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加杠杆炒幣危險
2021年01月05日04:57

  原標題:年輕人加杠杆炒幣,危險

  “21萬(元)一枚的比特幣,見證歷史!”北京時間1月2日晚間,95後徐舟就被比特幣行情“震驚了”。

  2021年的第一個工作日還沒到,比特幣的價格再度站上歷史新高,一度接近3.1萬美元。若按總市值計算,比“股神”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爾公司和A股“市值王”茅台都要高。

  徐舟關注比特幣好幾年了,也親身“炒幣”了好幾次。跟以前所經曆的牛市一樣,他迫切地想知道,是什麼在推動比特幣價格上漲?新一輪的暴漲是否也蘊藏著比特幣價格的泡沫?

  全球經濟放緩,金融機構加碼比特幣

  去年12月以來,比特幣價格一直延續牛市上漲的趨勢。自12月16日站上2萬美元後,更是開啟了一路狂飆,在短短12天里從2.1萬美元飆升至2.7萬美元。而放到更長遠的維度來看,比特幣價格在過去10年的漲幅已超過1000萬倍。

  中泰證券近日發佈的一份研究報告分析認為,茅台、房價、比特幣上漲的本質是一樣的。貨幣超發的時候,買黃金、茅台、核心股票、核心房產,都是重新尋找稀缺性的過程。而比特幣的稀缺性是其區別於紙幣、鬱金香等的主要特點,後兩者可以被無限印刷、生產。

  比特幣誕生十多年來,“挖礦”能力已逐漸穩定。而因為技術性限製,比特幣總數量限製在2100萬枚左右。在宏觀經濟環境的影響下,許多機構投資者入局,在巨大的市場需求面前幣價乘勢上漲。

  OKEx研究院首席研究員威廉認為,比特幣近期的快速上漲,確實有投機和炒作成分,但直接原因還是來自高淨值投資者和機構投資者的入場。

  2020年下半年以來,美國保險巨頭萬通人壽保險公司等金融機構紛紛買入比特幣,在線支付巨頭PayPal、新加坡最大的商業銀行星展銀行也宣佈將推出加密貨幣支付服務。而比特幣持倉統計平台Bitcoin Treasuries的數據顯示,目前有價值超過69億美元的比特幣由上市公司持有。

  事實上,近幾年比特幣作為一種新的資產配置方式,在華爾街逐漸受到重視,已有多個金融機構向美國證監會(SEC)提交了比特幣ETF(在交易所上市交易的、基金份額可變的一種開放式基金)申請,但美國金融監管機構出於市場波動、行業操縱、流動性稀缺等擔憂,反對發行比特幣ETF。

  浙江永旗區塊鏈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戰略官洪蜀寧表示,2019年下半年“灰度比特幣信託基金”一直在積極購買比特幣,投資人可以通過該信託基金,以合法渠道用美元購買比特幣,進行信託管理,但這個通道中資金會向比特幣單向流動。到2020年,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美聯儲“大放水”,許多投資人擔心通貨膨脹,通過“灰度比特幣信託基金”將更多資金投向比特幣。

  威廉分析,金融機構大量買入比特幣,背後的深層次原因是今年全球宏觀經濟形勢變化。一方面,受疫情的影響,2020年全球經濟複蘇減緩;另一方面,以美國央行為代表,一些國家的央行推出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推高了金融市場的通脹預期。高通脹、低增長的經濟環境下,為了規避名義本金的受損,以及追求更高收益的需要,投資者囤積現金的需求自然演變成對黃金和比特幣的需求。

  不提倡年輕人加杠杆“炒幣”

  比特幣價格再次暴漲的消息,總是率先在炒幣的圈子裡流傳開來。最近,有不少人都來向胡浩(化名)打聽:“聽說比特幣又漲到了十幾萬元一枚,你賺了多少?”對這類問題,這個1992年出生的年輕人總是置之一笑:“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胡浩從2016年開始接觸比特幣、以太幣等虛擬貨幣,最開始是跟著幾個同學一起買礦機“挖礦”。行情好的時候,“1萬多元一台的礦機,一個月就回本了”。那一年,東北的小縣城里還有不少人私搭電線,“偷電挖礦”。

  胡浩注意到,那時“炒幣”的主力人群是縣城里的年輕人,他們普遍沒有穩定工作,但通過網絡知道了比特幣和其他虛擬貨幣的造富神話。“小學同學裡面有十來個人在玩幣,他們大多數都沒上過大學,也沒在大城市工作過。”

  靠“挖礦”,胡浩掙到了第一筆錢,買下了0.5個比特幣。當時,各種“山寨幣”爭相面世,ICO(首次幣發行)再次成就了一波造富神話。胡浩也跟著加入了“炒山寨幣”的行列,把手上的比特幣全部換成了其他小幣種。但2016年9月的ICO新政,讓絕大多數虛擬貨幣“原形畢露”,胡浩手上的幣值也從十幾萬元縮水至兩三萬元。

  玩虛擬貨幣將近5年,胡浩損失超過5萬元。像許多“炒幣”的年輕人一樣,他經常自嘲為“韭菜”。最近比特幣價格再創新高,又有朋友來找他打聽,想請他幫忙出主意,胡浩總會講出自己的故事,臨了還會好言相勸:要做好賠光的打算,想靠它發家改變命運是不可能的。

  但前人的經驗之談,很多時候擋不住後人的亢奮熱情。

  疫情期間,徐舟以將近4000美元的單價購入了一部分比特幣,在價格翻倍時抽身而出。最近比特幣價格漲到2.3萬美元,又有很多新手來找他請教,希望能跟著他“再賺一筆”。雖然“後悔到大腿都拍腫了”,但徐舟還是拒絕了這些新手朋友的邀請。他的理由是:“每個人都只能賺自己認知內的錢,現在的行情我是看不懂了。”

  身處虛擬貨幣交易的核心,威廉注意到,本輪比特幣牛市初期以機構為主導,但目前有轉向中小投資者為主導的趨勢。證據之一是,當比特幣價格突破2萬美元大關後,大量投資者開始湧入加密貨幣市場,一度造成部分加密貨幣交易所出現卡頓或宕機現象,甚至有一些投資者使用信用卡或貸款來“炒幣”。在市場調研中,他們還發現有一些投資者加了十幾倍甚至數十倍杠杆去“炒幣”。“這可不是值得提倡的事情。”

  事實上,比特幣市場仍以波動劇烈而聞名。有人根據比特幣價格過去的走勢圖計算,從2016年至今,累計下跌20%及以上的情況就出現了10次。下跌30%的情況出現了7次;跌幅超過48%的情況共有4次。洪蜀寧也提醒,比特幣價格的加速上漲,必然會形成較大的泡沫,尤其需要注意風險。

  “市場亢奮情緒被進一步放大,推動比特幣價格迅速上漲。”威廉提醒,年輕的普通投資者需要保持理性,正確認識到比特幣屬於高風險類資產,而不是避險資產,價格波動極大,因此不要輕易加高杠杆,否則會進一步放大投資風險。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王林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1月05日 03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