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數中年人還沒實現財務自由,但已實現了刀刃自由
2021年01月07日08:04

原標題:大多數中年人還沒實現財務自由,但已實現了刀刃自由

原創 格十三

文|十三姐

十三姐夫昨天早上去醫院拔了一顆牙,花了一千多,回來哭哭啼啼,捂著滾圓的腮幫子說:“拔牙也太貴了,嗚嗚嗚......”

這時我媽恰到好處地出現了,看著這個多愁善感的女婿,神色凝重地說:“你們現在身體還算硬朗(自己什麼體格心裡沒點數麼),以後逐漸就要開始把錢用在看病上了(別像沒見過世面似的一病就慫),我們中國人喜歡存錢其實就是為了看病用的(以後你們要花錢的地方多了去了呢),要有心理和物質準備(別沒事就哼哼唧唧的)......”

聽完這番話,十三姐夫更憔悴了,他說:“唉,本來存錢還以為是要花在刀刃上呢!”

我媽說:“看病不就是刀刃嗎,以後還有別的刀刃,你們的刀刃要越來越多了。”

十三姐夫無語凝噎,眼眶里泛著晶瑩飽滿的水珠,也不知是因為牙疼還是因為聽懂了丈母娘對刀刃的解讀。

果然薑還是老的辣,真是聽君一席話,勝殺十年豬啊!

後來我把這事講給朋友聽,以為她會首先感歎拔牙太貴,再感歎人生太累,沒想到人家上來就不屑一顧地說:“拔牙算什麼呀,種牙才叫刀刃鋒利。”

“你已經種牙了嗎?為什麼要種牙?”

“為什麼?刀刃之所以是刀刃,是因為沒得選,沒辦法啊!”

可不是麼,年紀越大,沒得選的消費越多,刀刃越鋒利……

就拿養娃這個最大的刀刃來說:娃小的時候,我覺得刀刃頂多就是進口奶粉和尿不濕。

後來發現刀刃還有早教培訓和補習班......

再後來,音體美的刀刃已經磨刀霍霍,鋼琴畫畫和舞蹈,學的不是藝術,是如何在刀刃上旋轉,跳躍,我閉著眼,塵囂看不見,你沉醉了沒......跳繩游泳羽毛球,練的不是體能,是如何在刀刃上白雪,夏夜,我不停歇,模糊了年歲,時光的沙漏被我踩碎......

打開娃的書包,那一本本明晃晃的是課本嗎?那都是刀刃。

起初,只有看不懂的奧數讀不完的英語是刀刃。

後來,語文和作文也把自己磨得鋥亮。

歷史地理物理化學見到這一幕也脫下了刀鞘。

道法信息和生物本來只是純路過,也忍不住一起加入了磨刀大隊。

整一個零售轉批發,湊個血滴子大禮包......

每個月黑風高夜,一科一個人頭,我家人頭都不夠收的。

月底一對信用卡,嘿嘿,不知賬單誰裁出,培訓機構似剪刀。

我生的不是娃,他是小李飛刀,例不虛發,刀刀見血。

但也有好處,好處就是:虱子多了不怕癢,刀子多了不覺疼。

有人肯定會說:這還不都是你們自找的?不被宰割不就完了嗎?

那您可太小瞧中年人了。雖然大多數中年人還沒實現財務自由,但他們已經實現了刀刃自由。

區區幾個刀刃,我們沒在怕的。

曾經我以為,刀刃會一直延續到孩子上岸,進了大學就不用花那麼多錢了吧!

一個今年剛考進大學數學系的女娃的媽媽已發來賀電:

當代大學生的寒假生活:除了線性代數,托福詞彙,P什麼的編程,還有週二晚上拉丁,週日下午的芭蕾,週一三五練古箏。還有自己辦的寒假補習班得完成任務。

她說:勞資上岸了還在出學費。看樣子我娃是要當一輩子刀刃了,我驕傲了嗎。

哦對了,這位沒有驕傲的媽媽,連自己的微信名字都改成“刀刃”了。

如果中年人的刀刃只有孩子,那問題不是很大。

很可惜,有些事就是相輔相成的。你在刀刃上被割得越久,身心就越容易出現問題,於是,沒過幾年,我們周邊就裂變出了更多刀刃。

前幾個月某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我和朋友去喝了杯咖啡,只是想喝咖啡這麼簡單,但命運往往就是這樣,喝著喝著刀刃來了。

她說:我給你介紹一個很牛的老中醫。於是第二天我們就去看老中醫了。掛號費八百多。

老中醫開了方子,說:“先給你開倆禮拜,吃完再來,連喝90天,再看......”

我拿著沉甸甸的方子,心想我其實也沒什麼毛病啊,我到底要調理些什麼呢?

後來朋友的一句話打開了我的心結:“調理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調理就感覺哪都不舒服。”可不是麼,花錢買個安心,買個自信。刀刃的作用除了割肉,也有良性的一面——救贖靈魂。

這樣的刀刃,越來越多了。每年的自我安慰型保健養生,自我陶醉型護膚健身,自我放逐型旅遊渡假,自我解壓型吃喝玩樂,自我偷閑型保姆鍾點工......哪一樣不是華麗麗的刀刃。

還真是刀刃越多,靈魂越踏實。

一位媽媽說去年努力賺外快,攢了5萬多,本想著應付娃的寒假班刀刃綽綽有餘了,結果前幾天突然發現老公已經脫髮脫到頭禿,帶孩子出去時被別人叫“爺爺”......最後,她一咬牙,5萬塊拿出來帶著老公去做了個進口植髮。

嗯,中年人的尊嚴值這個價。

我感覺這是一位了不起的太太,從此以後她每次見到自信滿滿的老公時,會不會感覺那一頭飄逸的秀髮就是一根根矗立在頭頂的尖刀......

防禿治禿也已經和對抗三高、防猝死一樣,成了無數中年人眼中最不能少的刀刃。

每次看著自己不想買又覺得不得不買而大手一揮入了坑的一堆保健品,總是勸自己:胖點就胖點吧,頭髮少點就少點吧,只要活著就行。

實現了刀刃自由的中年人,最怕的是有種刀刃還有鏽。就比如有位朋友說:“對於我來說,每一筆錢都恨不得只花在最鋒利的那個刀刃上,可偏偏雲配偶此時還要改裝什麼破車,這是扼住我命運的喉嚨的真正兇手。”

刀刃的痛點終於來了。雖然雲配偶承諾改裝車用不了十萬,但她仍覺得這是沒必要的開支,絕不同意。

後來我問她:“如果是孩子的1v1精品補習一年學費10萬,你願意付嗎?”

她毫不猶豫:“那當然!我們家孩子現在一年的補習都超過10萬了好不好!”

我說:“那不就得了,你就當給孩子多報了一門課。你想啊,孩子去補習,也不見得成學霸,但你老公改裝完車,起碼能開車帶你紅塵作伴活得瀟瀟灑灑,策馬奔騰共享人世繁華,多拉風!你們的刀刃也不能只有娃呀!”

她若有所思,似乎覺得很有道理,但三秒之後她又說:“不,我們不配。”

原來,中年人在刀刃上舔血也是有歧視鏈的,如果非要給刀刃排個序的話:1. 孩子,2. 父母,3. 貓,4. 自己。

十三姐

魔都高影響力KOL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