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霸君暴雷後小米消金、美團金服又入局 教育分期面臨巨頭收割?
2021年01月06日11:08

  原標題:學霸君暴雷後,小米消金、美團金服又入局,教育分期面臨巨頭收割?

  來源:消金界  

  課沒上完,貸款還要還。2021年開年,類似的事情在知名在線教育品牌學霸君身上上演了。

  消金界獲取的一份資料顯示,在一份近200人受害者的問卷調查中,過半數學生家長使用分期付款,背後涉及的金融機構或包括民生銀行、中銀消金、中信消金、河北幸福消金、海爾消金以及小恒錢包、TCL小貸等十餘家金融機構,背後涉及的客單價有的高達10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儘管優勝教育、學霸君等頭部平台接連倒下,但是依然有源源不斷的資方湧入教育分期行業。

  消金界瞭解到,此前小米消金接觸了大量教育場景,如今已經對接升學教育等教育場景。此外,美團金服也在進軍教育、健身等場景,和醫美分期一樣,同屬於“美團生活費”版塊。

  合作十餘家金融機構,客單價高達10萬元

  2021年元旦期間,在線教育平台學霸君創始人張凱磊在朋友圈發文表示:“奔跑了8年的學霸君還是在2020年的冬天倒下了”。

  企查查信息顯示,學霸君一對一運營主體為上海謙問萬答吧雲計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問吧科技”),公司成立於2013年12月,法定代表人為張凱磊,旗下業務主要包括拍照搜題、在線一對一輔導等。

  “過去3年,我們沒有融過一筆大錢,最少5次我們都在遊走在資金鏈崩斷的邊緣,最危險的一次,我們甚至晚發了老師4天的工資。”

  在張凱磊的公開信中,他坦言,融資失敗導致的資金鏈斷裂,直接造成了學霸君的倒閉。而在這背後,折射出了整個在線教育行業的困境以及預付費模式的弊端。

  一位從事教育分期的人士向消金界表示:“在線教育很難實現盈利,學霸君這類、一對一的模式更難。”他進而表示,相較而言,一對多模式更容易些。

  據瞭解,學霸君一對一項目有2000多名兼職老師,1000多名全職老師,教師成本、獲客成本居高不下,而這些成本都需要平台承擔,企業現金流緊張顯而易見。

  其次,預付費模式使平台得以快速擴張,同時也是造成平台倒閉的主要原因。

  消金界獲取的一份資料顯示,在一份近200人受害者的問卷調查中,過半學生家長使用分期付款,背後涉及的金融機構或包括海爾消金、民生銀行、中銀消金、中信消金、河北幸福消金以及小恒錢包、TCL小貸等十餘家金融機構。

  對於教育機構而言,金融工具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平台自身資質好,自然成為資金方眼中的香餑餑,而金融工具的使用,對於教育機構和金融機構而言,都可以分散風險;另一方面,規模的背後必然對應著風險,一旦接入多家金融分期機構,很容易形成資金池、造成挪用預付費的現象。

  新玩家入場,小米消金已合作升學教育

  儘管優勝教育、學霸君等前浪倒在了沙灘上,但是依然有源源不斷的資方湧入教育分期行業。

  消金界瞭解到,此前小米消金接觸了大量教育場景,如今已經對接了主營學曆教育的“升學教育”,預計年前正式上線。

  此外,美團也進軍教育、健身等場景,和前不久上線的醫美分期一樣,同屬於“美團生活費”版塊。

  實際上,在機構準入方面,金融機構已經建立起了一套自己的風控標準。

  一位頭部機構教育分期從業者表示,他們對教育機構準入主要有兩個核心維度:第一,要求機構具備辦學許可證或者辦學備案;第二,要求機構實際經營年限滿X年(想知道具體年限,請關注“消金界”,後台回覆“辦學”)。

  僅就第一條來說,就會卡掉大部分教育機構。消金界發現,包括學霸君在內的大部分科技類公司,都不具備這一資質。

  一位和學霸君有過業務對接的人士表示,他們對平台評定為B級,需要繳納保證金;而另一位有過業務對接的人士則表示,出於合規考量,從去年下半年開始,他們已經陸續縮減了相關合作。

  消金界在統計時發現,學霸君消費者的客單價大多都在萬元以上,更有甚者涉及的課時費用高達10萬元。這顯然不符合“機構預付費時長不得超過三個月”的要求。

  有從業者表示,教育分期是相對成熟的市場,先入者對機構的質量更加熟悉,風控模型和風險策略控制得好,費率和風險兜底都可以做得很好。如今小米消金、美團等巨頭殺入市場,還需要一定時間。

  而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無論是市場景提供者,還是場景消費金融從業者,需要大家在場景分期領域共同求索。可以肯定的是,經曆了前期的風險暴雷,此前指望快速靠一些特定場景或金融產品賺快錢的想法,已經逐漸被玩家摒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