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讓中國體育跌回每枚金牌都無比珍貴的60年前
2021年01月06日16:05

  上月30日,國家體育總局競技司發佈了《2020年我國運動員取得成績報告》。報告中寫道:本年中國運動員共在3個項目上獲得4個世界冠軍,一隊一次創造1項世界紀錄。

  受新冠疫情的影響,去年國際體壇諸多賽事紛紛停擺,東京奧運會以及絕大多數單項世錦賽延期或取消。

  此背景下,中國運動員全年世界冠軍收穫數,一下子跌至上世紀五六七十年代的普遍水平——5個以下。

  柯潔是今年的4個世界冠軍之一

  四十年前的中國體育,一年內摘取三四個世界冠軍已屬豐收年,不少年份奪金數為零。

  出現這一情況主要原因有二;一是中國體育整體水平不高,僅乒乓球、羽毛球、體操、跳水、舉重、速滑以及田徑個別項目達到世界領先或一流水平;

  二是國際交往很少,歷史原因讓當時的中國與世界“脫鉤”20多年,僅加入了乒乓球、速滑等個別單項世界體育組織,全年世界大賽參加次數屈指可數。

  上海辭書出版社出版的《體育大詞典》,刊有“中國運動員曆年獲得世界冠軍一覽表”。

  該表顯示:1980年前,中國運動員在國際賽場共41次奪得世界冠軍。從奪得首個世界冠軍的1959年至1979年,前後21年有11年未收穫世界冠軍,收穫最多的一年是1979年,共奪得11個世界冠軍,另9年奪金數均不超過5個。

  根據近二三十年中國運動員每年的成績來看,如果不是疫情原因,2020年中國運動員獲得的世界冠軍,很可能突破100大關。

  在那個物以稀為貴的年代,國手每一次奪金經曆都令人難忘。

  首冠是自己逼出來的

  眾所周知,乒乓球素有“國球”美譽,乒乓球在中國能獲得這一頭銜,不僅是中國乒乓球隊現在整體實力傲視群雄,還因為國乒在60多年時間一直位居世界頂尖水平。

  四十年前那個特殊的年代,國乒經常是中國體育僅有的世界級亮點,1959年至1979年,國乒共29次奪得世界冠軍,在國內各項目占比高達七成。

  由此可見,乒乓球在中國享有“國球”盛名,毫不為過。

  早期國球手29次奪得世界冠軍,精彩故事真不少,最重要自然是容國團奪得的首金。

  容國團

  新中國成立後,各行各業百廢待興。毛澤東、周恩來老一輩國家領導人對體育工作十分重視,決定讓對體育情有獨鍾的賀龍擔任國家體委第一任主任。

  賀老總上任後,以他的工作熱情和個人魅力,在不長時間內讓中國體育戰線面貌煥然一新。場館建設、人員配備大大加強,加上得到社會主義老大哥蘇聯、東歐兄弟國家的指導和交流,新中國體育實力蒸蒸日上。

  1956年至1957年間,陳鏡開、鄭鳳榮、戚烈雲等體育驕子在舉重、田徑、游泳等項目陸續打破世界紀錄,體育健兒的壯舉讓中國一舉甩掉“東亞病夫”帽子,成為東方一個亮點。

  然而,當時的國際奧委會有意製造“兩個中國”,幾經交涉無果後,中國於1958年退出奧運賽場,絕大多數體育單項組織因此中斷了與中國的交往。

  此背景下,陳鏡開等好手無緣在世界最高舞台展示自己的才華。

  時勢造就英雄,出生於香港的容國團,正是這一特殊背景下脫穎而出的。

  當時香港有個工聯會,是領導香港各行業工會的進步組織,工聯會里有康樂館,內設乒乓球等健身娛樂設施。

  容國團的父親容勉之是一位海員,他和工聯會里的不少工友熟識,這層關係讓容國團可以自由地進館打球。

  容國團聰明好學,球藝進步很快,獲得了香港男子單打冠軍,還打敗了來港訪問的世界冠軍荻村伊智朗,一時名聲大振,被當時香港的報紙譽為“港埠才子”。

  容勉之曾參加省港大罷工,有著強烈的愛國心,他時常告誡容國團:不能忘了自己是炎黃子孫。

  在香港打球,球藝再好,也只能代表“港英”。容勉之勸容國團盡快回大陸,要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參加世界比賽,要為祖國爭光!

  在父親的影響下,1957年8月容國團回到了祖國懷抱,他進入廣州體育學院,成為廣東省乒乓球隊一名隊員。

  1958年,容國團代表廣東省參加全國乒乓球錦標賽,他擊敗了王傳耀、薑永寧等國內高手奪得單打冠軍,當年底進入國家集訓隊,準備參加1959年舉行的第25屆世乒賽。

  容國團對於世界冠軍有著強烈的渴望,為了盡快實現夢想,他喊出了“三年內奪取世界冠軍”的豪言壯語。

  當時公開喊出此誓言,是需要相當膽量的。

  六十年前的中國乒乓球雖然達到世界一流水平,世乒賽成績不斷前移,男女隊都登上了領獎台,但還沒嚐到過決賽滋味。

  有人勸容國團為自己留點後路,但他不這麼想,小夥子認為世界冠軍並非高不可攀,只有敢想才會敢做,只有敢想才能進一步激發訓練熱情和鬥志。

  功夫不負有心人,幾個月後在德國杜特蒙德舉行的第25屆世乒賽,容國團在獨自闖進四強的不利形勢下,先後打敗了邁爾斯、西多兩位歐洲名將,一舉實現中國體育世界冠軍零的突破!

  值得一提的是,最後三輪比賽容國團都是在先失一局的情況下反敗為勝,試問,如果沒有“三年內要奪取世界冠軍”的強大精神支撐,容國團怎能在槍林彈雨的競技舞台直搗黃龍?!

  容國團還曾帶領中國女乒獲得團體冠軍

  兩年後舉行的北京世乒賽中日男團決戰,容國團在連失兩盤的情況下第三度出場,背水一戰的他又喊出“人生能有幾回搏,此時不搏,更待何時!”的豪言壯語。

  強大的心理素質和過人的衝金慾望,助力他力克強大的對手,和隊友們一起奪得世乒賽份量最重的斯韋思林杯(男子團體)。

  這個紀錄是稱出來的

  容國團為中國體育奪得歷史上的第一個世界冠軍,第一位打破世界紀錄的國手則來自舉重,他叫陳鏡開。

  1935年,陳鏡開出生在廣東東莞石龍鎮。石龍人素有玩石擔、耍石鎖的傳統,置身於這一氛圍,陳鏡開兒時就愛上了舉重。

  19歲那年,陳鏡開被選入八一舉重隊,從此與舉重結下了不解之緣。

  1955年,陳鏡開代表八一隊參加了全國測驗賽,雖然成績平平,但他過人的大腿力量引起了行家們的注意,兩個月後他作為中國青年舉重隊一員赴蘇聯學習,成績猛增。

  陳鏡開(右二)與隊友們在一起

  蘇聯專家認為,陳鏡開在兩年內很可能打破挺舉世界紀錄。

  陳鏡開沒有讓人失望,1956年6月7日,他以133公斤的成績一舉打破56公斤級挺舉世界紀錄,成為中國體育史上第一位打破世界紀錄的選手。

  此後7年,陳鏡開數次打破56公斤級、60公斤級挺舉世界紀錄,運動生涯共9次創造世界紀錄。

  鑒於陳鏡開對世界舉重和中國體育事業的特殊貢獻,1980年他獲得國際舉聯金質獎章,1987年榮獲國際奧委會授予的奧林匹克銅質勳章,1990年被授予亞舉聯終身名譽主席、建國四十年傑出運動員。

  1995年,國際奧委會又授予他奧林匹克銀質勳章。值得一提的是,陳鏡開的弟弟陳滿林,同樣是一位優秀運動員,他曾3次打破最輕量級、次輕量級推舉世界冠軍。

  讓我們引以為豪的是,新中國早期舉重運動,達到世界高水平的運動員不僅僅是陳鏡開。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中國舉重先後有10人31次打破世界紀錄,構成新中國初期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可惜,由於歷史的原因,陳鏡開、葉浩波、肖明祥這些中國早期大力士未能在世界舞台展示新中國運動員“力拔山兮氣蓋世”之神采。

  上世紀七十年代中後期,中國與世界體壇的鴻溝漸除,越來越多的國際體育組織向中國伸出友誼之手。

  那個時代的中國運動員逐漸進入國際賽場,他們在最頂級的體育賽場展示身手。吳數德就是當時的中國體壇佼佼者之一。

  吳數德

  國家體育總局官方雜誌《新體育》1979年第12期,有一篇報導詳細記錄了吳數德奪取中國舉重首個世界冠軍的難忘一刻,請看:

  1979年11月3日,第33屆世界舉重錦標賽在希臘薩洛尼卡開幕。首個比賽日進行的是男子52公斤級比賽,這是中國實力最強的兩個級別之一,中國運動員吳數德、蔡俊成參加角逐。

  吳數德曾打破過該級別抓舉世界青年紀錄,具有衝擊金牌的實力。

  杠鈴加到102.5公斤時,吳數德第一次試舉,他拉杠很輕,發力很猛,杠鈴卻鬼使神差地後掉。教練根據吳數德的臨場發揮情況,果斷在第二試舉把杠鈴加到107.5公斤。

  吳數德第二次走上台,他鎮定自若,信心十足,在做好預備姿勢後,很穩地把杠鈴拉起,發力,下蹲,鎖肩,幾個動作一氣嗬氣,穩穩地站了起來。

  這次試舉成功了,場內爆發出一陣掌聲。

  杠鈴加到110公斤,又是吳數德第一個試舉。他從容不迫地走上台⋯⋯只聽“唰”地一聲,小夥子乾淨俐落地舉起這個重量。

  接著,吳數德第四次試舉,規則規定,加舉必須是超過世界紀錄的重量,原來他將挑戰111公斤的世界紀錄,場上杠鈴加到了111.5公斤。

  關鍵時刻,吳數德還是顯得嫩一點,發力過早導致失敗。

  抓舉比賽戰罷,吳數德和蘇聯運動員瓦洛寧成績均為110公斤,賽前兩人體重完全一樣,必須比賽後再稱體重以確定名次。

  結果,吳數德體重輕於瓦洛寧,幸運奪金。蔡俊成獲得季軍。

  頒獎儀式上,兩面五星紅旗同時升起,這是中國舉重運動員1974年參加世界舉重錦標賽以來,第一次獲得金牌,也是第一次同時升起兩面五星紅旗!

  隨後的挺舉比賽,吳數德再顯神力,他舉起了127.5公斤,總成績達到了237.5公斤,打破了自己保持的235公斤的世界青年紀錄。

  四年多後,吳數德以及3名隊友先後登上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冠軍領獎台,其中拿到60公斤級冠軍的是陳偉強,他是陳鏡開的侄子。

  上世紀70年代末,陳偉強曾兩次創造56公斤級挺舉世界紀錄。

  陳偉強(左)也是一代名將

  陳鏡開、陳滿林、陳偉強,來自中國舉重之鄉的陳家叔侄仨,在舉重台聯袂講述了跨越近40年的中國體育好故事。

  國羽的首批世界級

  外界習慣將乒乓球、跳水、舉重、羽毛球、體操、射擊6個項目稱為中國奧運軍團六大強項。

  需要說明的是,這6個項目均在1982年前就登上了世界冠軍領獎台,足見底蘊之深厚。但羽毛球的第一批世界冠軍和其他5個項目相比有些特殊。

  此事,要從國際羽毛球聯合會說起。

  國際羽聯成立於1934年。此後40多年,國際羽聯一直是全球唯一的世界性羽毛球組織,主辦的世界性比賽有:湯姆斯杯賽(世界男子羽毛球團體錦標賽)、尤伯杯賽(世界女子羽毛球團體錦標賽)和單項世界羽毛球錦標賽。

  上述比賽僅限於會員協會和臨時會員協會的運動員參加,而由於歷史原因,上世紀80年代前的中國羽毛球協會一直不是國際羽聯會員協會。

  雖然遲遲未能“入世”,但國羽早已是世界超級強隊。

  1965年國羽和丹麥使館工作人員合影

  和印尼、馬來西亞、丹麥等亞歐羽毛球傳統強國相比,中國開展羽毛球運動不算早。

  上世紀50年代,國家體委以歸國華僑為骨幹組建了中國羽毛球隊。雖然起步晚,但國羽教練和隊員善於學習、吸收、提高和創新。

  20世紀60年代初,中國羽毛球隊在學習國外技術的同時,逐漸形成了以快為主、以攻為主的技術風格,創造出快拉快吊結合突擊,殺、吊上網搓和推,進攻結合拉吊等新的打法。

  技術創新與發展,以及運動員身體素質的提高,使中國羽毛球隊在60年代初期迅速崛起。

  1963年,中國隊迎戰來訪的印尼男隊,當時印尼是湯姆斯杯賽冠軍,但在中國隊面前僅取得1勝4負的戰績,國羽的不俗表現震驚國際羽壇。

  兩年後,中國隊出訪世界羽毛球強國丹麥和瑞典,獲得全勝戰績,總共34盤比賽中有33盤以2-0獲勝。

  由於當時中國不是國際羽聯會員國,一些外國通訊社稱中國羽毛球隊是“無冕之王”,認為“只要沒有中國參加,任何世界冠軍都是不實在的。”

  上世紀70年代中後期,國際排聯、國際舉聯等單項組織紛紛向中國敞開大門,但國際羽聯與中國的冷戰仍在持續,此現象讓一些國家和地區的羽毛球人士看不下去了 。

  亞洲羽聯提出成立新的世界性羽毛球組織的動議,並於1978年2月在香港成立了世界羽毛球聯合會,中國羽毛球協會加入了這個組織。

  1978年,世界羽聯在泰國舉行了該組織的第一屆世界羽毛球錦標賽,中國選手庾耀東、張愛玲、庾耀東/侯加昌、張愛玲/李方分獲男單、女單、男雙、女雙冠軍。

  翌年在中國舉行的世界羽聯第一屆世界盃羽毛球賽,中國隊包攬男子、女子團體冠軍,同樣在中國舉行的第二屆世界羽毛球錦標賽,韓健、韓愛平、孫誌安/姚喜明分別獲得男單、女單和男雙冠軍。

  這些就是那個特殊的年代里,中國羽毛球誕生出的第一批世界冠軍。

  國羽一代天王韓健

  當然,受參賽國家和地區數量的限製,這些世界冠軍的含金量算不上很高,但如果突破獎牌的含金量層面來考量,比金牌價值更重要的是,中國在國際羽壇的正義鬥爭,得到了越來越多國家和地區的響應。

  面對世界羽聯日益發展的趨勢,加上當時中國已經重返奧林匹克大家庭,一系列背景下國際羽聯決策層終於清醒了!

  1981年1月8日,國際羽聯作出台灣羽毛球組織改名為“中國台北羽毛球協會”的決定。同年3月23日,國際羽聯在倫敦召開特別會議,以57票對4票通過了國際羽聯和世界羽聯合併的決定。

  至此,世界羽壇終於實現了大一統。

  初次涉入真正意義上的世界大賽,中國羽毛球還是顯示出強有力的衝擊力:

  1982年,首次參加湯姆斯杯賽的中國男隊,就在決賽以5-4力克不可一世的四連冠印尼隊;

  1983年舉行的世界羽毛球錦標賽是兩組織合併後舉辦的首次世錦賽,中國隊一舉攬得女單、女雙2枚金牌;

  1984年,第一次出現在尤伯杯賽場的中國女隊,以不失一盤的驚人戰績高舉冠軍獎盃。

  “無冕之王”不再無冕,羽毛球賽場自然變得更加精彩、激烈,賦予了羽毛球運動新的生命力。

  1992年巴塞隆拿奧運會,羽毛球加入奧林匹克大家庭,各國好手得以在更大的舞台上展示自己的才華,詮釋羽毛球運動的獨特魅力。

  從那之後,羽毛球就一直是中國軍團的一大金礦。

  2012年倫敦奧運會,國羽更是奉獻了囊括五金的好戲,再一次把自己寫入了這項運動的史冊。

  幾十年的時間過去了,“獲得世界冠軍”對中國體育健兒來說,早已不再是高不可攀的成就。根據2020年原本的比賽安排來看,中國隊很有可能拿下100個以上的世界冠軍。

  可惜,由於疫情的影響,這些金牌沒能兌現。不過我們相信,在2021年這個新的體育大年,中國運動員一定能給我們帶來更多的精彩!

  (南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