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植物提取物進出口企業超過2000家 行業標準缺失產業定位待明確
2021年01月05日16:30

原標題:我國植物提取物進出口企業超過2000家 行業標準缺失產業定位待明確

“標準的缺失致使食品原料的標準滯後,植物提取物行業應加強基礎研究,食品原料應建立規則,製定出分級分類的行業標準。”近日,在國家信息中心經濟諮詢中心召開的《中國植物提取物產業白皮書》與《中國植物提取物產業調研報告》專家評審諮詢會上,主持編寫工作的湖南農業大學教授曾建國建議,應盡快建立植物提取物的國家、行業及團體等標準體系。

據瞭解,我國植物提取產業出口額從1997年僅0.5億美元快速增長到2019年超過27億美元,在全球市場的佔比從1997年的不到3%提升到2019年的20%。全球植物提取物市場復合增長率超過10%,而我國提取物產品年復合增長率高達15%以上。目前我國從事植物提取物進出口的企業超過2000家,出口額超過1000萬美元的超過50家。

目前,我國已逐步發展成為全球植物提取物原料供應第一大國,但國家從整體的產業發展戰略上還沒有明確的定位。由於植物提取物產業地位不明確,產業不成熟,難吸引社會技術力量和資本。從業小企業眾多,大都只重視生產技術創新,輕基礎研究,產品創新自主研發力量薄弱,產品同質化嚴重。

除了盡快建立相關標準外,曾建國也強調,企業要加強行業自律,建立產業聯盟,全面推進產業升級,共享市場大數據信息與技術等服務,搭建產業創新合作與對接平台,促進我國植物提取物產業高質量發展,全面提升我國在植物提取物領域的整體技術水平。

植物提取物行業蓬勃發展

植物提取物是以植物為原料,按照對最終產品用途的需要,經過提取分離過程,定向獲取和濃集植物中的某一種或多種成分,一般不改變植物原有成分結構特徵形成的產品。可直接乾燥成粉,或輔以賦形劑等製成具有良好流動性及抗引濕性的粉狀或顆粒狀,也可以為液態或膏狀的產品。

植物提取物是食品及藥膳,保健食品,植物源日化產品,植物源化妝品,養殖投入品(飼用植物粗提物,植物提取物飼料添加劑,中獸藥),植物源農藥,植物源藥品等的重要原料;植物精油,香辛調味品,甜味劑,著色劑等天然來源物質需求日趨強勁。

隨著我國及全球“飼用停抗”及“養殖限抗“政策出台,“飼用抗生素”將轉向天然替抗產品;中藥配方顆粒,中藥創新藥物等均為“中藥提取物”帶來巨大發展空間。國內對植物提取物的市場需求增長,植物提取物作為“大健康”產品的原料將迎來新的發展時期。

從國內環境與政策來看,2000年,中國開始步入“老齡化”社會,人們健康意識逐漸提高,對“天然”治未病產品需求量越來越大。2016年下旬,國家出台了《"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首次在國家層面提出的健康領域中長期戰略規劃,突出了大健康的發展理念,並定下明確目標:到2020年,健康服務業總規模超8萬億,到2030年達16萬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法》是我國第一部全面、系統體現中醫藥特點和規律的基本性法律,是中醫藥事業發展史上重要里程碑,植物提取物作為大健康產品的主要原料迎來了發展的春天。

“健康中國2030”從政策上給大健康產品帶來了發展機遇,植物提取物作為“大健康”產品的原料將迎來新的發展時期。目前,我國植物提取物品種超過300種,食品及中藥、保健食品、日化產品、化妝品、養殖投入品等把植物提取物作為原料已成為趨勢,這極大地拉動了國內對植物提取物的市場需求。

據曾建國介紹說,目前我國植物提取物的應用場景逐漸擴大。養殖投入品成為新的增長點,優質企業的規模也越來越大。其中擁有多個植物提取物品種全球市場占有率第一的晨光生物科技集團,在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2020年上半年,仍然實現了出口創彙8200萬美元,同比增長53.7%。

從出口市場來看,我國植物提取物出口市場集中在美國、歐洲、亞洲三個區域,美國、日本、印度、中國香港、馬來西亞、印尼、韓國、西班牙、德國、法國是我國植物提取物出口的前十市場。

植物提取物產業定位待明確

近年國內市場需求持續增加,我國已逐步發展成為全球植物提取物原料供應第一大國,目前規模與出口相當,未來將超過出口。但標準的缺失令行業處於尷尬局面,國家從整體的產業發展戰略上還沒有給植物提取物產業一個明確的定位。

我國目前還沒有製定植物提取物作為食品、保健食品的原料目錄,監管方式不明確,只有收錄藥典的中藥提取物有相應標準。據瞭解,農業農村部將研究製定植物提取物飼料添加劑相關法規,並提出特徵圖譜技術要求,植物提取物將在養殖投入品原料上取得實質性突破。

據瞭解,因為沒有統一的國家標準,有些是按照食品的標準執行,有些是按照藥品的標準執行,有些是按照註冊審評時批準的技術要求執行,而每個保健食品在註冊審評時所用到的原料提取物標準和工藝又不同,這就造成了提取物生產企業要按照多個工藝組織生產,這樣嚴重影響了生產效率,同時頻繁更換工藝和置換系統又使產品的質量難以控制,造成了生產資源的極大浪費,也給對生產企業的合規造成了極大困擾。

全國人大代表、晨光生物董事長盧慶國也指出,植物提取物是一個小而精的行業,發展空間非常大。植物提取物產業才是真正解決資源綜合利用的有效途徑,國家應考慮將植物提取物產業列入農產品及加工副產物綜合利用範疇進行支援。

植物提取物在我國發展僅30年左右,是一個新興行業,散小導致產業集聚力不強,作為原料產業,相關法規和標準不完善使終端產品開發與市場拓展缺乏動力。同時,我國是當今全球最大的植物提取物生產國,擁有豐富的植物資源,提取技術、裝備水平國際領先。植物提取物行業的挑戰與機遇並存。

有關專家表示,標準的缺失致使食品原料的標準滯後,植物提取物行業應加強基礎研究,食品原料應建立規則,製定出分級分類的行業標準;標準化是植提行業發展的基礎,沒有標準化就不可能實現規模化和產業化,解決了原料標準化問題,就打通了植物提取物作為保健食品原料的“任督二脈”;植物提取物應在相關行業建立目錄製度,建立風險預警監測體系,製定出台真偽判別等技術標準。

據瞭解,相關部門也正在計劃製定《植物提取物術語》、《植物提取物分類》和《植物提取物標準化生產》國家標準,中國醫保商會已組織起草系列植物提取物出口產品團體標準。

湖南農業大學曾建國教授也強調,要加強行業自律,建立產業聯盟,全面推進產業升級,共享市場大數據信息與技術等服務,搭建產業創新合作與對接平台,促進我國植物提取物產業高質量發展,全面提升我國在植物提取物領域的整體技術水平。

專家表示人們對食品安全的關注度正逐步提升,目前,植物提取物作為保健食品原料的標準仍不健全,保健食品審評時會在安全性、功能性、質量可控性、生產許可等方面從嚴把關。作為保健食品原料,植物提取物應抓緊時間與機遇盡快建立一個標準體系;提取物應用還要延伸到安全性、功能性的研究,真正提升產品內涵。

(作者:朱萍 編輯:李清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