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中推理 表演中社交
2020年12月30日04:09

原標題:劇情中推理 表演中社交

玩家正在進行劇本殺遊戲。

劇本殺店家的“劇本牆”

  新業態 調查

  劇本殺上

  近年來,推理劇情向綜藝節目《明星大偵探》在年輕人群體中炙手可熱,而與之類似的一種名為“劇本殺”的娛樂項目也在年輕人群體中悄然走紅。在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劇本殺店在各區商圈遍地開花,不少“90後”好友聚會時都會選擇去玩一場“劇本殺”。甚至市場上還出現了“文旅+劇本殺”的新模式。

  據業界人士估計,目前國內劇本殺店已經超過12000家,國內劇本殺規模突破100億元。到今年,廣州已有近200家專營店,僅第三季度就增加近40家。不久前召開的廣州市文化強市建設推進大會指出,要發展文化新業態新模式,深化文旅融合發展。那麼,這個新興行業在廣州發展情況如何,為何劇本殺能得到年輕人的青睞呢?記者帶你一探究竟。

  策劃/梁意聆、吳紹鋒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梁意聆、吳紹鋒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蘇韻樺

  玩家:有人通過玩劇本找到另一半

  “今天我們玩的劇本是《漫漫長夜》,我是大家的DM(劇本殺業內對主持人的稱呼)晩晚,首先讓我為各位介紹一下故事背景和大家要扮演的角色……”伴隨著懸疑背景音樂,資深“95後”玩家吳車與其他6名年紀相仿的玩家聚集在一個歐式房間內,正準備開始新一局劇本殺。對“入坑一年”、玩過近百個劇本的吳車來說,這樣的開場白他一週至少要聽一到兩次。

  據瞭解,劇本殺脫胎於英國真人扮演推理遊戲“謀殺之謎”,經過“中國化”後成了當下風靡於年輕人群體中的娛樂項目。在玩家眼裡,劇本殺大致分為重推理的本格本、重劇情的還原本、重氛圍的沉浸本(如恐怖本、情感本),以及其他靠遊戲機製取勝的機製本。有時候還需要換裝或者在實際場景里進行遊戲。

  “我自己以前愛玩狼人殺,對推理比較感興趣,劇本殺和兇案掛鉤,不僅有偵探查案般的蒐證推理,更有或動人或獵奇的精彩故事。”吳車說,自己甚至有些“上癮”,最誇張的時候一週玩了四五個劇本。據瞭解,一次劇本殺耗時3到6個小時,消費則按劇本類型來算,盒裝劇本分為普通盒裝(88元~108元)、城市限定(一城三至五家授權108元~138元)、城市獨家(一城一家授權148元~208元)、實景劇本(148元~238元)。

  另一位資深玩家唐茜則坦言,劇本玩多了會有些“燒錢”,“但如果能得到好的遊戲體驗,這個價格我認為是值得的。玩劇本能認識很多朋友,包括我在內的一些朋友還在玩劇本的過程中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她笑稱。

  “廣州演繹”劇本殺推理館主理人劉奕祺表示:“劇本殺的本質是一種新型的線下社交方式,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參與其中,是喜歡這種線下交互遊戲的社交氛圍。”資深玩家吳車則認為:“一個劇本只能玩一次,在不同的劇本里體驗不一樣的人生,也是難得的體驗。”

  店家:成本低收益高 新店分裂速度快

  “我也是和朋友玩的過程中,慢慢認識、進入這個行業的。”老廣王藝是“廣州查館”劇本殺推理館的創始人,行內人親切地稱呼她為“包包”,回想起來,自己入行的經曆依舊曆曆在目。

  2017年,作為推理小說迷的包包無意間通過網購買到了原版“謀殺之謎”的卡牌,並邀請了一堆朋友來到家裡體驗這個“舶來品”。幾次聚會遊戲過後,包包又買了一些小道具,這大大地提升了朋友們的遊戲體驗感。“當時我想,既然得到大家如此多的好評,那我是不是能夠把這個遊戲商業化?”帶著這個想法,包包緊鑼密鼓地行動起來。

  2017年6月,包包與當時正值風頭的密室逃脫工作室合作,將“劇本殺”搬到了線下,這段時間里,她積累了第一批客戶。9月,包包與丈夫成立專門的“劇本殺”工作室“廣州查館”,彼時,廣州能玩“劇本殺”的店舖不超過5家。

  2019年,全國劇本殺店家數量大約只有五六千家,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20年10月,劇本殺店家已超過12000家。今年第三季度,僅廣州就新增了40家門店。從2017年起步至今,經過市場的自發淘汰與疫情的偶然影響,據業內人士估算,目前廣州劇本殺店家穩定在200家左右。

  將於近期開業的劇本新店“廣州友局”主理人劉焱表示,劇本殺以其強大的社交屬性俘獲了大批年輕玩家,因開店成本低效益高,如今分裂速度快,發展勢頭猛。這也是他此時入場的原因之一。

  通常來說,一家劇本殺店成本在二三十萬元左右,主要成本在租金、裝修、購買劇本和人力支出。以廣州為例,在市區黃金地段,面積200平方米左右的店面月租金在2萬元左右,一些較偏僻的地段則更便宜。一個劇本進貨售價從300元到5000元不等,一家新店配置30多個劇本已足夠啟動。而一家成熟的劇本殺店月流水可超過10萬元。若經營得當,一兩年便可快速回本。“然而,現在要做一家好店,這樣的配置遠遠不夠。想要獲得玩家認可,我們新入場店家要花更多心思才可能成功。”劉焱說。

  發展:疫情讓線上劇本殺迅速升溫

  與其說店家的數量越來越多,不如說是越來越多玩家紛紛湧入“劇本殺”大潮,反哺了該行業的發展。

  2017年中,劇本殺門店剛剛起步,大批狼人殺玩家被劇本殺的故事情節和推理規則所吸引,從而轉為劇本殺玩家。這個時期的店家主打桌本推理,注重劇本本身的推理性與邏輯性,在遊戲中,人人都能成為當代“福爾摩斯”,體驗一把蒐證、探案的樂趣。這一波玩家,成為後來劇本殺的骨灰級鐵粉。

  2019年開始,劇本殺店家開始出現第一波分化,投入更大的實景劇本殺門店開始出現。這些店家會花重金打造符合劇本的場景,還會採購相應的服飾,配備專門的化妝人員、NPC,讓玩家更有代入感。這一波玩家不一定熱愛推理,他們被真實的場景和華麗的服飾所吸引,更享受走進另一個世界、體驗另一種人生的感覺,因此,他們被稱為“戲精玩家”。

  到了2019年下半年,劇本殺加速發展,弱化推理機製、增強故事豐滿度的“情感本”迅速風靡。這一時期,女性玩家崛起,針對該群體,門店引入了大量的“情感本”,如日式治癒系劇本等,或感動或悲傷的結局讓許多玩家“笑著開始,哭著結束”,因此,他們也被戲稱為“哭哭玩家”。

  2020年初,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許多玩家玩起了線上劇本殺。一時間,各大手機應用市場上的劇本殺APP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在應用市場即時下載榜TOP10裡面,劇本殺APP至少占了三位,最火爆的“劇本殺”APP“我是謎”因為線上湧入人數太多,服務器幾度崩潰。由於不可抗力因素,也有店家嚐試從線下轉為線上,但效果也不盡如人意。

  數說劇本殺行業

  2017年起步階段

  廣州只有不到5家專營店

  截至2020年10月

  廣州劇本殺店家200家左右

  今年第三季度,僅廣州就新增了40家門店

  據不完全統計

  2019年

  全國劇本殺店家約有5000~6000家

  據不完全統計

  截至2020年10月

  全國劇本殺店家已超12000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