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女俠1984:把權力關進籠子裡
2020年12月30日11:30

原標題:神奇女俠1984:把權力關進籠子裡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丁道師(ID:dingdaoshi123)作者: 丁道師

1

上週,BOSS直聘送了兩張《神奇女俠1984》的電影票,找了個工作日的時間,去影院看了這部今年唯一的超級英雄巨製。

《神奇女俠1984》和上一部《神奇女俠》很不一樣,甚至和任何一部超級英雄電影都不一樣。非要找個類比的話,好比《鹿鼎記》和金庸所有其他武俠小說的區別一般。

就如同武俠只是《鹿鼎記》的外殼一樣,超級英雄也只是這部電影的外殼,電影真正要探討的是喬治奧威爾式的社會問題和政治問題的電影。

“1984”有雙重寓意,一層當然就是上世紀80年代的1984年,也就是電影劇情所處的時代。另一層就是喬治奧威爾名著《1984》里呈現的那個光怪陸離的極權社會,這一層寓意顯然是電影真正的主旨。

2

如前文所言,《神奇女俠1984》是一部喬治奧威爾式的政治寓言電影。那麼這部電影寓言的主題是什麼呢?

就是我們經常聽到的這句話“把權利關在籠子裡”。

佩德羅·帕斯卡飾演的大反派是一個能源行業的創業者,充滿了理想和抱負,經常上電視演講,像極了《非你莫屬》里的那些偽成功企業家。然而他看似無限風光背後實則面對投資人屢屢碰壁,是個不被看好的Loser。

他非常害怕小兒子知道他Loser的一面,極力掩蓋的同時想盡一切辦法獲得成功。終於按照荷李活固有的電影創作模式,這個時候推動劇情發展的道具來了--一個可以實現任何願望的寶石,比阿拉丁神燈還要神奇。

佩德羅·帕斯卡施展美男計,盜取到這件道具並且融入身體,後面的事情大家應該就能猜到了。上到美國總統和石油大亨,下到販夫走卒和996的打工人,在佩德羅·帕斯卡的鼓動下,把心中埋藏多年的或陰暗或光明的願望一一說出。

上帝要讓其滅亡,先讓其瘋狂!擁有幫助別人實現一切願望的能力後,佩德羅·帕斯卡和所有人的慾望不斷膨脹,無法抑製,每天處在滿足各種願望的高潮中。

有的人殘疾後痊癒了,有人變得更有錢了,有人建立一堵牆搞階層割裂,有人發射了核武器毀滅世界.....

當美國和俄羅斯的核武器佈滿上空,地球即將毀於一旦之際,美國總統慌亂的眼神里,分別是在說“把權利關在籠子裡”這句話是真理啊,喬治·布殊誠不欺我!

3

當然,最終世界也沒有毀滅,因為電影呈述的是一則寓言故事,不是《V字仇殺隊》式的現世報。

那麼,是誰最後阻止了世界的毀滅?

我在看電影的時候,想到了一個處理方式:一覺醒來,佩德羅·帕斯卡冷汗直流,原來是一場夢啊。從此以後,佩德羅·帕斯卡矜矜業業的創業,最終他取得了成功。

導演和編劇當然沒有像我一樣落俗套,而是採取了另外一個看起來更不可思議的處理方式:蓋爾加朵大義凜然的、苦口婆心的、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的勸了佩德羅·帕斯卡半天,可是陷入瘋狂的佩德羅·帕斯卡怎麼可能勸得動,依然不停手。最後無奈之下,蓋爾加朵說了一句(大意)“想想你孩子”。前一秒還在瘋狂的佩德羅·帕斯卡,瞬間就清醒了。趕緊停下了愚蠢的行為,世界免於毀滅。

到這裏,很多觀眾會覺得很假,一個正在毀滅世界的人,會因為“想想你孩子”的一句話,就停手嗎?

我倒是覺得,這恰恰是導演和編劇洞察人性之後設定的一個極為高明的方案。在金庸小說中,經常有這種扭轉劇情轉折的橋段,一個嬰兒的啼哭、一張純潔無瑕的笑臉瞬間能讓一個惡性事件“刹車”。殺人無數的女魔頭李莫愁聽到郭襄的啼哭,瞬間心軟充當保姆;天山雙鷹被香香公主的天真無邪感染,推己及人,罕見的製止了殺人的念頭和行為......

《神奇女俠》是DC的王牌IP,DC的老對手漫威,也有一個類似的“把權利關在籠子裡”的寓言故事,主人公是滅霸。滅霸集齊無限寶石和佩德羅·帕斯卡收集無限願望其實講的是一個東西:一個人,如果把一切都掌握了,翻手為雲,那麼他一定會自我膨脹,打打響指就可以輕易的決定人生死。

不管是誰,只要集齊了可以為所欲為的6顆無限寶石或者無限願望寶石,小概率會變成天使,大概率會變成魔鬼。

4

等等,好像哪裡不對勁。

我們今天要講的電影是《神奇女俠1984》,搞半天蓋爾加朵幾乎沒怎麼提,盡說了一頓佩德羅·帕斯卡。

蓋爾加朵不重要嗎?她不是這部電影絕對的主演嗎?佩德羅·帕斯卡不只是一個男配角嗎?

蓋爾加朵當然一如既往的出彩,當然一如既往的美到360度無死角,當然一如既往的偉光正,但是你們有沒有感覺,光彩奪目的蓋爾加朵本質作用就如同遊戲里的NPC角色一樣,她的一切行為和舉動,全部是按照我們每個觀眾的預期來進行。

她像超人一樣,遇到壞人搶劫會出手掣伏;她像美國隊長一樣,為了大局安定可以放棄自己的個人情感;她像蜘蛛俠一樣,明白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  她沒有任何缺點,集合了一切超級英雄的正能量,時刻準備拯救世界。這樣的超級英雄如果不是女性,不是美麗的女性的話,觀眾早就看膩了,根本不會有大的市場了,畢竟漫威家的鐵甲奇俠美隊雷神綠巨人像幾座高山一樣,不是那麼輕易能突破的。

我們應該承認,在代表超級英雄電影最高峰的《復仇者聯盟3、4》結束後,所有的後來者如果想拍出讓別人記憶深刻的電影,只能另闢蹊徑,而不能簡單的學習和模仿。

所以我們也看到了,《海王》走了莎翁劇的路子,《雷霆沙讚》借鑒了反英雄的套路,《毒液》更是讓反派升級男一號。

《神奇女俠》被DC宇宙的世界觀所限製,看似沒有多大的發揮餘地。但是在導演和編劇的精心的設計下,居然融入了喬治奧威爾式的政治隱喻,讓人不得不服。這樣的設計,比《變種特攻·天啟》那種無病呻吟的政治隱喻手法不知道高明到哪裡去了,也為《神奇女俠》後續發展打開了新的天地。

關乎《神奇女俠1984》,我大膽的說一句,這部電影真正的主角不是蓋爾加朵,而是佩德羅·帕斯卡。

5

去年,荷李活知名導演馬丁·斯科塞斯(代表作《憤怒的公牛》《無間行者》)說“漫威電影不算電影”,引發了廣泛爭議。

另一位大導演弗朗西斯·科波拉(代表作《教父》《現代啟示錄》)隨聲附和“他說的很對。我們都得從電影里學到一些東西,獲取到知識、啟示。馬丁夠客氣了,他沒說這些電影卑劣就不錯了。”

兩位大導演的先後發聲,讓業界再一次審視超級英雄電影存在的意義,在兩個小時“砰砰砰”的感官刺激之外,超級英雄電影能否給觀眾帶來一些深度的思考?

很顯然,《神奇女俠1984》努力的回應了兩位大導演的批評和業界的關切,拍出了一部爆米花娛樂效果不及《海王》《複聯》,但是卻能引發觀眾思考的電影。

很可惜,我們的觀眾已經被漫威大法洗腦,抱著看傳統超級英雄的心態來打開這部《神奇女俠1984》,當然大失所望。最終直到今天,不管是中國還是美國乃至其他任何一個國家,《神奇女俠1984》的票房表現很不及格。

2017年的第一部《神奇女俠》票房達到8.22億美元,大獲成功。而今年的這部《神奇女俠1984》投資和宣發成本超過2億美元,中國票房不足前作一半,美國更是因為疫情的肆虐可以忽略不計,糟糕的票房表現必將給DC帶來巨額虧損。

更讓人傷心的是,《神奇女俠1984》評分也不如預期,明年的各種頒獎季估計也無望了。

票房和評分不佳的雙重打擊下,後續的《神奇女俠》還能不能堅持目前這種創作手法和風格,著實難講。作為漫威、DC宇宙的忠實粉絲,我很擔心將來的《神奇女俠》為了迎合市場,再去拍那種爆米花片子,最後淪為平庸。

寫在最後:《神奇女俠1984》就像《大話西遊》一樣,它很可能在多年後才能被證實是一部好電影。希望華納的高層多一點耐心,多給《神奇女俠1984》的一些機會,讓它的後續作品能按照目前的風格繼續下去。

時間,將會證明一切!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