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藏區薇婭 一開始鄉親說“她手機里藏了個漂亮男人”
2020年12月26日01:17

  圖源:東方IC

  來源:《IT時報》公眾號vittimes

  30秒快讀

  1、短短1個月時間,藏族男孩丁真以每天6個熱搜的速度成為新晉頂流。

  2、青海湖邊的丁真——紮西卓瑪,直播一天抵村民一年收成,但她被誤解成不正經的女人,一度發誓再也不做直播。如今,她正在尋找下一個丁真。

  3、丁真就像一把火,在他背後,有一群人已經默默為藏區拾了很久的“柴”。為了讓在藏區直播的丁真們不掉線,有一群人將基站扛上犛牛都去不了的地方。。。。。。

  甜野,這兩種相悖的氣質在丁真身上渾然天成。“第一眼看過去,撲面而來的野性讓你感覺他像狼一樣”,“接著又被他清澈的眼神和羞澀的笑容融化了”。

  放牛、挖蟲草、種青稞,這是藏民們多年來賴以為生的活計,也是放牛娃丁真的世界。

  不受汙染的聖地,藏著另一面,是殘酷的自然環境。每年只有兩個季節,11月到4月在冬季,另一半時間大約在冬季。理塘,作為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三個高海拔縣之一,高反是大家對它的第一印象。

  乾淨得彷彿只容得下藍天和雪山的眼睛,藏著另一面,丁真20年來沒上過什麼學,不會講漢語。在格聶雪山下終日騎著白馬放犛牛,有時他在草地上一躺就是一整天。丁真一夜爆紅後,父母第一反應是幾十頭犛牛怎麼辦,家裡是不是不用賺錢了。

  一切像準備好了似的,甘孜文旅當機立斷,簽下丁真,短視頻、直播帶貨連番而至,讓四川理塘這個剛摘帽的貧困縣借勢出圈,一舉成為旅遊網紅地。

  其實,丁真就像一把火,在他背後,有一群人已經默默為藏區拾了很久的“柴”。

  01

  直播一天抵一年收成

  紮西卓瑪,青海省海南州第一個藏族農民主播,當初發誓再也不當主播的她,如今直播一天就能抵上村民一年的收成。

  她是青海湖邊的丁真,讓埋頭在青稞地裡的村民抬頭看到了另一種出路。她說她在尋找下一個丁真。

  紮西卓瑪,圖源:採訪對象

  “他們說我的手機里藏了個漂亮男人”。

  卓瑪停播了半個月。11月,在去縣城發貨的路上出了車禍,她胸口斷了4根肋骨。從村寨到縣城,走小路要開一兩個小時,繞過160多個盤山彎道。如今的青海湖,已經零下20多度,雪積滿了路面。

  上一次停播,還在剛開播之時,區區1700個粉絲還帶不起什麼貨,她就對著手機又唱又跳。但是沒過多久,村民們的流言蜚語傳到了她耳朵裡,“不正經的女人”“成天不幹活,就知道勾引人、騙錢”“她的手機里藏了個漂亮男人”,還有人叮囑她老公:“看著點你老婆,小心她跟別人跑了。”

  卓瑪被擊垮了,一病就是兩三個月,她跟自己生氣,甚至一度認為直播是個丟臉的事,再也不想幹了。

  直到鎮上來了一個厲害的鎮長,聽說卓瑪做過直播,就將一個電商扶貧項目放在她家,辦起了青海湖周邊第一個個體犛牛肉加工廠。

  大家驚訝地發現,卓瑪直播一天可以抵上有些村民一年的收成,生意好的時候,直播間一天能賣出七八千元,她舅舅辛辛苦苦種一年地,也就能收入八九千元,供一家四口一年的開銷。

  紮西卓瑪在直播,圖源:採訪對象

  從今年7月開始,“卓瑪那兒可以拿貨換錢”的消息在十里八鄉都傳開了,村民們便絡繹不絕地將自己挖來的蟲草、黃蘑菇送到她的直播間來。

  一開始大家都不知道怎麼挑選、清洗、烘乾、包裝,卓瑪便攬下這些活來,不忘一個個叮囑:“你要采小的,不開傘的黃蘑菇,才能賣得上價錢。”

  正式直播不到半年,卓瑪已經賣出三四十萬元的銷售額,但是在青海湖邊並沒有太大的開銷。很快,幫大家改善生活、讓孩子們都能上得了學的成就感抵消了賺錢的愉悅感。

  卓瑪已經幫助當地四五百戶人家賣貨。讓她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老奶奶,卓瑪幫她賣掉黃蘑菇換了2400元後,老奶奶便提著牛奶、酸奶上門道謝,她的牙壞了6年都不捨得補,現在終於捨得花500元補上了。

  “我想讓和我一樣的藏族婦女能有零花錢,不用買個衛生巾都要看丈夫臉色。”卓瑪說,幫村民掙到錢,讓孩子讀得起書是第一步。

  02

  尋找下一個丁真

  圖源:採訪對象

  卓瑪說,她現在看到村里的年輕人就會上前問一句:“你讀過書嗎?”

  她想將村里讀過高中、大學的年輕人招攬過來做直播,因為她深刻知道,改變她命運的都是讀過書的人。

  開始做直播,是因為一次女兒放寒假回家說:“我們老師在網上買東西,有一天網絡肯定會幹掉實體店。”很快,她聽老公說起,以前來青海支教過的一個老師宮海通,正在做淘寶直播的事情。

  看著自家的農特產鋪子一年只能開一兩個月,從來沒出過省城的她,竟然買了飛機票和老公一起去山東濟寧找宮海通。

  宮海通被這位沒有什麼文化,甚至不會說普通話的藏族大姐打動了,沒過兩個月就重新回到了青海湖邊,這次不是教孩子們,而是教卓瑪大姐學漢語。

  卓瑪和丈夫在地裡直播 圖源:採訪對象

  “春女生邁著輕盈的步伐。。。。。。”跟著兒子讀課本,讓女兒下載《甄嬛傳》,前後刷了不下70遍,常常看到半夜三更,早上六七點就爬起來,嘴都磨起了泡。

  從能聽懂一半的《新聞聯播》,一句漢語都不會說,到如今能在直播間與粉絲互動,流暢地接受採訪,也只有短短的一年時間,卓瑪的進步是驚人的。

  “我都可以,讀過書的孩子只要進我直播間看幾次,當然很快就能學會。”複製直播模式,讓更多讀過書的年輕人參與進來,是卓瑪的第二步。

  “我希望身邊也能出現一位丁真。”在直播間里,卓瑪用最簡單的詞彙,熱情地描述著她家鄉的美景,“我的家鄉在青海湖邊,現在這裏很冷,看得見的冷空氣,等到油菜花開的時候,歡迎大家來大姐家玩,來高原上看看,紮西德勒”。

  延伸閱讀

  “拾柴人”讓丁真們不掉線

  丁真、卓瑪背後有一群人在默默“拾柴”。

  直播,對大部分接觸網絡的人來說,已經是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詞。但是在藏區,這一切遠沒有想像中簡單。

  11月,理塘文旅將丁真從村里接來鎮上,經過近3小時的車程,丁真離開了格聶雪山腳下的村莊,他的直播也不再時常卡頓。

  2008年後,手機才在四川甘孜州的藏族人民之間普及。

  卓瑪至今最大的一筆支出,是為了直播買的一部二手iPhone7,花了她1100元,縣城手機店的老闆說,用這個手機直播不會卡。而她老公用的還是一部Motorola手機。

  網絡更是直播必不可少的一環。村里只有上班的才會拉網絡,卓瑪也是為了直播才拉了網,這是一筆不小的開銷。對村里人來說,一個月消費二三十元話費都會很心疼。“很多人家連洗衣機、電視機都沒有,有一半人都不知道什麼是網絡。”卓瑪說道。

  接觸網絡後,短視頻的流量瞬間向丁真這位非典型性康巴漢子襲來,畢竟當地人評選出的康巴漢子大多身形彪悍。接觸網絡後,直播的紅利向卓瑪襲來,直到村民們看到她直播間里可以將滯銷的農特產賣到全國,才真正理解了卓瑪在做什麼。

  網絡就是有這種魔力,一旦觸碰,便再難放棄。

  一次,丁真的成都行Vlog比預告晚了40分鐘才上線,加之此前直播時出現卡頓,急得評論區的粉絲感歎:“時間過得好慢,好慢,就像理塘的網速。”甚至有網友開玩笑說:“扛信號塔去解決網絡問題。”

  沒想到,粉絲們的評論真的炸出了中國鐵塔這家為電信運營商建基站的公司。

  中國鐵塔四川甘孜州分公司有關負責人告訴《IT時報》記者,他們已經主動聯繫當地運營商和丁真所在公司,中國電信、中國移動等運營商將針對遊客量大、建築物密集等現狀提升理塘全城網絡質量,優化過程中如有建站需求,中國鐵塔將會聯合幾家運營商全盤規劃。其中,中國電信將針對丁真直播中卡頓問題擬定網絡提升方案,正在考慮提供專線服務等解決方案。

  1996年,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豎起了第一座基站。

  2014年,中國鐵塔做過排摸,甘孜州理塘縣僅有通信基站145座,主要覆蓋縣城及24個鄉鎮村。而這6年多時間里,中國鐵塔在當地新建了235座基站,目前已經實現231個行政村的通信覆蓋,4G網絡已經覆蓋90%以上的行政村,5G網絡已經在18個縣開通,其中也包括理塘。

  這些數字背後是一項龐大的工程。

  理塘,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這座“世界高城”距離省會成都654公里,開車需要8小時,是前往稻城亞丁的中轉站。

  基站豎起之處,很多都是犛牛和馬都爬不上去的地方。

  圖源:採訪對象

  在含氧量不到50%的惡劣環境下,外地來的專業施工隊需要靠肩扛、拖拉等人力方式把基站拉上山,在平原上60斤重的設備,到了高原,相當於100多斤的重量。

  圖源:採訪對象

  26釐米的厚雪,一踩下去,就沒過了小腿。在這樣的雪地裡舉步維艱,往往一走就是一兩個小時,兩三個隊伍輪換才能搞定一個基站。

  圖源:採訪對象

  在近期的一次採訪中,主持人朱迅問:“跟我說說你家鄉有什麼變化好不好?”

  丁真用並不流利的漢語脫口而出:“路好,網好!”

  理塘上一次走紅,是因為詩人倉央嘉措,傳說中,理塘有著倉央嘉措所眷戀的女子,可他本人一生未曾踏上這片土地。

  丁真火了後,理塘“背包書記”任敏與微博大V的互動對話被挖出,其中提到當地農特產品的包裝、推廣、運營準備和快遞等問題,他們已經為直播帶貨做好準備。而藏區這次出圈,是因為直播和短視頻成就了丁真和卓瑪們,這把火,終究需要一群人從網絡、土特產標準化、物流等方面搭好柴,才不枉費所有參與者的善意。

  作者/IT時報記者孫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