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億就得這樣?車仔德國「雙星」變「雙黑洞」
2021年01月05日16:36

林柏特壓力大了
林柏特壓力大了

  聯賽第9,這是車路士在打完17輪比賽之後的排名。

  雖然拿到了26分的他們距離榜首也不過7分的差距,但對車路士高層和球迷來說,看似不大的差距依然不能讓人稍感安慰,因為車路士在去年夏天可是花了大錢的。

  根據德國《轉會市場》網站的數據,車路士把整整賺了一年的2.472億歐元都砸在了疫情時代的第一個夏窗,其中華拿Timo Werner和夏域斯Kai Havertz兩位德國新援的轉會費就佔據了總支出的一半。

  然而,華拿在聯賽裡只攻入了4球,近12場比賽更是陷入入球荒;夏域斯在聯賽裡1球2助,最近這段時間把主力位置都丟掉了。

  其中一個助攻,還是這一輪對陣曼城才送上的。

夏域斯助攻奧杜爾
夏域斯助攻奧杜爾

  1-3不敵曼城,徹底把林柏特Frank Lampard推上了風口浪尖。

  說句不好聽的,夏域斯在比賽最後時刻送上的助攻,連挽回顏面的作用都沒有。站在他們對面的曼城,隊內新冠病毒檢測出現多例陽性,艾達臣Moraes Ederson、獲加Kyle Walker等多名主力缺席今場比賽,結果車路士不單止沒有贏,而且毫無還手之力。

  正選出場的華拿就像無頭蒼蠅一樣,看起來很努力,卻一次次撞在透明的玻璃上;後備出場的夏域斯幫助奧杜爾攻入一球,讓球隊沒在主場輸得更丟人,也讓自己的數據變得稍微好看了一點。

  賽後,包括《The Athletic》在內的多家英媒紛紛表示林柏特帥位不穩,給到的理由五花八門,不過有一點不謀而合:

  「在新援表現的問題上,林柏特的工作難以服眾。」

華拿的表現並不理想
華拿的表現並不理想

  球隊成績不好,倒不見得都是主教練的責任。但新援表現不佳,主教練的責任就在所難逃。

  去年夏天引進的7人中,馬朗-沙亞Malang Sarr不屬於一線隊收購,文迪Edouard Mendy、捷維爾Ben Chilwell、薛耶治Hakim Ziyech還算可以,泰亞高-施華(Thiago Silva)表現一般,但人家有年齡偏大的客觀原因來擋箭,只有華拿、夏域斯表現不佳,不僅花了球隊大錢,除了夏域斯感染新冠以外,也沒有太多的客觀理由可找。

  而這兩人,最近也飽受批評。

  在球迷眼中,華拿只剩下了速度可以一看,夏域斯則與媒體熱捧的樣子大相逕庭。不過,林柏特手中並不是沒有可以激活兩人的辦法。

兩位德國新援陷入迷茫
兩位德國新援陷入迷茫

  華拿在萊比錫出場159次,入球95個助攻40個,這個數據非常漂亮,有其合理性,但也有欺騙性。

  2018年世界盃,華拿在路維手中打了幾場單中鋒,表現非常糟糕,一定程度上是德國隊小組未能出線的罪臣之一。而在球會,拿高士文Julian Nagelsmann並沒有將其徹底擺到邊路,無論在352的雙前鋒體系里,還是343的三前鋒體系裡,華拿都能夠發揮作用。

  他的問題不在於該打中鋒還是翼鋒,而在於他身邊必須有柱蠆式中鋒幫助。在萊比錫,尤素夫保臣(Yussuf Poulsen、希克Patrik Schick都是支撐他發揮的關鍵因素,但在車路士,他身邊的搭檔經常是阿巴咸Tamaraebi Abraham,有時阿巴咸都不在。

  真正的柱蠆式中鋒——基奧特Olivier Giroud,已經成為了人肉後備加熱器。

基奧特的出場機會很少
基奧特的出場機會很少

  其實,華拿是典型的現代傳切體系下培養的球員。

  速度快,能大量跑動,可以滿足主教練在高位逼搶的要求,但華拿意識差,結合球能力並不夠好,另外身高不足且力量不夠,這導致他必須要依靠柱蠆式中鋒來踢球,後者幫他頂開防守、創造空間,他則利用空間來發揮速度上的優勢。

  從這個角度來說,華拿的硬實力並不夠強,需要主教練搭建合適的體系來掩蓋他的缺點,他才能發揮自己的特點來幫助球隊。

華拿需要相應的體系支持
華拿需要相應的體系支持

  然而,夏域斯和他有著很大的不同。

  從現有的能力和潛在的天賦上來說,夏域斯要遠超華拿。身高腿長,技術全面,有一定的身板,而且有高大球員裡很不錯的運動能力,身體條件就決定了夏域斯的上限很高,而他的問題則是還很年輕,發展定位尚不清晰。至於如今在林柏特手下,暴露出來的問題則是高大但無對抗能力。

  189cm的身高,可以跑出不錯的速度和衝刺,這就使得夏域斯在對抗上註定會有短板,而且21歲的年紀來到對抗激烈的英超,在這方面吃虧並不奇怪。

夏域斯需要清晰的定位
夏域斯需要清晰的定位

  效力於利華古遜期間,夏域斯打得最好的一段時期是站在偽9的位置上。

  進攻中回撤接球,避免和對方中堅直接對抗,與此同時兩側的翼鋒斜向殺進中路,利用夏域斯回撤留下的空間,他則運用腳下技術連接翼鋒,自己再向禁區內衝擊,發揮高大身板的衝擊力。

  這套戰術規避了他的對抗缺陷,發揮了他的腳下技術好和衝擊力強的特點,可以說是為他量身定做。但在車路士,無論打在進攻中場還是邊中場,高大的夏域斯不僅要和對手肉搏,而且背負了沉重的防守壓力,這樣的戰術佈置顯然都不利於他的發揮。

基奧特的作用
基奧特的作用

  對於林柏特來說,激活華拿很簡單,只要派出基奧特就可以了。

  至於激活夏域斯,則需要一定的特殊戰術佈置,但要點都是類似的:儘量讓夏域斯在前場活動,但要避免讓他陷入對抗。

  實際上,華拿和夏域斯在運動能力上的突出優勢,都迎合了林柏特在選材上的偏好。

  作為主教練,林柏特的腦中還是有著清晰的藍圖。他希望通過高強度的跑動來壓迫對手出球,用高強度的跑動來擾亂對手防守,從提拔起來的阿巴咸、蒙特Mason Mount,再到去年夏天引進的華拿、夏域斯,都十分符合這個要求。

  也正因如此,身高體重的基奧特沒辦法大量輸出跑動,也始終處於球隊成績好就坐後備,球隊成績差才打吡賽的尷尬定位。

還得想想辦法啊
還得想想辦法啊

  藍圖很美麗,但踢球的畢竟是人,而不是機器。

  沒有人能在90分鐘內做到像Snooker一樣的精準走位,更何況是前場幾個人的協同跑位下,總會出現一些紕漏和出錯的時刻,那時能不能頂住,才是主教練這份工作最難的地方。

  對於林柏特來說,保住帥位並不難,一波觸底反彈就能走出危機。但想成為一名好教練,真正的難點在於理解一名球員所展現出的優勢,並不一定就是如此,絕大多數時候都建立在隊友幫忙掩蓋了他的弱勢之上,這正是主教練需要做到的事情。

  拿高士文的華拿大殺四方,到了自己的手中卻「溫柔似水」,這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牧子)

(責編:布伊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