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用紙漲價潮蔓延,“雙面夾擊”令中小紙企陷“至暗時刻”
2021年01月05日00:31

原標題:生活用紙漲價潮蔓延,“雙面夾擊”令中小紙企陷“至暗時刻”

這波漲價潮暫時還未大規模蔓延到終端零售市場。為了令終端市場供需平衡,河北工廠平價紙巾正在趕工直供,開啟紙巾“保衛戰”。

“進入2020年12月以來,漿板價格是一天一個價,現在漿板原材料已經突破5500元/噸了。”1月4日,廣東比倫生活用紙有限公司董事長許亦南無奈地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

事實上,與比倫有相同境遇的企業不在少數。在寒冬來臨之際,造紙行業或許已經感受到了寒流的來襲,一股漲價風再次在業內颳起。這次備受關注的,是生活用紙的漲價。面對年底紙企的漲價潮,不少消費者猜測會出現 “洛陽紙貴”的現象,開始開啟線上囤貨模式。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調查發現,受木漿價格上漲影響,2020年12月以來,生活用紙的確是在一路上漲。不過,這波漲價潮暫時還未大規模蔓延到終端零售市場。

“雖然可能有部分產品有小幅上漲,但要從上遊最終傳導至零售終端,還需要一定時間,而且也不一定真正能傳導到終端。”廣東省造紙行業協會秘書長陳竹說。

市場需求的旺盛和紙漿期貨的走高,多重因素疊加令2020年底木漿價格大幅上漲,迎來全年最高點。對於眾多中小造紙企業而言,如今不得不面對年底這樣的尷尬境地:一邊是原材料價格攀升導致的成本上漲,一邊是因為市場競爭壓力而對提價的謹慎。雙面夾擊之下,眾多造紙企業正陷入“至暗時刻”。

密集發佈的漲價函

比倫是一家中等規模的生活用紙生產企業。2020年下半年以來,尤其是進入12月份,漿板原料價格的飆漲,令比倫明顯感受到了壓力。“原材料漲得太凶了,現在可以說是一天一個價。”許亦南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介紹。

相關數據也佐證了許亦南的說法。受木漿價格上漲影響,2020年12月以來,生活用紙漲價潮繼續蔓延。在一些廠商12月7日發佈第一波漲價函不到10天后,陝西、河北、山西、江西、浙江等地的企業陸續發佈第二波漲價函,價格普遍上調200元/噸。

河北龍頭紙企保定港興紙業日前發佈的漲價通知單顯示:從2020年12月25日開始,3520mm/1760mm不可濕水原軸5750元/噸,350mm/1760mm可濕水原軸5900元/噸;其他幾乎所有原紙價格上調200元/噸。

另外,該企業還明確表示,取消口頭訂單,不接受預付款,所有客戶拉貨均按照當日價格結算。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到,生活用紙紙漿的原料一般包括木漿、棉漿、竹漿、甘蔗漿和其他草漿等,其中木漿佔比最高,超過80%。且隨著生活用紙高端化,木漿佔比仍有提升空間。

除了木漿外,其他原材料也在上漲。2020年12月以來,蔗渣漿生活用紙主要產地廣西的企業也開始發出漲價函,混合漿和成品紙普遍上漲100-200元/噸。

一家造紙企業負責人介紹,2020年12月份以來,造紙行業已經有過3輪漲價,進入新的一年,漲價還在蠢蠢欲動。他認為,造紙原材料還有上漲空間,目前漿板原料價格已經超過5500元/噸,加上上千元的其他原料和加工費,許多紙企正面臨嚴峻的壓力。

近年來,我國紙漿消耗量持續提升,據中國造紙協會調查資料,2019年,全國紙漿消耗總量為9609萬噸,較上年增長2.36%。

但由於國內紙漿產能的不足,我國紙漿消費量中進口的份額佔比並不小。中國造紙協會的統計數據顯示,2013年以來,中國紙漿消費結構持續變化,進口紙漿消費佔比持續提升,2013年,我國紙漿消費量中進口紙漿占16.5%,到2019年,紙漿消費量中近2409萬噸為進口而來,佔比提升至25.1%。

對於這輪生活用紙的漲價潮,廣東省造紙行業協會秘書長陳竹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每年的第四季度,都是造紙行業的傳統旺季。另外,加上上遊木漿等原材料價格的上漲,漲價潮很快就傳導到了下遊企業。

紙巾企業遭“雙面夾擊”

生活用紙漲價消息一出,許多消費者擔心,終端零售價格也會水漲船高。但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調查發現,事實並非如此,目前來看,從原材料價格上漲一路傳導至紙巾生產企業後,終端零售環節並未明顯提價。

雖說紙企接連發佈漲價函,但多名消費者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均表示,近期,並沒有明顯感受到紙巾價格的上漲。

廣州的羅小姐近日在逛超市時發現,雖然部分紙巾有小幅的上漲,但漲幅並不明顯。另外,很多消費者跟羅小姐一樣,在此前的雙十一和雙十二,已經購買了足夠用量的紙巾。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在各大電商平台發現,關於捲紙、抽紙的減價促銷信息依然隨處可見,也並未發現賣斷貨的現象。

業內人士分析指出,中國是成品紙出口國,本身產量比需求多,出口的同時自然會優先滿足國內供應。此前,淘寶特價版已經宣佈紙巾類別商品將敞開供應,絕不漲價。為了令終端市場供需平衡,河北工廠平價紙巾正在趕工直供,開啟紙巾“保衛戰”。

許亦南也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生活用紙面對的是終端消費者,上遊漲價傳導至終端,需要較長的時間。“現在的問題是,很多龍頭企業並沒有明顯漲價,那麼其他中小企業也不敢漲價。如果漲價,那麼很明顯會失去很多的用戶。”

一邊是上遊原材料的飆漲,一邊是無法短期內提價的現實,許多生活用紙企業正面臨著“雙面夾擊”,利潤被一再攤薄。

中金公司在研報中表示,過去的一個低穀期伴隨著造紙行業格局的整合,龍頭紙企通過向上遊佈局原料、加強精細管理進一步深化成本優勢,並積極擴產,形成了小廠退、大廠進的局面。

“上遊龍頭造紙廠比較集中,提價比較容易,而且有的企業有操縱價格的嫌疑。對於原材料,下遊造紙企業也是買漲不買跌,但成本要轉嫁給終端消費者就很難,紙巾生產企業等於說沒有議價空間。”一家紙巾企業銷售主管譚先生坦言。

企業加緊研發中高端產品

對於造紙行業2021年的市場行情,中金公司研報分析指出,伴隨著需求向好和原材料漲價,2021年造紙行業有望整體迎來向上行情。

而對於中小紙企而言,面對上遊原材料價格的不斷上漲,生存境況並不樂觀。許多中小企業意識到,要想在激烈的市場中站穩腳跟,必須與大型企業形成差異化競爭。而內部產業鏈的整合以及研發中高端產品,成為一些企業發力的方向。

廣東一家造紙企業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介紹,企業正在積極探索產業鏈整合之路。“我們的原材料主要是木漿,一部分採購自南美洲和東南亞,一部分採購自廣西,加起來有超過數十家供應商。我們的做法是,內部進行精益生產,再把自己好的經驗推廣到上遊合作夥伴。”

另外,還有一部分企業正在加緊研發中高端和功能性生活用紙,廣東比倫就是其中的代表。近年來,比倫一直在培育和推廣自有品牌“好家風”,目前在國內已經具有了一定知名度。此前,比倫擁有十幾個子品牌,為了提高辨識度,許亦南決定將所有子品牌合併為一個系列,最終產品成功敲開了市場。

業內人士認為,中高端生活用紙和一次性衛生用品將成為生活用紙市場的消費亮點,而品牌和質量也將成為消費重點,產品將更趨於人性化、個性化。

2020年,比倫就推出了功能性的抗菌抑菌紙巾產品。因為疫情的影響,消費者對健康類產品的需求大增,比倫所推出的抗菌抑菌紙巾在2020年也取得了良好的業績。“2020年,消費者更加關注抑菌類產品,我們在前幾年就注重功能性紙巾的研發,這恰好迎合了市場的趨勢,2020年已經見到了成效。”許亦南說。

為了研發抗菌抑菌紙巾產品,比倫也投入了巨大的資本。不過,令許亦南慶幸的是,因為踩準了市場的“風口”,高附加值的抑菌類產品已經成為比倫新的業務增長點。而迎來新的一年,對於中高端市場的培育和開拓,許亦南充滿了期待。

(作者:於長洹 編輯:周上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