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媒:地球上最寒冷的冰有多少度?
2020年12月31日19:35

原標題:西媒:地球上最寒冷的冰有多少度?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12月31日報導 西班牙《國家報》網站12月30日發表題為《地球上最寒冷的冰有多少度?》的文章,作者為西班牙計量中心專家多洛雷斯·德爾坎波,文章認為,自然條件下,地球上最寒冷的冰位於南極洲。官方認可的最低溫度是俄羅斯一個氣象站1983年在南極洲獲得的記錄,測得的最低溫度為零下89攝氏度。全文摘編如下:

自然條件下,地球上最寒冷的冰位於南極洲。很難說明它在南極洲的哪個位置以及它的實際溫度。2013年,人們在南極洲東部涵蓋南極點的一個高原上找到了地球上最寒冷的地點。這個地點是衛星測量找到的。但世界氣象組織並不認可這次記錄,其官方認可的最低溫度是俄羅斯一個氣象站1983年在南極洲獲得的記錄。衛星測出的最低溫度為零下93攝氏度,而俄羅斯氣象站測得的最低溫度為零下89攝氏度。

世界氣象組織為什麼不將衛星測得的最低溫度當作官方數據呢?原因在於,如果要讓測量數據得到官方認可,數據必須可靠且符合國際單位製。如果不具備共同參考性,測量數據就不能拿來比較。這就是計量學家的工作了。我是計量學家,不是氣象學家。計量學家的工作是確保所有測量數據可描述,換句話說,就是要通過不間斷的比較鏈使所有數據能夠與國際單位製掛鉤。我們負責製定測量方法和規則,力求評估所有干擾測量準確性的影響因素,以保證數據的可描述性。

衛星測量的數據之所以不被官方認可,或者說不夠可靠,是因為要使測量數據可描述,測量工具必須接受測定。雖然我們可以在地球上對衛星攜帶的測量工具進行測定,但一旦將它們放入衛星,它們就可能在衛星前往外太空或進入軌道的過程中受到影響,因震動或環境變化而產生誤差。這些因素都可能導致測量工具出現在地球上無法控制的差錯,因為我們很難對太空中的測量工具進行測定。

如果不考慮飛行測定的準確性問題,那麼衛星測量的數據是十分理想的,因為這個數據涵蓋了整個地球的情況。地面測量的問題在於——無論是否在氣象站測量,數據十分局限。你可以在一個確切的地點測量空氣溫度,但衛星的覆蓋面更大。從根本上來說,利用衛星測量或許是最理想的方式,唯一的問題就是難以驗證測量數據的準確性。這個技術問題最終將得到解決。此外,所有這些測量數據對於製作氣候模型和研究全球變暖都是至關重要的。(編譯/廖思維)

【延伸閱讀】西媒:2020年南極上空的臭氧層空洞為近年來最大最深

參考消息網10月9日報導 西媒稱,世界氣象組織10月6日稱,南極洲上空的臭氧層空洞為近年來最大最深的空洞之一。

據埃菲社日內瓦10月6日報導,臭氧層保護地球生物不受太陽紫外線損傷。

世界氣象組織發言人克萊爾·努利斯說:“紫外線可能導致人患皮膚癌和白內障。很多國家的氣象部門都發出了紫外線警告。”

努利斯說,拉丁美洲和南半球其他地區應特別注意上述警告,“這裏的人應當遵守建議,保護自己不受太陽傷害”。

歐盟哥白尼大氣監測局稱,空洞自今年8月中旬起迅速擴大,並於本月初達到最大面積——2400萬平方公里。

努利斯說,臭氧層空洞的面積超過了近10來的平均值。

報導稱,臭氧層空洞實際上覆蓋了整個南極大陸。科學家認為,目前空洞已達到今年的最大面積。

臭氧層每年的情況差異很大:2019年空洞出奇的小,而2018年則相當大,與現在差不多。

努利斯說,這種變化表明,在禁止使用破壞臭氧層的化學物質——尤其是鹵代烴——的鬥爭中沒有“休戰”。這些化學物質也被一項國際協定禁止。

在這類化學物質中,碳氟化合物、碳氯化合物和氟氯碳化合物使用得最為廣泛,但同時對臭氧層造成的傷害也最嚴重。這些化學物質通常用於滅火器、冰箱、推進劑和溶劑。

氟氯碳化合物多用於冰箱和冰櫃,但從多年前起,新生產的冰箱和冰櫃已不再使用這種化合物。

報導指出,雖然臭氧層空洞依然很大,但自鹵代烴被禁止後,臭氧層開始緩慢恢復,空洞也變得越來越小。(編譯/廖思維)

(2020-10-09 20:07:28)

【延伸閱讀】外媒解析:科學家為何在南亟亟端條件下測試遠程醫療

參考消息網8月27日報導 埃菲社8月26日載文講述了阿根廷科學家在南極兩個科考基地展開極端氣候條件下的遠程醫療探索的原因和進展,作者係記者哈維爾·卡斯特羅·布加林,文章摘編如下:

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與貝爾格拉諾二號和卡利尼兩個南極基地相距數千公里。基地的生活很不容易:例如,在貝爾格拉諾二號基地,冬天氣溫會暴跌至攝氏零下60度,每年有4個月完全黑暗,不見陽光。儘管如此,那裡仍是太空研究的理想選擇。

地球上有一些地方的極端環境與宇航員在太空中發現的極端條件非常相似,這可能是因為那裡的天氣、地形或生物學特性使其成為類似太空的地方。

目前,無論貝爾格拉諾二號還是卡利尼都未被視為這樣的地方,但由於那裡極端的與世隔絕,自去年年底以來,包括阿根廷在內的多個國家的一個科研團隊在那裡展開了遠程醫療設備“Tempus Pro”的測試工作。這一設備可以在未來的探索任務中被宇航員和醫療隊使用。

參與研究的科學家之一、阿根廷國家科學與技術研究理事會獨立研究員丹尼爾·維戈表示:“這是一種已經在市場上出售的設備,但我們的興趣在於在將其帶入太空環境前先在極端條件下對其進行測試。”

歐洲航天局科學家維克托·德馬里亞·佩謝指出,在南極洲展開的研究和測試模擬的是極端的隔離和限製條件。那裡也許是整個地球上最與世隔絕的地方。

貝爾格拉諾二號另一個獨特之處在於它的極端氣象條件:它建在一塊岩石地面上,距離南極大約1300公里,極端嚴寒,以至於住在那裡的人一年中大部分時間都只能在室內度過。

基於這些調研結果,維戈及其他阿根廷研究人員與佩謝建立起聯繫,共同討論了將基地的科學活動與歐洲航天局的興趣關聯在一起的可能性。

在這樣的協作精神的推動下,“Tempus Pro”項目應運而生。這是一款在英國設計的遠程醫療設備,自2017年5月托馬斯·佩斯奎特從國際空間站執行任務返回以來,歐洲航天局一直使用“Tempus Pro”遠程醫療設備記錄和傳輸宇航員著陸後的生命體徵。

經過幾個月的準備,維戈和佩謝等科學家在2019年前往南極,展開“Tempus Pro”項目,貝爾格拉諾二號和卡利尼兩個南極基地從那時開始啟用。

在那裡的研究中,科學家們模擬了宇航員在太空中可能遇到的需要醫療救治的場景:骨折、呼吸道或心肺問題以及在這些情況下應遵循的醫囑,基地醫生與布宜諾斯艾利斯其他人員之間進行實時聯繫。

那麼,為何要去南極洲測試該設備,而不是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進行?因為在南極的研究人員會像宇航員在太空執行任務時那樣,經曆數月的極端限製和隔離,這會極大地改變他們的能力。

維戈指出:“一個在城市中過著舒適生活的人,與一個已經在南極環境下承受了6個月不利條件的人是完全不同的,這正是我們要評估的東西。”他透露,到目前為止進行的測試都是“成功的”。(編譯/韓超)

(2020-08-27 21:19:36)

【延伸閱讀】研究顯示:南極冰蓋融化將“讓海平面上升50釐米”

參考消息網8月26日報導 一項新研究顯示,南極冰蓋融化可能“保守地”導致下個世紀海平面上升0.5米,這一數字大大高於此前的一些估計。

據《澳州人報》網站8月25日報導,由澳州塔斯馬尼亞大學和澳州國立大學科學家主持的這項全球合作研究顯示,南極冰蓋周圍的大氣和海洋環流模式發生了“重大變化”。

研究報告的第一作者、塔斯馬尼亞大學海洋與南極研究所的塔琳·諾布爾博士說:“這些變化明顯影響了南極冰蓋,導致海平面上升。”

諾布爾說:“我們還強調,變化速度最快的地區是,覆蓋著海平面以下的大型盆地的冰蓋。這些地區經曆的變化最大,因為它們受到海洋變暖的最直接影響,而這種情況在南極洲西部和東部都存在。”

利用過去溫暖期的數據和模型進行的評估顯示,南極冰融化就可能導致海平面每個世紀上升約50釐米。

諾布爾說,這大大高於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2013年預計的15釐米。

她說,50釐米的預測具有高度確定性,因為它“相當保守”,而且是基於南極冰蓋在歷史上變暖時期的表現得出的。

海平面上升50釐米將給沿海和島嶼的人類居住地帶來重大挑戰。諾布爾說:“我們談論的是洪水增加、海岸侵蝕、耕地鹽堿化、以及對河口和港口的影響。”

融冰釋放出的額外淡水可能對氣候變化和南極海洋生態系統和漁業產生重要影響。

諾布爾說:“所有這些淡水加入海洋,將改變海冰的數量,海冰每年都在增長和融化,它們對南極磷蝦和由磷蝦維持的大型漁業具有生態重要性。”

科學家們需要開展更多工作,以更好地瞭解南極大陸如何在冰蓋大量融化的情況下上升,這有可能減緩融化速度。

諾布爾說:“突然之間,冰消失了,大陸上升了一點,這實際上有助於減緩南極洲西部某些地方冰消失的速度。”

這份經同行評審的研究報告分析了衛星觀測數據,對大氣、海洋、海冰和陸地冰的其他觀測,計算機模型,基於冰芯和海床樣本的歷史變化,詳細的海床地圖,地球物理觀測和冰蓋下的地球結構模型。(編譯/王棟棟)

(2020-08-26 19:38:32)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