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常招工經常缺 這些缺工崗位咋“解渴”?
2021年01月01日03:54

原標題:經常招工經常缺 這些缺工崗位咋“解渴”? 來源:工人日報

  經常招工經常缺 缺工崗位咋“解渴”?

  閱讀提示

  營銷員、餐廳服務員、保潔員等多個職業位列全國招聘求職“最缺工”排行前十。經常招工經常缺,這些崗位為何總“喊渴”?在“最缺工”時這些崗位該如何應對?記者採訪發現,持續的用工缺口迫使企業使出提升薪資水平、福利待遇等招數應對。專家認為,解決用工缺口應讓打工者共享企業發展成果,同時讓打工者在工作中能提升技能、獲得職業發展空間。

  “叫了兩三次服務員都沒人來,看他們都忙得腳不沾地的,最後自己把菜名寫上‘自助’點菜”。2020年12月30日,在北京市海澱區某餐廳就餐的陳女士向記者反映,一些餐廳服務員人手緊張,無法兼顧所有顧客,“年底生意好了,服務員卻沒增加,只能相互理解”。

  新年臨近,消費市場繼續回暖,製造業、餐飲業、零售業等多個行業用工需求也增多。根據人社部發佈的“2020年第三季度全國招聘大於求職‘最缺工’的100個職業排行”,有38個職業是社會生產服務和生活服務人員等相關職業。其中,農民工就業多的營銷員、保潔員、餐廳服務員等職業的“缺工”程度在前三季度均位列前十。這些職業為何總缺工?又該如何應對?記者進行了走訪調查。

  餐廳服務員、保潔員等很“缺工”

  上午10時30分前,老胡已經和火鍋店裡的同事們吃完了早午飯,開始為新一天的工作做準備。乾淨的桌椅整齊地擺放著,調料罐被塞得滿滿噹噹,後廚忙著切菜配菜,對大城市的餐飲行業來說,睡夢中的徹底“甦醒”是在食客湧進店的那一刻。

  老胡來自河北農村,是一名餐廳服務員,他所在的火鍋店位於北京市東城區簋街。“生意好起來了,很多店都缺人,到了年底更缺。”老胡指了指街對面的一家“網紅”餐廳說,“他們店也很缺人,招的服務員大多是年輕人。”到了用餐高峰,店裡忙不過來,他還會捎帶著幫同事幹點別的活。

  “服務員10名、保潔5名”“服務員8名、洗碗工2名”,2020年12月27日,記者在簋街看到,林立於馬路南北兩側的多家餐廳,在顯著位置打出了招工廣告。餐廳為服務員開出的工資普遍在4000元~5000元不等,保潔員稍低幾百元。

  根據公開數據顯示,營銷員、餐廳服務員、保安員、保潔員等多個服務行業的崗位在第二、第三季度,均位列全國招聘求職短缺職業前十名。

  “人員流動性大,我們經常需要招人”“想招年輕人,但不好招也難留住”。一些服務行業的企業人事告訴記者,雖然求賢若渴,但不好招人是現實。

  隨著元旦、春節等假期的到來,市場消費在擴大,但農民工已經開始陸續返鄉。“工地太冷了幹不了”“家裡臨時有事得早點回去”“想早點回家過年”,2020年12月28日,記者在北京站看到,不少農民工已經背上行囊踏上了返鄉路。

  “雙方的需求都提高了”

  “有些老鄉今年沒有出來找工作,覺得幹不了幾個月就要回家過年,太折騰。”老胡對記者說,原本老鄉們習慣春節後進城務工,今年因為疫情的原因,一些人並沒有返回城市。

  除此之外,記者在採訪中還瞭解到,在餐飲、銷售、保安等勞動密集型行業,打工者頻繁跳槽的現象比較常見。有些企業表示,員工流動性大,為了有備無患,會經常招聘。此外,在年底辭職的農民工不會立即進入求職市場,而是要等過完年才會進城,這些因素都使得年底出現季節性“用工荒”。

  2020年12月28日,來自黑龍江農村的金勇背著雙肩包在北京站附近尋找工作機會,“以前總是給我安排夜班,一宿接一宿,身體受不了”。37歲的他在北京香山附近的一家企業做了半年保安,這一次的求職目標仍然是保安,“希望工作環境和氛圍正常”。

  “很多時候打工者跳槽並不是能獲得更好的勞動條件、技能成長和發展機會,而是厭倦了重複無趣的勞動,希望調整工作環境。”中央財經大學教授兼中國勞動關係學院法學院院長沈建峰指出,服務業、製造業的年輕打工者頻繁跳槽,與青年勞動群體本身特性有關,也與產業發展的特定狀態有關。

  李誌磊高中畢業後,在深圳做過保安,疫情後又換了兩份工作,分別是微商銷售員和電商銷售員。“有些工作不適合長期干,上手是很簡單,成長卻很難”,這些年來,27歲的他換了六七份工作。在他看來,自己還年輕,可以多嚐試,“希望找到真正適合自己的工作”。

  “我們希望招長期工,起碼能簽一年的合同。”在北京市東城區的一家餃子館,店長張女士對記者說,“打短工、騎驢找馬會影響店裡的工作。”在她看來,招工難是因為求職者和用人單位“雙方的需求都提高了”。

  讓打工者共享發展成果

  持續的用工缺口迫使企業出招應對。記者採訪發現,在簋街餐飲企業的招聘中,除了傳統的“包食宿”“工資按時足額髮放”等“硬項目”,一些企業還開出了“形象補助50元/月”“工齡獎100元/月”“團建、培訓、旅遊”“微笑大使獎、優秀員工獎”等多類提升薪資水平、福利待遇的條件。

  一些餐飲企業表示,年底聚會聚餐增多、春節期間正常營業,用工缺口的影響會愈發顯現。按照往年的經驗,也會招聘一些臨時工來應付人手不足。

  “年底出現用工缺口是勞動力市場的供求決定的,首先要通過價格機製來解決,提高打工者工資待遇從而實現‘待遇留人’。長遠來看,應該讓打工者共享發展成果,獲得職業發展空間。”沈建峰建議。

  “今年不準備回老家過年了,就在北京上班。”金勇對記者說,在北京這樣的大城市找工作並不難。但他發愁的是,一直從事保安工作,“存不下錢也沒什麼長足的長進”。

  “企業對打工者的技能需求和預期與打工者已有的技能和預期之間的差異,會導致‘結構性用工荒’,遇到季節性等因素後,缺工的問題會更顯突出。”沈建峰指出,隨著信息技術不斷髮展,打工者技能老化加快,終身學習和更新技能的壓力增加,“但目前的職業技能培訓還不能完全適應這種發展的需要,需要加大職業技能培訓力度”。

  工作幾年後,深感無一技傍身的李誌磊,曾經自費學習軟件工程技術,但學成後只有一段工作經曆與之相關。“後來一直在做銷售,感覺學的也沒用上”。目前在杭州一家電商企業工作的他希望,能學習到更多在工作中用得上的技能。

  趙琛

【編輯:房家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