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貿易之臂”連通東方海港與世界
2021年01月07日04:52

原標題:“全球貿易之臂”連通東方海港與世界

作為意大利的第一個自動化集裝箱碼頭,瓦多港碼頭有720米長的海岸線,年吞吐能力86萬標準箱,能夠停靠當前世界上最大的船舶。這離不開振華重工為其提供的全套港機設備,包括4台岸橋、14台自動化軌道吊、7個自動化堆場以及全生命週期備件和維保服務。受訪者供圖

在第五屆“中國製造日”全國主會場活動“揚帆遠航”板塊上,上海振華重工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張健直言:“20多年走出去的經驗告訴我們,要想走得好,就要將關鍵的核心技術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雋輝/攝

    振華重工斯里蘭卡子公司負責人張誌勇與當地員工在活動中合照。他發現,很多斯里蘭卡的青年工程師已經成長為建設現代港口的得力幹將。受訪者供圖
振華重工斯里蘭卡子公司負責人張誌勇與當地員工在活動中合照。他發現,很多斯里蘭卡的青年工程師已經成長為建設現代港口的得力幹將。受訪者供圖

在上海市崇明區長興島,停放著五顏六色的集裝箱和體積龐大的集裝箱起重機。這些色彩繽紛的集裝箱將被貼上不同標籤,跨越大洲大洋,運送到世界各地。而將它們高高舉起的集裝箱起重機,則被譽為“全球貿易之臂”。

從1992年首次進入溫哥華市場,到乘上“一帶一路”的風帆,振華重工在國際市場不斷“破冰”,打開了104個國家和地區的市場,其中與“一帶一路”相關的有70多個。這家中國企業的拳頭產品岸邊集裝箱起重機(以下簡稱“岸橋”),市場占有率已經連續22年保持世界第一。這正逐步接近它的目標,“只要世界上有集裝箱港口的地方,就要有振華生產的起重機作業”。

“核心技術掌握得牢,中國製造出海才走得好”

在第五屆“中國製造日”全國主會場活動現場,上海振華重工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張健說,“20多年走出去的經驗告訴我們,要想走得好,就要將關鍵的核心技術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

這個基因里帶著“走出去”的企業,最初的出海之路是艱難的。1992年,成立不久的振華重工在海外頻頻遇冷,世界上沒有多少港口願意冒風險去相信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中國製造”。

第一個機會來自加拿大溫哥華港,那是世界著名港口之一,以招標程式嚴格、公平而聞名。當時以上海港機廠名義競標的振華重工憑藉價格優勢和認真嚴謹的態度在眾多競標者中脫穎而出。

14年後,當振華重工與溫哥華港務局簽訂第1000台岸橋採購合同時,振華重工為了答謝溫哥華港當年投出的“第一張信任票”,將這台世界上最大、最快的起重機以遠低於當時市場價的價格出售。

打開美國市場的第一單則發生在1994年。當時計劃由荷蘭一家公司承擔整機運輸,那是當時世界上唯一一家擁有海上整機運輸能力的公司,但這家公司索價奇高,且船期無法滿足要求。就在進退維穀之際,振華重工大膽決定,購買一艘舊船自行改裝成整機運輸船。

第二年,這艘名叫“振華2”的運輸船載著邁阿密岸橋首航美國。如今在振華重工,這種重大件遠洋甲板運輸船已有20多艘。“自己有船才能不受製於人”已經成為公司上下的共識。

憑藉著“工藝品般”的製造標準,振華重工又相繼打開了新加坡和德國市場。前者是世界最大的貨櫃轉口港中心,處理了全球約1/5的貨櫃轉運吞吐量。在承接第一個562噸超輕型岸橋訂單時,振華重工精益求精,計算到每個零件,最終裝好的岸橋只有560噸。

開闢歐洲市場並不容易,德國是歐洲大陸第一個向振華重工敞開大門的國家。1995年,德國正在進行大範圍港口建設,面對國外港機品牌的競爭,振華重工的員工多次前往德國介紹自家產品,直到4年後,才產生了第一筆訂單。按照合同,德國不萊梅港MTB碼頭採購的8台港機先執行4台,如果表現優異,再執行另外4台設備。最終,以“工藝品般”的製造水平,全部成功交付。

在揚帆出海的路上,振華重工也在改寫著世界集裝箱岸橋的技術發展史。過去,無論多大的集裝箱岸橋,最多起吊兩個20英呎的標準箱,時任杜拜港總經理穆罕默德提出變“單40英呎為雙40英呎”設想,振華重工將這一設想變成了現實,使港口運營效率提升了一倍。當首台雙40英呎箱岸橋在杜拜港投入使用時,創下了每小時裝運104標準箱的世界紀錄。這讓中國製造企業一躍成為杜拜港的王牌供應商。

新路還在持續書寫著。據張健介紹,2020年,振華重工在瑞典交付了智能跨運車,實現國產跨運車首次出口;散貨設備、流機產品、軌道吊等相繼進入日本、柬埔寨、德國等國家,在海外市場留下了新的足跡;在完成全球首個5G輪胎吊的批量遠程操控驗證後,振華重工作為主要完成單位參與的《海上大型絞吸疏濬裝備的自主研發與產業化》也獲得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

讓中國標準走出去

意大利北部小城瓦多港曾經是“海上絲綢之路”上十分重要的地區,但隨著國際貿易的發展,舊碼頭已無法滿足現代物流的需求。要想打破以水果為貨運主體的傳統單一結構,滿足工業品、生活用品等多元貨源的運輸,瓦多港急需更換設備,注入新鮮血液。

2019年12月12日,一架架藍色“鐵甲奇俠”來到了瓦多港,這是意大利第一個自動化集裝箱碼頭,也是近30年來意大利首次新建的碼頭。該碼頭有720米長的海岸線,年吞吐能力86萬標準箱,能夠停靠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船舶。而這一切離不開振華重工提供的全套港機設備,包括4台岸橋、14台自動化軌道吊、7個自動化堆場以及全生命週期備件和維保服務。

這是意大利正式加入“一帶一路”倡議後,中意雙方重要的“牽手”項目之一。瓦多港項目現場負責人繆友春說,這意味著,中國“智”造與歐洲標準經過不斷磨合,終於走到一起。

據介紹,振華重工在國際化進程中,也在積極推動著“中國標準”走出去。儘管振華重工的產品在全球市場占有率很高,但很多產品都在執行歐美標準,缺少話語權。近年來,振華重工借助全自動碼頭系統的研發契機,探索與國際航運巨頭馬士基合作,共同製定全自動碼頭這一新市場新產品的標準。

在合作模式上,振華重工與馬士基的自動化團隊以“one team”為指導思想,一起設計了新的系統架構、項目開發實施流程。振華重工給出了基於自己設計的控制系統的解決方案,得到一致採納,這也是中國的電控系統第一次進入歐洲的自動化碼頭市場。

繆友春在2018年就來到意大利,他坦言,“剛來的時候,碼頭用戶對我們還是有些不認可,後來經過不斷的交流,都覺得我們不僅在自動化邏輯,而且在現場管理方面都很出色,完全改變了他們對於中國企業的印象。”

繆友春介紹,該項目之前,合作方馬士基集團認為建設一個自動化碼頭存在著組織架構複雜、技術風險大、現場聯調時間長等問題,一個堆場自動化的項目,現場最少需要14個月的調試時間,這對投資方來說是很大的成本,因此他們希望與振華合作,盡快縮短交付時間。

為了做“時間減法”,振華重工決定,在江蘇南通生產基地一比一全真模擬瓦多港現場,建設了國內首個自動化調試專用堆場,在調試基地提前完成大部分的調試工作。同時,還開創性地將碼頭智能化管理系統(TOS)遠程接入,與遠在意大利碼頭的操作部人員完成系統聯調。

繆友春說,線上聯調的順利超過預期,這些工作大大縮短了現場調試時間,7個堆場的現場調試時間縮短至不到7個月,設備運到瓦多港後,現場用戶可直接測試驗收。

當藍色“鐵甲奇俠”伸出“雙臂”,穩穩抓起懸掛著意大利國旗的首個集裝箱,並精準放到集裝箱貨輪上時,意大利基礎設施和交通部副部長薩瓦圖爾·瑪格特激動地向身旁的中國工程師道謝,為中國製造點讚。

對於瓦多這座人口只有8000人的小城來說,這個能提供近400個就業崗位的項目重要性不言而喻。薩瓦圖爾·瑪格特表示,瓦多港也對於意大利北部的經濟發展至關重要,“今後這裏不僅能成為中南歐的門戶港口,也為加強同非洲的經貿聯繫開闢了新的運輸通道”。

“岸橋”也是中外文化交流的大橋

在斯里蘭卡,中國員工張誌勇有個出了名的“洋徒弟”帕米卡·賈亞辛格。作為振華重工斯里蘭卡子公司負責人,張誌勇發現,以這位“洋徒弟”為代表的斯里蘭卡青年已經成長為優秀的工程師,成了當地港口建設的得力幹將。

“中國朋友不僅生活中特別熱情,工作上也樂於助人。”帕米卡回憶說,14歲那年,自己第一次從歷史課上瞭解到古代絲綢之路。那時他沒有想到,自己會在10多年後成為“一帶一路”倡議的建設者。

斯里蘭卡地理位置優越,全球三分之二的航線需要途經斯里蘭卡。2013年,在這個“東方十字路口”,上海振華重工與斯里蘭卡當地公司共同出資組建了振華重工斯里蘭卡子公司,從最開始只有20餘人發展到現在155名員工,這其中,當地員工150人,中方員工5人。

最開始,初出茅廬的帕米卡經培訓後被派往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負責振華重工兩台岸橋和1台場橋的售後服務。作為一名助理電氣工程師,他和中國同事一起完成了多次故障搶修工作。

由於工作表現優異,帕米卡又被派往巴基斯坦參與一個“一帶一路”的重大項目。在這個項目中,帕米卡升職為首席電氣工程師,第一次體驗到“從頭至尾管理團隊、負責項目”的感覺。

張誌勇回憶說,那時有一個港機設備改造項目,由於設備較老,現場的中國工程師雖然經驗豐富,但面對“老古董”一時間無從下手,只能一邊看資料一邊調試。這時,帕米卡充分發揮了他的語言優勢,通過自學電控方面的資料,邊調試邊摸索,最終順利完成了調試工作。

像帕米卡這樣優秀的屬地工程師和技術人員還有很多。他們的身影遍及巴基斯坦、孟加拉國、巴布亞新幾內亞、沙特等國,參與當地項目的管理和施工。張誌勇介紹說,目前子公司與上海總部合作的人才培養,採用“代招”模式,培養屬地電氣工程師,派往全球其他地區服務。

“本土化和屬地管理”是張誌勇眼中的關鍵詞。他始終向同事強調,無論是工作中還是培訓當地工程師,都要尊重當地的文化,並主動融入進去。“只有理解了他們的文化,才能更好地提升管理水平。”

他舉例說,中國人有睡午覺的習慣,斯里蘭卡人沒有;斯里蘭卡受英國傳統影響,當地人有喝下午茶的習慣。但喝下午茶需要從設備上下來,走到食堂,再返回,光路上來回就要花半個小時。為了既尊重當地員工的風俗習慣,又提高工作效率,他們想出了一個辦法,給員工送茶過去,這樣節省了不少時間。

每年元旦,當地的子公司還會舉辦點油燈的祈福活動。這是斯里蘭卡當地的傳統,用椰子油滴進一層層的寶塔形狀的油燈里,這種樸素而共通的祈福形式,也常常讓張誌勇想起自己的家鄉。

除此之外,子公司也將中國文化帶到斯里蘭卡。為了讓當地員工更好地瞭解中國,振華重工每年都安排優秀的工程師赴上海總部參加培訓,有的在國內大學交流學習。振華重工還邀請了孔子學院為斯里蘭卡當地的工程師開設“漢語培訓班”。張誌勇說,現在,當地的一些員工已經學會了用筷子吃飯。

“要長期走國際化,必須融合當地的文化,承擔相應的社會責任,為當地創造價值。”在張誌勇看來,在“一帶一路”這個國際化的舞台上,基礎設施先行,通過物理的連通來解決深層次的貿易連通,乃至文化的連通。

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張藝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1月07日 T08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