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軍無人機裝備戰鬥力如何
2020年12月30日06:21

原標題:我軍無人機裝備戰鬥力如何

新中國成立70週年閱兵式上,在地面裝備方隊中首次編組的無人作戰模塊3個方隊格外引人關注,3個方隊全面展示了我軍現役的多個型號無人作戰裝備。其中,無人作戰第一方隊展示了高空高速無人偵察機、偵察校射無人機、小型近程偵察無人機和中程高速無人機;無人作戰第二方隊展示了攻擊-2無人機、攻擊-11無人機和反輻射攻擊無人機;無人作戰第三方隊展示了兩型偵察干擾無人機和水下無人潛航器。其中,高空高速無人偵察機和擁有魔幻外形的攻擊-11察打一體隱身無人機等機型是首次公開亮相,這3個方隊讓世人全面感受到中國無人機發展的整體實力水平。

性能上趕超跨越

無人駕駛航空飛行器(簡稱無人機)在飛行平台上沒有飛行員,靠程式控制自動飛行或由人在地面、海上、空中控制站進行無線電遙控飛行,其發展至今已有近80年歷史。

1988年出版的《當代中國的航空工業》披露,我國從20世紀50年代末開始研究無人機技術,先後研製成功“長空”-1號靶機、無偵-5高空照相偵察機和D4小型遙控飛機等3個產品系列,形成以多所航空航天類高等院校為依託的無人機設計研究機構,具有自行設計與小批量生產能力,基本上滿足了國內的軍需民用。

20世紀90年代,我空軍和陸軍部隊陸續列裝了多種無人機,包括無人偵察機、炮兵校射無人機、反輻射攻擊無人機、電子偵察無人機和電子干擾無人機等。有關科研院所和航空航天工業部門開始設計研製長航時的大中型無人機,陸續推出多個型號的高端無人機,如空軍列裝的攻擊-1、攻擊-2、攻擊-11察打一體無人機,還有前不久公開的“翔龍”無人機等。

部分型號的無人機產品還走向了國際市場,如中國航空工業集團的“翼龍”系列和中國航天科技集團的“彩虹”系列察打一體無人機批量出口多個國家,並在中東地區的一些局部衝突和戰事中大顯身手。

我軍第一次在閱兵中編組無人機方隊是在2009年新中國成立60週年閱兵式上,30個地面裝備方隊中第二十四方隊就是無人機方隊,這是我國現役無人偵察機首次公開受閱。

在新中國成立70週年閱兵式上,我軍現役無人作戰裝備得到了充分展示,包括9個型號26架各種用途無人機和兩艘HSU001型無人潛航器,彰顯出智能對抗、引領前沿的發展趨勢。

目前,主要國家競相角力的重點集中在高端無人機領域,如長航時的大型高空無人機和先進的無人戰鬥機等。綜合來看,高性能的大中型無人機可以作為衡量各國無人機技術發展水平的重要指標,像此次受閱的高空高速無人偵察機、察打一體的攻擊-2無人機和攻擊-11隱身無人機等。如今,中國的無人機技術發展在整體上已經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且位居前列。

角色上華麗變身

無人機在早期主要充當靶機,為高炮、防空導彈等地面或艦載防空武器和空空導彈、航空機關炮等機載武器進行性能測試檢驗,為地面防空部隊、艦艇對空中目標射擊訓練和戰鬥機空戰訓練等提供靶標,是形成空中作戰能力和防空作戰能力的重要奠基石。時至今日,無人機仍是組織空戰武器、防空武器性能試驗和相關作戰訓練的重要保障。

無人機的另一個重要用途是情報偵察。航空偵察是軍事情報偵察體系中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現代戰場偵察的主要手段之一。在戰時條件下,偵察機飛抵敵方戰場目標上空進行航空偵察,有可能遭到敵方各類武器的攔截射擊,一旦被擊中即會造成傷亡,而無人偵察機則不必顧慮人員傷亡問題。

通俗地說,無人機主要執行“3D”即危險(danger)、肮髒(dirty)、枯燥(dry)的任務。如在2011年3月日本福島核電站發生核泄漏事故後,美軍曾經出動地面機器人和無人機等無人裝備進入核電站內部及核汙染區上空執行探測任務。長航時的大中型無人機在這方面具有明顯優勢,它可以“不知疲倦”連續飛行幾十個小時,像美國RQ-4“全球鷹”戰略無人偵察機可連續飛行上萬公里,續航時間長達42小時,2001年年底“全球鷹”在阿富汗戰場上創造過連續飛行26小時的戰場偵察監視紀錄。相比之下,有人駕駛飛機根本不可能做到這一點。

更重要的是,隨著無人機和機載彈藥的技術升級以及戰場指揮控制能力的提升,無人機的應用也從傳統的戰場偵察轉向了偵察與打擊一體化,從單純的“偵察兵”變成了“攻擊手”,並且實現了偵察與打擊的實時一體化作戰,也就是通常所說的“從傳感器到射手”無縫連接,一旦發現敵方目標即可對目標發起攻擊並摧毀目標,從而大大加快了作戰節奏。這種察打一體無人機在現代反恐作戰中可以發揮重要作用,新中國成立70週年閱兵式上展示的攻擊-2無人機,整體水平與美軍現役的MQ-9“死神”和MQ-1B“捕食者”察打一體無人機基本上旗鼓相當。

應用上多能互補

從無人機的作戰用途來看,可執行偵察、通信、武器校射、電子對抗和對地攻擊等多種作戰任務,有些軍事應用現在還只是剛剛開始,但無人機的發展和應用正在快馬加鞭,對以有人駕駛作戰飛機為主體的傳統空中作戰裝備體系予以有益補充,並有可能發展成為未來空中作戰體系的“新銳”和“精兵”。

與有人駕駛飛機相比,無人機不需要考慮飛行員及其生命安全保障等問題,在機體結構設計上得到充分解放,重量輕、體積小、造價低、隱蔽性好。尤其是當前國內外都在廣泛研究和試驗“無人機蜂群”戰術,設想通過同時大批量釋放數百架甚至上千架小型無人機,分別攜帶各種有效載荷,如偵察設備、干擾設備和攻擊武器等,難免會讓敵方目標面臨“好漢難敵四手”和被動挨打的窘迫狀況,同時也會大量消耗敵方對空攔截武器。傳統的空戰武器與防空武器研製成本投入是1∶10,而高性能無人機的發展很有可能進一步加劇防空作戰的不利態勢,甚至讓防空武器全面陷入難以為繼、疲於應對而無還手之力的境地。

無人機大量列裝服役和作戰使用,還會衝擊甚至徹底改變傳統的空中作戰力量結構。陸軍航空兵、空軍航空兵和海軍航空兵首先都要解決飛行員的培訓問題,一架戰機上至少要有一名飛行員,10架戰機可能需要配備約15名飛行員。眾所周知,一名優秀的飛行員從門外漢到新手再到熟練駕馭戰機,大致需要10餘年的時間積累和巨額的訓練經費投入,甚至可以說是“用黃金堆起來”的。無人機不需要飛行員,節省了飛行員的長期培訓成本投入,也降低了全壽命週期內的人力成本,在經費投入不變的情況下,很顯然就可以採購和裝備更多數量的無人機。

當然,現在的無人機還只是“平台無人、系統有人”,需要由操作員在遙控站對無人機進行遠程的飛行控制和武器控制,但一個遙控站可同時控制多架無人機的飛行和作戰使用,兩名操作員即可同時控制多架無人機執行不同的作戰任務。

未來更先進的智能化無人機肯定會進一步降低對遙控站和無人機操作員的依賴度。從這個意義上講,未來的空中作戰力量必將是無人機與有人機組合搭配和協同作戰,在實際作戰中,無人機衝鋒在前、無懼犧牲,有人機殿後指揮、控制戰局,傳統的人機結合型空中作戰力量可能更多地演變為地空一體力量組合,甚至極有可能出現完全自主作戰的智能化無人戰鬥機。

搏擊長空正當時,百尺竿頭再攻堅。我軍無人機裝備必將得到進一步發展,全面引領機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發展,為打贏具有智能化特徵的信息化戰爭奠定更加堅實的物質技術基礎。

立文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12月30日 08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