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酒後打網約車回家溺亡,父母狀告酒友、司機索賠109萬
2020年12月29日08:24

原標題:小夥酒後打網約車回家溺亡,父母狀告酒友、司機索賠109萬

在義烏務工的小常酒後獨自打網約車回住處卻溺亡在池塘里,傷心欲絕的父母一口氣把“酒友”、打車平台、網約司機、村委會、經濟合作社告上了法庭,要求賠償109萬元。

日前義烏法院對該案進行了一審判決,結果5個被告均不需要擔責,訴訟請求被駁回。

今年8月17日3點24分,在義烏青口北區和朋友喝了不少白酒後,小常打了一輛網約車回住處稠江街道下柳村後山塢自然村,上車後,因為飲酒過多還是司機汪師傅幫系的安全帶。

淩晨3:45,根據導航,汪師傅把小常送到目的地,下車時小常因為沒有站穩摔倒在地,見狀汪師傅趕緊下車把他扶到路邊休息。

此後汪師傅再三確認小常是否有問題,需不需要送他到家裡去,在得到對方明確答覆沒問題並用手機支付車費後,汪師傅這才離開了現場。

淩晨5點多,正在池塘邊打水,準備打農藥的下柳村居民吳師傅聽到“撲通一聲”,抬頭一看一個人正在水裡撲騰並往池塘中間遊過去。

下水的人正是小常,吳師傅趕緊用義烏話喊“你快點爬上來”,見小常沒有接應後,就跑回村里喊人搭救,可等大家再次回到池塘邊時,小常已經溺亡。

而此時小常的手機和鞋子均整齊的擺放在岸邊。

事發後,小常的父母將當晚的“酒友”小劉、打車平台、網約司機汪師傅、下柳村村民委員會、下柳村股份經濟合作社均告上法院,要求五被告賠償各項經濟損失合計人民幣1090872元。

小常父母認為小劉酒後沒通知家屬或護送,任由小常一個人回家,沒盡到安全義務,網約司機沒把小常送到目的地,而是離家一段距離就讓他下車,最終導致小常溺死,下柳村池塘垂直落差3米且就在道路旁,村委和合作社沒有設置護欄、鐵絲網等安全防護措施,也沒設置警示標誌,因此均應承擔賠償責任。

所以要求五被告償以下各項經濟損失:1、死亡賠償金997980元,2、交通費2000元,3、誤工費6000元,4、住宿費1676元,5、喪葬費33216元,6、精神撫慰金50000元,合計人民幣1090872元。

法院審理後認為,現有證據只能證明小常去小劉住處借過打火機的實事,但並不能證明兩人在一起飲酒,按照小常父親的說法,如果因喝酒失足掉進水裡,也應該由另外五人承擔責任,不應該小劉承擔責任。

根據打車平台提供的錄音等證據,證明汪師傅將小常安全送達了指定地點,而溺水死亡事故是在小常抵達目的地一個多小時後發生的,所以打車平台和司機並沒有過錯。

另外下柳村委會、下柳合作社作為池塘的所有人和管理者,在小常落水的地方設置了50釐米左右高的隔離護牆和2.7米左右的隔離綠化帶,同時在岸邊設置了警示牌,作為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成年人,應當充分預見到池塘里去的危險性,一般不會私自跨過護牆、踩踏綠化帶到池塘水裡去。所以下柳村委會、下柳合作社對池塘的管理已經盡到安全保障的義務,故小常的溺亡不存在管理上的過錯,依法也不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此外,根據村民吳師傅的筆錄、被告提供的現場照片、錄像以及當事人的庭審陳述來看,小常的溺亡主要是其自身原因導致。

最終,根據相關法律法規,義烏法院駁回小常父母的訴訟請求,如果不服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十五日內向金華中級人民法院上訴。

來源:都市快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