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業存單發行利率見頂回落 利率債“搶跑”行情悄然開啟
2020年12月29日00:38

原標題:同業存單發行利率見頂回落 利率債“搶跑”行情悄然開啟

12月28日,建設銀行發行的一年期同業存單“20建設銀行CD192”利率為2.94%,時隔3個多月再次回落至同期限MLF利率(2.95%)之下。

10月以來市場擔憂資金面以及貨幣政策繼續收緊,利率高位震盪,但近期主要市場利率出現明顯下行。

市場上DR007、1年期同業存單利率、10年期國債收益率是三個重要的市場利率指標,分別代表短、中、長期利率水平。Wind數據顯示,12月28日DR007在2.0%左右徘徊,相比11月末下降了30BP;國有大行一年期同業存單發行利率為2.94%,時隔3個月多再度低於同期MLF利率;10年期國債收益率則回落至3.2%下方。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瞭解到,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表態宏觀政策不“急轉彎”後,市場對貨幣政策收緊的擔憂減弱。此外,央行一個月內兩次超預期的MLF投放實質性地緩解了銀行負債端壓力,帶動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下行。

“通常1月份債券市場會迎來一波開門紅行情。考慮到明年國內經濟週期和金融週期也可能利好債市,近期債市利率的快速下行可能是市場對明年行情的‘搶跑’。”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表示。

向MLF利率回歸

今年6月間資金利率向政策利率收斂,存單利率、DR(存款類金融機構間的債券回購利率)整體跟隨上行。但7月-11月間,DR雖然波動有所加大但基本穩定在2.2%附近,存單利率卻持續走高。

以國有大行為例,其一年期同業存單發行利率由6月末的2.4%上行至11月末的3.35%,和一年期MLF之間的利差由-55BP轉變為45BP。這反映出當時大行也缺負債,亟須通過同業存單補充負債。

作為貨幣市場工具,同業存單利率受兩大因素影響:一是銀行間流動性情況,存單利率整體跟隨資金利率變動;二是同業存單本身供需壓力,監管考核、銀行負債壓力、廣義基金行為等都可能加劇供需矛盾。分析來看,當時存單利率上行主要受第二個因素影響,包括銀行壓降結構性存款。

12月以來,部分因素製約緩解,同業存單利率見頂回落。12月28日,建設銀行發行的一年期同業存單“20建設銀行CD192”利率為2.94%,時隔3個多月再次回落至同期限MLF利率(2.95%)之下。同日中信銀行、光大銀行、浦發銀行發行的一年期同業存單利率為2.98%,也在回落。

“11月以來,隨著央行相對寬鬆的操作,尤其是在上月月底和本月月中比較超預期的兩次MLF操作之後,資金面明顯感受到了暖意,資金利率中樞顯著下移。”明明稱,“在流動性層面最重要的政策信號莫過於‘引導市場利率圍繞政策利率運行’,近期央行的操作也較好地貫徹了這一思路。”

央行發佈的《二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首度指出,MLF利率作為中期政策利率,是中期市場利率運行的中樞,國債收益率曲線、同業存單等市場利率圍繞MLF利率波動。此後央行官員在多個公開場合均提及相關表述。

具體操作上,11月30日央行打破慣例新作2000億MLF(一年期)。12月15日央行再次超額續作MLF並同時開展逆回購操作,當天投放9500億元1年期MLF和100億元7天逆回購,實現流動性淨投放9000億元。

“MLF主要補充銀行中期流動性,巨量MLF操作緩解了銀行前期持續凸顯的負債端壓力,有助於引導存單利率向MLF利率回歸。”滬上某外資行利率債交易主管表示。

負債端方面,在前期結構性存款壓降後,商業銀行不得不通過發行同業存單補充負債。中國人民銀行最新公佈的數據顯示,截至11月末結構性存款餘額約為7.46萬億,環比上月壓降4807億,相比去年末則回落2.1萬億,基本完成了監管要求,意味著銀行負債端的壓力也將有所緩解。

“目前股份行存單利率已經接近2.95%,而央行持續流動性投放,加上後期財政存款釋放,以及監管對高息攬儲的工具進行嚴格監管,資金面的寬鬆和銀行負債成本的降低,都有助於存單利率繼續下行。”江海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屈慶稱。

明年一季度或“開門紅”

此前存單利率上行成為三季度債市的主要壓力點,10年期國債收益率10月突破3.2%的點位。在11月永煤債券違約後,利率債也受到波及,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一度突破3.3%創出新高。在債券市場上,債券收益率與債券市值成反比:當收益率走低時,債券市值上升,債市走牛;反之則是熊市。

不過,隨著近期同業存單利率的走低,10年期國債收益率亦出現回落。Wind數據顯示,12月28日10年期國債收益率為3.19%,相比11月末下降15個BP。

“最近國債利率下得有點快,尤其是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後,下多了明年業績不好做。”前述滬上某外資行利率債交易主管坦言。

近期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明年宏觀政策要保持連續性、穩定性、可持續性。要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對經濟恢復的必要支援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準有效,不急轉彎,把握好政策時度效。這一表態使得市場對貨幣政策繼續收緊的疑慮打消。

明明分析稱,近期MLF操作均有明顯放量,央行開展資金投放帶動貨幣寬鬆預期升溫,商業銀行負債端壓力減輕也對債券市場形成利好。此外,部分地區疫情有所反複,避險情緒升溫也對債券市場形成支撐。“這些因素仍有一定的延續性,意味著明年年初債市可能會‘開門紅’,部分投資者可能提前加以佈局,導致近期國債利率下行。”

回溯來看,今年國債收益率先下行,再上行。年初以來至4月末,10年期國債收益率整體呈現下行趨勢,由3.15%下行至4月末的2.5%,下行65BP。5月以來,10年期國債收益率整體呈現上行趨勢,由4月末的2.5%回升至7月的3%左右。8月以來開始震盪走高,10月中旬突破3.2%,11月突破3.3%,債市走熊,近期則有所下行。如以12月28日的點位計算,2020年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上行約6BP。

屈慶認為,預計2021年一季度利率債大幅上行的可能性不大,歷史行情數據顯示一季度利率震盪或下行的概率要大於上行概率,原因在於“兩會”前貨幣、財政政策通常會保持相對穩定,政府債供給量偏少,較為寬鬆的資金面主導下,利率債大幅上行的可能性有所降低。

“一旦‘搶跑’行情展開,前期一直處於觀望的機構也可能加大配置的力度,而供給端已經明顯降低,此消彼長下,下行的速度可能會加快。雖然利率債較前期已有小幅的下行,但是配置價值依然較高,尤其是前期下行較慢的國債。”屈慶稱。

(作者:楊誌錦 編輯:包芳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