對推進數字經濟和數字化發展作出重要決策部署,發佈了《蘇州市推進數字經濟和數字化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21-2023年)》。其中,最為VC/PE圈關注的是,蘇州市天使投資引導基金正式揭牌。

在會上,江蘇省委常委、蘇州市委書記許昆林為蘇州市天使投資引導基金揭牌,拉開了新一年天使母基金的序幕。

投資界瞭解到,該天使母基金是由蘇州市本級、各縣級市、區和工業園區、高新區共同出資設立的戰略性、政策性基金,基金規模達60億元。基金將為種子期、初創期科技型企業發展注入優質“資本活水”,助力以數字經濟為代表的蘇州新興產業高質量發展。

此外,投資界獨家獲悉,蘇州市天使投資引導基金團隊及成員正陸續到位,對於外界十分關注的子基金遴選標準和章程也待合適時機對外發佈,敬請關注。

事實上,蘇州扶持天使投資由來已久。早在2014年,蘇州市科技局開始啟動天使投資引導工作,發佈相關辦法和細則;2016年起,蘇州再開展天使投資階段參股工作,具體工作由局直屬的蘇州市科技創新創業投資有限公司負責。

自2017年起,在科技部和科技廳的鼓勵下,蘇州市科技局和財政局創新財政資金使用方式,通過“撥改投”,將部分科技項目撥款改為天使投資引導基金,對有意願在蘇州投資初創科技型企業的創投機構,實施階段參股,參股比例最高為認繳出資總金額的30%,參股金額最高3000萬元。

在此次大會上,江蘇省委常委、蘇州市委書記許昆林指出,蘇州要搶占數字產業化製高點,聚焦優勢產業集中發力,做到持續領先,確保到2023年5G、集成電路、新型顯示、通用軟件等領域產值分別達到1850億元、850億元、3150億元、2000億元;瞄準雲計算和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智能網聯汽車、數字電競等前沿領域加快佈局,形成先發優勢。

“現在大家募資都往長三角跑”

回顧2020年,蘇州市在國內創投版圖上愈發活躍。2020年初,隨著蘇州自貿區發令槍打響,蘇州正式出台《關於推進蘇州自貿片區金融開放創新的若干意見》,簡稱“金融16條”。當時最引人關注的一條是——設立規模20億元的天使母基金和100億元的政府引導基金。

生物醫藥,作為象徵蘇州產業發展的名片,是上述兩支基金聚焦的主要方向之一。“力爭用3年時間,在園區重點關注的生物醫藥、人工智能、納米技術等領域,佈局15-25個專注於早期投資的基金,完成約300個天使階段項目投資。”蘇州工業園區管委會彼時曾表示。

“金融16條”中明確,天使母基金致力於打造園區早期投資生態圈,完善創新資本生態系統,將通過與行業龍頭企業、一線天使投資機構、科研院所、加速器合作設立天使基金等方式,培育一批優質天使項目,帶動本地天使投資人加速成長,打造具有園區特色的創業生態,助力創新型初創企業發展。

春風化雨,一汪泉水被激活後蕩起層層漣漪。截止2020年10月底,蘇州天使投資階段參股立項子基金27個,擬募資總額133.21億元,由政府基金作為“母基金”,已設立的24支天使投資子基金,募資總額31.57億元,重點投資生物醫藥、人工智能、高端裝備等戰略性新興產業。基金已投資項目182個,金額達到11.48億元。這一股蘇州“創投熱”還呈現了兩個特點:

1、行業頭部機構在蘇州開展天使投資的意願增強,如中金資本、華蓋資本、複星集團等申請發起設立在蘇州的首支天使基金,長三角的資本正在向蘇州逐步湧入;

2、本土知名機構、大院大所針對蘇州重點產業投資意願強烈,如元生創投、東吳證券、蘇州醫工所等均發起設立針對生物醫藥、高端醫療器械的天使基金。

蘇州正向創投機構伸出橄欖枝。“金融16條”明確:對新引進的符合要求的金融機構總部及其持牌專業法人子公司,經認定給予最高5000萬元的開辦補貼;最高1000萬元的新購或租賃辦公用房補貼;最高600萬元的人才引進獎勵。也就是說,符合條件的金融機構有可能拿到累積6600萬元的政策補貼。

越來越多創投機構聚集蘇州。以東沙湖基金小鎮為例,這個長三角區域唯一坐落在自貿區的基金小鎮,截至2020年12月底累計入駐股權投資管理團隊204家,設立基金375只,集聚資金規模超2289億元,130家企業成功上市或過會,其中30家企業登陸科創板。

眼下,國內越來越多GP開始將目光轉向蘇州。“現在大家募資都往長三角跑。”深圳某知名創投機構募資負責人調侃,很多平時在深圳約不上的同行朋友,結果去年都在蘇州、杭州出差聚上了。

拯救早期投資

2021,各地天使母基金大爆發

回到此次蘇州天使引導基金正式揭牌,堪稱給中國天使投資注入一針強心劑。

“做投資難,做早期投資更難”。這似乎已成為業內的共識。曾有創投圈內大佬感歎,在中國做早期基金非常困難,大部分都是賺了錢後就轉戰做VC,堅持做早期的人不容易。

這幾年,由於募資難傳導至投資端,早期投資更加冷清,創投圈一度發出“救救天使投資”的哀歎。不久前,青山資本張野透露一組數據:2016年全年,新成立了16家天使投資機構,而2020年,這個數字大概是0。”他用一句話來形容,“夾縫中的天使投資機構”。

青鬆基金創始合夥人劉曉鬆曾向投資界強調,早期投資意義重大,“有小企業才可以有中企業,有中企業才可以出大企業,沒有小企業就什麼都沒有。”他說,如果沒有早期項目的發展,那後面的VC/PE無項目可投。

然而,由於投資風險大、回收週期長,市場失靈問題突出,天使投資一直是創投行業最薄弱的環節。艱難之際,地方政府引導基金出手,加入到了天使投資的陣營。

其實早在2013年,寧波市天使投資引導基金有限公司正式掛牌成立,這是國內首家政府設立的天使投資引導基金公司。隨後北京中關村天使投資引導資金登場,助力建設北京科技創新中心,北京天使投資力量空前壯大;2014年,上海天使引導基金成立,儘管25億元的管理規模在同行中不算高,但至今已經低調投資了70多家基金,並且每年以10+家的速度持續對外出手。。

往後幾年,政府引導基金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但由於國有資本的特性,很多地方還是不願、不能或者不敢參與早期項目。直到2018年3月深圳市天使母基金的正式揭牌,引發一片轟動。2020年,深圳天使母基金完成增資50億元,基金規模由50億元增加至100億元,這是國內迄今規模最大的天使母基金。

隨後深圳市委書記王偉中在央視的一場對話,更是振奮國內天使投資——即使失敗,也要對天使母基金從業人員免責,“當時我們研究的時候,就是講,規則、規矩定好之後,所有的政府官員不再參與,交給市場去運作,由母基金和子基金去運作。我們的從業的人員只要沒有道德風險,我們講,我們要寬容、要包容。因為這個它不可能,或者絕大多數可能是要失敗的。只要沒有道德風險,沒有營私舞弊、沒有這個貪汙等等,我們都是免責的。”2020年11月,在國務院開展的第七次大督查中,深圳天使母基金首次受到國務院點名表揚。

“深圳的經驗給了我們極大的震撼。”廣州某政府引導基金相關人員透露,當地正在醞釀拿出部分資金設立一隻天使引導基金,扶持早期投資。據他所知,目前國內不少市級、區級都在籌備天使引導基金,“廣州、天津、重慶等相關部門都在行動”。

可以預見,伴隨著蘇州天使引導基金拉開序幕,2021年全國各地天使母基金正隱隱爆發。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