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永浩:一個奮鬥者的宿命就是不認輸
2021年01月04日20:21

  “一個驕傲、自卑、樂觀、疲憊的……仍舊相信自己能讓周圍的世界儘量變得好一點點的普通的奮鬥者。”

  來源:趙繼成頻道

  2020年的最後一天,羅永浩和左小祖咒成立的左羅樂團,發佈了第一首單曲,也是寫給過去一年辛苦奮鬥者的歌,把很多人給感動了。

  單曲的名字叫《凡人有光》,歌詞里說:那些不諳世事的倔強,閃著渺小耀眼的鋒芒,那些無路可退的堅強,撐著卑微沉默的希望……

  左羅樂團說,這首歌是寫給過去一年數百萬偉大的抗疫工作者和誌願者,以及經曆風雨的普通人,但說實話,我覺得這首歌也是寫給老羅自己的。

  做網站黃了,做手機負債幾個億,做電子煙遭遇政策管控……明明帶著百分百的誠意做事,卻屢戰屢敗,但依然擁有屢敗屢戰的決心,老羅的身上最不缺少的才是“不諳世事的倔強、無路可退的堅強”。

  最新的這一次麻煩是直播間涉嫌假貨。職業打假人王海打假羅永浩直播間的上播產品-——漱口水、走著瞧旅遊產品、大牌口紅,鬧得沸沸揚揚,媒體和公眾議論紛紛。

  01

  被反複碰瓷,老羅有點“冤”

  從個人角度來看,最近老羅為直播出假貨這事兒,被整得有點“冤”。

  老羅是多驕傲的一個人,新東方的大課上雖千萬人吾往矣,嬉笑怒罵皆成文章,從來不在意網上評價。當年被稱為“新東方五傑”的一個好大哥告訴我,人越多,老羅越興奮,越發揮的好,每天中午下課後必去附近的美爐村吃飯,五個人點兩條蒜香鱸魚,他能吃一條多,心裡從來不擱事的一個人……

  可最近的老羅不再雲淡風輕,上直播時也不如從前那般談笑風生,據說每天還要召集各部門負責人來來回回核實追查,什麼是被欺騙了,什麼是沒問題的,然後不斷的向外部和媒體解釋事情的真相。

  說句玩笑話,從職能設置上,老羅一個人就差幹了電商平台打假部門一半人的活兒。

  但事實上,假貨這事不是羅永浩一個直播間遭遇過。辛巴、李佳琦、薇婭這幾個頭部主播的直播間都出現過。辛巴的“燕窩門”鬧出的動靜最大,而且爆發之初辛巴是很強硬的,“我一點也沒錯”,後來壓力太大,終於道歉認錯。

  但別人出的這些事,也都不像老羅這麼“魔怔”一樣地反複去說,反複道歉。

  說實話,我有點擔心,如果再這樣下去,老羅可能是第一個把自己從賺錢搞成虧本的直播大V。因為嚴格意義上說,他的這些承諾和擔當,已經超過了一個主播、一個直播團隊所應該承擔的,這本來是行業應該共同承擔的風險和成本。

  雖然老羅是善心人士、公益人士,時不時還利用影響力當個扶貧大使,而且堅持直播還債,這一切都說明他有足夠的人品儲備,但咱們,也不能讓一個人背起這麼多的負擔。

  向來特立獨行的評論人三表最近說:“超乎尋常的真實與誠信是他最閃光的人格魅力,也是一塊必須死守的陣地”。

  說實話,風格一向放誕不羈的三表,能掏心窩子似的說這麼“一本正經”的話,不少人說被感動了,高度認同這句話。

  02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老羅的宿命?

  我個人認為,老羅的詞典里,基本沒有“害怕”這個字。但是,能讓老羅“吃虧”的人或事,還是有的。

  簡單數一數,能讓老羅吃虧的至少有三種情況。

  第一種,就是職業打假人。

  雖然有人說不喜歡王海,不喜歡他最近的“碰瓷三連”,不喜歡他揪到一個小問題(或經過證明不是問題)就拚命往上蹭的態度,不喜歡他碰瓷式的皮裡陽秋和陰陽怪氣。

  但不得不說,職業打假人的存在,是行業乃至社會的剛需。

  說起來,職業打假人對於直播行業的傷害,其實是最小的。

  為什麼呢?從大處來說,雖然職業打假人的行為是純粹的商業行為,是純粹的利益驅動,但它們就和股市上的做空機構一樣,動機很現實,但客觀上也確實能起到行業監督的作用。

  比如瑞幸,一個我很認可它們產品的企業,最後被做空機構揪出來,客觀地說保護了投資人的利益。

  從小處來說,雖然一些打假人的嘴臉很流氓,行為上也絕不高尚,但畢竟人家也是靠專業吃飯的。

  必須提到的就是,職業打假人一般還是靠本事吃飯的,他們在鑒定假貨方面是最有經驗的,和各種鑒定機構打交道一定是最多的,運用各種消費者保護法條也一定是最純熟的。雖然,職業打假人也會被利益蒙上雙眼,或純粹為了碰瓷和蹭流量(比如這次的漱口水事件)。但基本來說,職業打假人是高概率命中,出手的大部分都是實錘。所以這幫人其實並不是最可怕的—-因為他們憑理性行事,行為高度可預測。

  我個人倒是覺得,老羅吃不起的“虧”,是直播行業的聲譽受到根本性的損害,這個稚嫩的生態,如果沒有幾個老羅這樣的硬骨頭,可能還真的扛不起時代的重託。

  要知道,直播帶貨是一個前幾年才每年三四百億GMV,結果今年靠疫情一下竄到萬億級的風口。可能包括老羅在內的人,都沒有想到,直播今年貢獻了幾千億的GMV。

  但老羅這樣的頭部大V畢竟是極少的,這幾千億的GMV,是由1000萬場以上的直播貢獻的,而其中的從業者,以及本該具有的供應鏈、產業鏈的風險控制體系,都是極其稚嫩的。

  這麼說吧,在直播帶貨大火之前,中國的直播領域有沒有1萬個SKU都不好說,現在一下子就變成了幾十萬、幾百萬個SKU在流動,幾百萬次交易在實時發生,而它們的風控能力又那麼單薄,有那麼多漏洞可以鑽。

  可以說,僅憑直播團隊、直播平台的那一點打假能力,包括老羅的承諾在內,對於如此大的一門生意裡的漏洞和人性的貪婪,直播行業現有的能力,是遠遠不夠的。

  所以,老羅可能“吃虧”的地方就在於,以他的熱情、衝動和敢於負責,對假貨給出了那麼高的連帶責任,如果真的一直一直遇到假貨,恐怕老羅會賠死。

  偏偏,是否遇到假貨與否,大概率不是老羅能控制住的。

  第三能讓老羅吃虧的,可能是揣測的人心。

  比如老羅一遇到假貨,立刻就發聲明、做承諾,這本身是一種自我拯救,但在評論圈里,就出現了“營銷說”“借勢說”等等陰謀論,而且點讚的還不是幾百人,而是成千上萬,這就很可怕了……從某種意義上說,是整個電商行業發展20年透支的信任賬,現在讓老羅一個人來還,這不吃虧怎麼可能呢?

  當然,話說回來,“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享受了大流量紅利的老羅,吃這些“虧”也只能算是宿命吧。

  03

  徹底解決問題,還得靠全行業共同發力

  其實,大多數人也都知道,假貨並不是電商的專屬,線下買假的概率更高——不信可以去各大賣場一層的xx品牌花車特賣專區,有不少都是假貨。

  回頭說電商,客觀來講,無論是哪家大平台,在發展的過程中,都遇到了太多的假貨問題,而且一直很難說解決得很好。

  比如我手裡有一個某電商平台在2018年公佈的數據,這個數據中,平台承認,每1萬筆訂單中有1.49筆為疑似假貨。

  可你知道這個平台每天有多少訂單麼?2011年就超過了每日1000萬單,一個雙11就是幾億單。如果按這個比例,一天會有1500個疑似假貨出現,一個雙11會有幾萬個疑似假貨出現……如果都像老羅這麼“慷慨”的處理,平台早就賠死了。

  據瞭解,假貨問題出現後,羅永浩的團隊招募質檢專家,設立神秘顧客抽檢製等,為今後的選品、資質審查、上播宣傳、售後等一整套流程拴上更嚴格的鏈子,“不給假貨留下可乘之機”。但說實話,直播平台出現假貨的問題要解決,歸根到底需要全行業共同的努力。

  假貨上遊生產源頭需要當地監管部門去查處,需要政府經濟發展部門牽頭去改造升級;中遊銷售環節需要工商部門、物流部門、銷售平台層層把關;下遊也需要品牌方去主動打假;而主播能夠介入的環節其實還是比較有限的,對公司主體做資質審查自然是沒問題,但公司有資質不等於所有的產品都沒問題。

  要解決假貨的問題,單靠老羅自己肯定是不夠的,老羅再強也只是一個團隊,解決直播假貨的問題是一個系統性、全行業的工程。

  對此,我有三個建議:

  第一個建議,是直播平台要承擔更多的平台責任,畢竟從客觀上來講,平台才是最大的受益方,所以應該有更多的擔當,包括主體責任、審核責任、追溯責任、賠償責任等等,而不是把問題都留給老羅這樣的個人團隊來解決,而且,絕大多數的個人團隊都達不到老羅這樣的處理力度和誠意,那麼被假貨襲擾的消費者最終會反噬平台;

  第二個建議,對監管者、直播平台和直播團隊來說,不妨考慮充分利用大數據、區塊鏈等先進技術,為直播賣貨增添技術層面的保護;

  比如說,有農產品平台已經開始利用區塊鏈技術,對一箱青菜做全流程的追蹤,從田間地頭到消費者的餐桌和舌頭,確保每一個環節都可追溯、可問責;還有一家大型數字化房產平台,開始將區塊鏈技術應用在線下售樓處和物業管理的場景中,以往需要人工簽字的門禁打卡、保安管理、保潔工作,全部用區塊鏈技術替代了,既提升了效率,又排除了作假的可能性。

  第三個建議,直播平台應該利用自身的平台優勢,聯合監管方、平台和直播團隊多方的力量,形成合力,比如發起行業共同倡議,建立行業自我監督規則,對多次出現的假貨源頭產業帶進行專項跟蹤和升級扶持,同時完善平台機製,推動優勝劣汰,讓良幣驅逐劣幣,將造假者趕出市場;

  說實話,寫到這裏,我的信心都不是很足,畢竟在巨大的利益面前,“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才是常態。

  但是我也相信,直播行業要想發展起來,就應該承擔起責任,更應該出現的,應該是全行業保護老羅,而不是老羅堂吉訶德式地試圖去保護這個行業。

  04

  結語

  12月30號,老羅在自己的微博里寫下了這樣一段話:

  “一個高中肄業的48歲的

  謝頂的

  沒有翅膀卻總想逆風飛行的

  被多次擊落變成滿地笑話的

  每天爬起來幫人賣東西還債的

  還在不斷排練新的夢想的

  和你一樣驕傲、自卑、樂觀、疲憊的

  仍舊相信自己能讓周圍的世界

  儘量變得好一點點的

  普通的

  奮鬥者。”

  48歲的老羅依然滿懷飽滿的情懷在成長,但情懷並不是解決直播假貨問題的全部良藥。

  2020年的直播賣貨雖然勢頭兇猛,但離成熟期甚至青春期都還遠遠談不上,只能算是稚嫩的初始階段。監管層面一方面在加強對互聯網直播間規則的製定和監管,肅清直播亂象,保護消費者權益;但另一方面,也在嗬護、鼓勵直播商業生態可持續、健康化、規範化的繁榮發展。

  直播間出現假貨,無疑是一種成長的煩惱,但可以預見的是,這種煩惱還將伴隨很長時間,不可能一蹴而就地得到解決。

  無論是技術止損還是人心止損,抑或是形成合力解決問題的機製,這一切,需要的都是時間,都是耐心。所以還是要呼籲,請多給直播行業一點耐心和善意,畢竟一個萬億規模的行業並不是那麼多,而它卻撐起了很多人的就業、生意和人生。

  當然,我們也希望最近的這些事,能成為直播行業升級迭代的重要契機和觸發點,從老羅個人的承擔責任、身體力行,轉變為整個直播行業的聯合行動、自律出清,最終帶動整個直播行業形成既生機勃勃,又規範、有序、可信賴的商業生態。就像《凡人有光》這首歌里唱的,“普天下沒有趟不過去的河,被迫的成長讓成長更有份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