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場失利狂輸90分!勇士跟居里的難處到底在哪?
2021年01月02日18:10

  又是勇士慘敗的一天。

  開賽之後,他們一共就打了5場球,贏了一場公牛,贏了一場活塞,剩下的3場,分別輸給了網隊26分,公鹿39分,以及今天的拓荒者25分。

  之前有人問過,勇士的問題到底在哪?

  那按現在的情況來看,應該是…哪哪都有問題。

  數據上,勇士的進攻效率為100.7,聯盟第28,防守效率115.2,聯盟第28,每百回合淨勝分-14.5,聯盟第30,場均回合數107.5,聯盟第2。

  簡單來講就一句話:打的極快,但輸的賊狠。

  先從打法說起吧。

  勇士從來都是一支強調進攻整體性的球隊,雖然在人員上已經經歷了幾輪更替,但這點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有發生過改變。但…他們所需要面對的情況卻是跟過去截然不同了。

  現在的勇士,進攻端是高度依賴居里的。

  除了剛剛復出的格連,能夠提供一些輔助性的發牌能力之外,剩下的球員,包括維基斯跟烏佈雷在內,幾乎沒有像樣的創造力,他們的進攻基本都得靠居里這點的擋拆起手,才能打的像樣。

  而當他處在無球側時,雖然還能替球隊帶開空間,但身邊的隊友卻很難能夠利用好這些機會,與此同時,他自身通用跑動所能獲得的投籃機會也在減少,隊友顧不好自己的進攻,也鮮有替居里做成嫁衣的時候。

  說白了,勇士管理層原本還是按著浪花都在的情況來搭建球隊的,想的是在原有的基礎上,增加一部分居里的持球戲份,照著過去的路子繼續往下走。但在湯臣受傷以後,這個路子就已經不再適合現在的這支勇士了,只是他們跟很多人一樣,並沒有及時地察覺到這點。

  現在,勇士需要讓居里站出來扮演持球大核心的角色,希望他能像占士-夏登一樣單扛起球隊的輸出重任,卻突然發現,這樣的期待似乎有些不太現實。

  夏登之所以能單扛輸出,除了個人能力強悍之外,他身邊還圍著一圈射手,陣地戰空間拉的很大,同時身邊還有一個兼具下順與外拆威脅的伍德,能與之形成呼應。那是一套有缺陷,但至少還跟夏登的個人風格比較契合的陣容。

  可居里呢…他身邊的人,真的適合他麼?

  當居里在持球展開進攻時,跟他做擋拆的人是懷斯曼,拆開的意願大於下順,但威脅很一般,而處在場上的另外三名隊友,分別是投籃逐年“西化”的追夢,三分跟著魔似的烏佈雷以及外線一向時靈時不靈的維基斯。面對這種情況,對方在佈置防守時,就可以有很強的針對性:我只需要掐住你居里這點,然後去考驗你身邊的隊友就行了,因為大概率他們是打不死我的。

  比如這樣。

  居里跟懷斯曼在弧頂打擋拆,為了防止他投籃,努爾基奇拉到了很高的防守位置上,接著又因為忌憚居里錯位單吃,弱邊盯防追夢的考文頓又補了過來。居里持球往中路移動,抬眼一看,三名防守人擋在身前,他只能選擇分給格連。

  但格連的遠投把握又很低,接了球不敢出手,只能往下順,拓荒者有足夠的時間來對他進行延誤,最後這球去到了底角烏佈雷的手裡,抬手就是一次炒籃。

  類似的情況會在勇士的比賽中反復上演。

  比如,懷斯曼在擋拆外彈之後的得分效率其實並不高。

  又或者像這種機會,勇士的把握性也很低。

  在過去,他們是聯盟中最具外線威脅的球隊,但現在,雖然勇士一場比賽仍要出手38.6次,高居聯盟第7,但命中率卻只剩下了30.6%,位列聯盟倒數第一。

  這裏再單獨提一下烏佈雷,前4場比賽,他一共出手了21次三分,只投進了1個,13次大空位三分,無一命中。這表現…可真有你的。

  除了把握不住現成的空位,勇士球員在一些機會的選擇上也存在明顯問題。

  像這球,居里跟懷斯曼的擋拆已經拉扯到了拓荒者三名防守人的注意,這時候交球給弱側的烏佈雷,其實是一次很好的投籃機會,但他並沒有出手投籃,而是在內線已經有格連跟懷斯曼的情況下,繼續選擇強殺,然後在一個不夠好的位置收球起跳,做了一次非常勉強的擦板拋射。

  這就是勇士現在在進攻端所面臨的狀況。

  然後我們再來聊防守。

  之前我們講過,勇士其實是不缺優質防守所需要的硬條件的。鋒線球員的機動性、身體素質以及能力,都沒問題,缺的是經驗跟意願。如果調教得當,他們是有可能打出不錯的防守表現的。

  但現實的情況,總是會跟設想產生一些偏差。

  這是一個很典型的擋拆防守回合。

  考文頓持球發牌,列拿特跟努爾基奇打無球擋拆,列拿特往內切,努爾基奇則拆開落位在了三分線外。在擋拆形成的一瞬間,格連馬上指了指上線的努爾基奇,示意烏佈雷這個回合要進行換防,自己去禁區堵列拿特,讓烏佈雷去盯一手弩機的三分球。

  但烏佈雷沒有反應過來,努爾基奇被完全放空,考文頓立馬交球,拓荒者入賬3分。

  按照勇士的構想來講,他們應該是想朝著無限換防的目標去前進的,但現實並不允許他們這麼做。

  以今天比賽的第三節中段為例,當時勇士起了一波小高潮,連續上分將分差迫近到了個位數,然後列拿特突然發威,連突帶投重新控制住了場上的局面。

  發生了什麼呢?兩個回合就明白了。

  第一個回合,列拿特跟簡達打擋拆,懷斯曼沒有在第一時間選擇向上撲,列拿特借此獲得了一個非常大的投籃空當,三分出手命中。

  第二個回合,同樣的位置,同樣還是列拿特跟簡達的擋拆,這次懷斯曼選擇了向上撲防,然後列拿特順步一個加速,卡住防守身位,慢三步上籃造成了懷斯曼的防守犯規。

  懷斯曼在防守端是有潛力的,但他畢竟太過年輕,還需要時間積累跟成長。這不止是發生在他一個人身上的事,這可能也是需要勇士管理層去做思考跟抉擇的核心問題——未來與現在,真的能夠同時兼顧麼?

  上賽季,勇士擺了一整年的爛,讓一大批角色球員得到了曆練機會的同時,也幫助他們收穫了一名高順位新人。

  可轉眼到了現在,當勇士想要去點點過去1年里所獲得的收成時,他們卻發現:

  ——去年操練的那幫角色球員,很難給一支誌在獲勝的隊伍提供實質性的幫助;

  ——新人的成長需要一段漫長的曆練期,他在短時間內還不會成為勇士想要的答案。

  不難預料,在這樣的局面下,勇士管理層很快便會思考另一個更加現實的問題:如果沒法獲得勝利,那我平白無故掏出去的那幾個億的美金,意義又何在呢?

  接下來的8場球,勇士的對手分別是拓荒者,帝王,快艇,快艇,速龍,溜馬,金塊和太陽。一旦他們無法獲得一個理想的戰績,勇士這賽季的計劃方針可能就又要面臨調整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