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幗不讓鬚眉:這些女性投資人如何碾壓“黑暗”的2020年
2020年12月31日14:02

  據福布斯報導,提起投資行業,很多人都會想到一群自我、自負的分析師,想到時不時與企業CEO針鋒相對,“教育”他們如何經營公司的激進投資者。

  正是因為身處這樣的環境,南希·澤文伯格(Nancy Zevenbergen)和她的四名投資組合經理才因為善於傾聽而顯得與眾不同。

  現年61歲的澤文伯格創辦的Zevenbergen Capital Investments管理著57億美元的資產,在她看來,投資人在當下經濟環境中的關鍵任務,是儘早發現下一位偉大的企業家或下一場重大的技術創新。她說,這種風格的關鍵是“樂觀和對未來的看法”。澤文伯格表示,她的任務是保持好奇心,“瞭解新領導者的‘瘋狂’願景,併成為與他們並肩作戰的投資人。”

  如果她喜歡一家公司,就會買入股票,然後在場外觀望,之後耐心跟蹤,一直到公司增長停滯再賣出股票。他們很少擔心估值問題。

  這種謙遜的投資方式成果斐然,使澤文伯格躋身全球最佳投資者之列。她一直看好埃隆·馬斯克(Elon Musk),持有Tesla已有大約10年時間。Tesla也沒有辜負她的等待,其股價今年上漲了730%,成為十年來表現最好的股票。

  她於2016年底發現了加拿大渥太華的電子商務公司Shopify及其創始人兼CEO托比·魯克特(Tobi Lütke),該股當時的價格不到50美元,現在卻高達1170美元。

  去年9月,Zillow CEO里奇·巴頓(Rich Barton)決定讓這家房地產平台出手買入住宅,引發了懷疑論者的抱怨,導致股價暴跌了20%,甚至跌破30美元。澤文伯格的團隊很看好巴頓的嚐試,於是大舉建倉。15個月後,Zillow的股價達到140。

  得益於這些大牛股的推動,澤文伯格的創新成長基金和Genea基金的淨值分別在2020年實現了126%和154%的驚人增長,躋身行業前列。

  澤文伯格上世紀80年代末在她的客廳里創立了她的公司,她當時管理的資產只有50萬美元,還要抽空照顧孩子。自1987年以來,她的旗艦策略幾乎每年都能跑贏標準普爾500指數約4個百分點。2020年成為一個分水嶺,那一年,在業績增長和資金流入的共同作用下,她管理的共同基金資產翻了一番,達到60億美元。

  澤文伯格並不是唯一一位在2020年碾壓競爭對手的女性基金經理。事實上,至少有6家由女性領導的基金公司在今年遙遙領先,並實現了數百億美元的資產增值。

  Ark Investments創始人凱西·伍德(Cathie Wood)今年同樣收益不菲。2014年,現年65歲的伍德創立了Ark,其構想是將選股策略包裝成具有節稅作用的ETF基金,並專注於基因組學、機器人技術、金融科技、自動駕駛、數字服務和人工智能方面的突破性創新。

  6年後,Ark管理的資產接近440億美元,而2016年末僅為3億美元。今年,Ark基金在超額收益的帶動下吸引了超過100億美元的新資產。她的旗艦品牌Ark創新基金的規模已飆升至170億美元,僅2020年就增長154%,過去五年平均年回報約46%。她掌舵的Ark基因組革命ETF(規模60億美元)今年的漲幅更大。伍德說起今年的重大科技變革時說:“我希望個人投資者能趕上潮流。”她的基金是為那些“願意脫離固定收益並進入歷史上最令人興奮的股票的人”設計的。

  Ark會向大眾投資者發佈財務模型、交易日誌和研究報告,該公司的分析師很高興在Twitter上進行討論,直面外界的公開批評和嘲諷。伍德一年前對Tesla的估值為每股4000美元,在華爾街引發了許多人的嘲笑。但事實證明,她的眼光的確很獨到。Tesla的暴漲令空頭血本無歸,而像澤文伯格和伍德這樣的女性投資者則耐心等待。12與21日,Tesla被納入標準普爾500指數。

  2020年,女性投資人不僅成功選出了明星股,她們經營的基金在小盤股、新興市場債券組合、分紅企業和可持續投資等領域同樣處於領先地位。

  2015年,艾米·張(Amy Zhang)受僱擔任Alger小盤股基金和中盤股基金的投資組合經理,負責拓展Alger的中小盤股小眾業務。當她剛加入Alger時,小盤股基金的資產只有1600萬美元。在2020年上漲54%,並在過去五年實現年均30%的回報率之後,該基金的規模已經高達75億美元。該基金的重倉股包括冷鏈物流新貴CryoPort和休閑快餐Wingstop。她的中盤股基金於2018年中啟動,由於持有賭場運營商Penn National Gaming和電力設備製造商Generac等漲幅較大的股票,該基金在2020年飆升84%,已吸引逾5億美元資產。

  卡琳娜·馮克(Karina Funk)是麻省理工學院培養出的工程師,早在可持續投資成為行業流行語之前,她就率先將可持續投資納入主流。現年48歲的馮克是一名素食主義者,她通過騎自行車上班來觀察自己的碳足跡。

  2012年6月,她與大衛·鮑威爾(David Powell)共同發起了Brown Advisory可持續增長基金,旨在支援大約35家公司開發相關產品,從而改善社會和環境的可持續性或提高運營效率。

  它的重倉股包括Ball和American Tower等公司,因為在市場低迷期間成為全球最好的基金之一。即使是在2020年,由於選擇了一些明星股(包括生命科學集團丹納赫以及在疫情期間為中小企業提供助力的Etsy),該基金依然以防禦策略取得了38%的收益。但馮克選股時的標準也很苛刻:她因為數據隱私問題在2018年拋售了Facebook。

  她三年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可持續發展是手段,不是目的。”彼時,該基金的資產僅為11億美元。“我們的最終目標是業績。為了實現這個目標,我們會尋找基本面強勁的企業,他們會利用可持續發展戰略來達到更好的目標。”自那以來,該基金的資產已飆升至46億美元。

  在女性領導的基金中,還有許多業績出色的代表,包括Capital Group的美國新視角基金(規模1280億美元,由喬娜·喬森(Joanna Jonsson)和諾里克·陳(Noriko Chen)等人領導)和摩根大通股權收益基金(規模360億美元,由克萊爾·哈特(Clare Hart)掌舵)。根據晨星公司的數據,美國新視角基金過去10年平均每年跑贏基準4個百分點,而哈特的股票收益基金的年化回報率為11.65%,每年跑贏基準2個百分點。

  麗貝卡·歐文(Rebecca Irwin)、娜塔莎·庫希金(Natasha Kuhikin)和凱瑟琳·麥卡拉格(Kathleen McCarragher)領導的PGIM珍妮森成長基金(規模13億美元)在2020年的回報率為68%,過去五年年均回報率為25%,在同類基金中名列前茅。在Alger公司,安庫爾·克勞福德(Ankur Crawford)擔任聯席基金經理的Alger Spectra基金和Alger資本增值基金今年的回報率都超過40%。

  在固定收益方面,蒂娜·範德斯蒂爾(Tina Vandersteel)管理的GMO新興國家債券基金規模達到44億美元,今年的業績跑贏了新興市場債券指數。

  2020年的美股牛市也為女性基金經理創造了新的機會。兩年前,祖莉·比爾(Julie Biel)加入洛杉磯的Kayne Anderson Rudnick時,在這家資產300億美元的公司還只是後起之秀,她當時對即將上市的軟件公司DocuSign頗感興趣。

  Kayne Anderson Rudnick以投資成熟企業而聞名,從未參加過IPO。當IPO推進時,比爾已進入孕後期,但她依然在努力爭取配額。她需要醫生的證明,才能飛往灣區與DocuSign的管理層會面。他們最終贏得了一大筆股票,迅速成為其最大的外部投資者之一。

  比爾還在那時開始管理公司的KAR中小盤可持續增長戰略,並使DocuSign成為該基金的第一大重倉股。2020年,該股暴漲225%。今年,比爾的基金到11月底已經實現42%的回報率。Kayne Anderson Rudnick於12月決定推出該策略的共同基金版本,由比爾負責掌舵Virtus KAR中小盤成長基金。

  與澤文伯格和伍德一樣,比爾剛入行時的起點很低,只管理著6000萬美元資產。但在投資行業,業績就是一切。進入2021年,比爾的投資組合里還有許多隱秘的寶石,例如Ollie’s Bargain Outlet和MarketAxess,它們都有可能會在未來幾年實現增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