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從年少時便愛慕他,他卻愛上了她的妹妹,污衊她與人通姦
2020年12月25日09:45

第一章: 冷宮棄後

“鳳傾華,你到底認不認罪!”男人的大手一個用力,掐住了鳳傾華的喉嚨。

冬雪寒涼,天牢內幽暗的燈火好似死亡的召喚,濃重的血腥味令人幾欲作嘔。

鳳傾華就那麼狼狽地趴伏在髒亂的地上,雙手早已經被夾棍夾的變形,無力地垂在兩側,可十指連心的疼痛都比不上被心愛之人誤會來的刺心。

“慕容離,我們相識十年,成親七年,難道你對我,一絲信任都沒有嗎?”鳳傾華望著男人的雙眼,試圖從裡面找到一絲半點的憐惜。

可是,沒有,男人眼中只有怒火,厭惡,唯獨沒有情感。

“若不是當年先皇賜婚,你以為朕會娶你?”慕容離冷笑道。

男人容顏絕色,劍目星眸,鼻樑高挺,一身紅色的五爪龍袍穿在她身上,顯得英氣逼人,只是那雙眸子裡面全是濃濃地厭惡之情,看的久了,鳳傾華恍惚能夠看到一絲殺意和恨意摻雜其中。

“慕容離,如果我早知你愛慕雲華,我當年一定不會答應嫁給你,雲華之死,與我無關!”鳳傾華喘息著,倔強地看著面前俊美如神的男人。

慕容離一把攥住鳳傾華,提到自己身前,看似曖.昧的動作,說出的話卻帶著熊熊怒火:“鳳傾華,你還敢狡辯!半點悔改都沒有!”

“悔改?我需要悔改什麼?我如果有錯,不過是錯在愛上了你!”

如果不是這樣,她怎麼會僅僅因他一句戲言,幾次三番為他以命相博。

這一身新傷舊傷,哪一道不是為他?

慕容離卻像是突然發了瘋一樣,舉著鞭子狠狠地抽在了鳳傾華的身上,帶著倒刺的鐵鉤打的皮開肉綻,蜿蜒的血水順著腳淌了一路。

鳳傾華疼的幾乎要昏厥過去,可是耳中卻傳出男人厭惡地低吼:“你這個妒婦!因為愛朕,所以你就派人將雲華蹂.躪致死,還劃花了她的臉,讓她死無全屍,因為愛朕,所以你對你自己的親妹妹下手!鳳傾華,你簡直心如蛇蠍!”

一字一句,凌遲在鳳傾華的心上,比落在身上的鞭子還疼痛千百倍。

“慕容離,我......我始終還是南陵國的皇后,你,不能濫用私刑,屈......屈打成招!”鳳傾華咬著牙顫聲說道。

“皇后?很快,你就不是了!”男人的薄脣邊上揚起嗜血的笑容。

鳳傾華心中一驚,不敢置信地緊盯著慕容離,他是打算......要廢了她?

正這麼想著,只見慕容離身後出現了八個大漢,朝著鳳傾華圍攏過來。

鳳傾華的腦海中全是鳳雲華全身淤青紅痕,面目猙獰可怕的畫面。

一股腥甜自喉間衝出,鳳傾華眼前一黑,徹底昏了過去。

**

風傾華是被人用水潑醒的,身戴鐵鏈枷鎖,身上的綾羅綢緞被換變成粗布麻衣,身上脖頸上更是有著大片的吻痕,她像是被剝光的老鼠一樣被人打量。

“鳳氏無德,與侍衛私通,廢去後位,念起鳳家一門忠烈,憐鳳丞相唯剩其女,特免去腰斬之刑,貶為宮婢,欽此!”宣政殿高臺之上,小太監當著文武百官的面宣讀鳳傾華的罪狀。

大殿兩邊站著大臣官員,恨不得用口水淹死她。

鳳傾華在人群中搜索那抹熟悉的身影,顧不得狼狽,匍匐著爬過去,喚道:“父親!”

第二章:眾叛親離

雲華出事之後,她曾託人交託書信到鳳府,擔心年邁的父母因為雲華的死肝腸寸斷,可卻石沉大海。

這幾日她心中也惦念著二老,如今瞧見父親再此,自然喜不自勝。

誰知,鳳傾華剛爬到鳳霄的面前,還未來得及說話,男人擡腿就是一腳,狠狠地踢中她的心窩。

鳳傾華立即飛出去幾米開外,整個身體都蜷縮成了一團。

鳳傾華雙眼不敢相信地看見眼前的父親。

“你這淫.蕩的毒婦,我沒有你這樣的女兒!我唯一的女兒雲華,已經死了!”

“父親,我沒有做過,雲華的死......”

鳳傾華剛說到一半,鳳霄幾步上前將她抓提起來,狠狠地兩個耳光瞬時打得她頭昏眼花,嘴角的血順著滴露到了衣襟上。

鳳傾華聽到男人刻意壓低的聲音道:“雲華已經死了,難道你還想要將她的死狀宣揚,讓整個鳳家蒙羞嗎!你母親因為你的愚蠢,昨晚已經羞憤上吊了!”

鳳傾華只覺得腦子嗡地一聲炸開。

她的母親,死了?

一滴清淚,順著鳳傾華的眼角滑落,冰涼徹骨,卻比不上失去親人的痛楚。

為什麼,為什麼不相信她,為什麼,不等著她親自跟她解釋。

難道,他們沒有收到她解釋的書信嗎?

“鳳傾華,你還不接旨!”高臺上傳出男人威儀的的聲音。

鳳傾華目光陡然看向高臺之上的男人,流光碧瓦的映襯下,身著九爪金紋龍袍的男人五官俊逸出塵,那雙看向她的眸子裡有黑霧,一點點地積攢沉澱。

下一秒,鳳傾華推開鳳霄,幾步躍上大殿,轉瞬間,一手正對男人面門。

只需須臾,便能血債血償!

可就在要落下的一瞬,鳳傾華猶豫了。

就在猶豫間,被男人瞬間鉗制住,抽出兩邊的寶劍,手起刀落,腕間的動脈已被挑斷,狼狽地甩下高臺。

“拖下去!”

**

鳳傾華渾身上下感覺火.辣辣的疼,幾根肋骨錯位,手筋被挑斷,渾身上下沒有一塊好肉,再加上下.身那股灼疼。

後半夜,鳳傾華開始發起了高燒,開始小聲囈語不斷。

就連是在睡夢中,也忍不住流下淚來。

為什麼,為什麼,明明之前還好好的,他們二人之間相敬如賓,他從未對她疾言厲色,像是如今突然挑斷她的經脈讓人毀她清白的人,絕不可能是他。

鳳傾華睜開眼睛的時候,望著頭頂的簾帳,好半天才反應過來,自己竟然沒有死。

“娘娘,您醒過來了?”翠環在一旁大喜過望,跟著眼淚就如同豆子一般砸落下來:”娘娘,幸好您熬過來了,否則奴婢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水。”鳳傾華沙啞著嗓子開口道。

翠環趕緊將水端到鳳傾華的嘴邊喂她喝下。

鳳傾華命不該絕,她從前曾經施恩過太醫院的一名醫女,得知她高燒不退,性命堪憂,冒著殺頭的罪名來到了冷宮之中。

鳳傾華住的冷宮名為凝霜殿,一聽就感覺冷颼颼的。

鳳傾華自從病好之後便一直畏寒,大熱的天也裹著破舊的棉絮躺在榻上發抖。

陽光正好的時候,鳳傾華便會讓翠環將她挪到外面的院子裡面晒太陽。

繼續閱讀>>第三章:帝王重生

哪怕是在凝霜殿中,鳳傾華依舊能夠聽到各宮的消息,無非是皇上前幾天納了多少妃子進宮,前天又重新了哪位妃子,昨天又睡宿在了那個妃子那裡。

鳳傾華聽到這裡,一開始還覺得心神不寧,慢慢地,竟也習慣了。

捧著翠環剛剛遞過來的茶,悶聲不響地喝著,偶爾還露出一抹虛淡的笑容,只是那張臉上的笑容看上去極為慘白。

翠環氣惱道:“娘娘,皇上將二小姐的事情推到您的身上,可是自己卻毫無節制的寵幸著那些妃子,這算是什麼?”

鳳傾華卻是笑笑:“皇上心中有氣,總該是要發洩發洩的。”

“難道您就這麼打算一輩子都在這冷宮裡面度過?您跟皇上可還是有一位皇子的,難道您就一點不想卓殿下?”翠環說完之後就忍不住想要打自己的嘴巴,娘娘心中自然該是想念的,卓殿下可是皇上跟娘娘唯一的血脈。

果然,就瞧見女子眼中呈現出一抹哀傷之色。

翠環趕緊道:“娘娘您看,你讓我偷來的花種還有菜種子我都找來了,咱們今天就動手種下吧?”

鳳傾華點點頭:“好啊。”

主僕兩個人很快將後院一塊地翻了一下土,將種子種下。

第二日,又將前面雜草拔除,種上了花種,只盼過幾日這裡花團錦繡,沖淡凝霜宮中的寂冷。

菜種比花種發芽更快,不過短短一月的時間,便一片新綠,欣欣向榮。

宮人剋扣餐食,餐餐殘羹冷炙,如今,雖然沒有魚肉,總算是有了新鮮的菜食。

凝霜宮中雖是冷宮,但物件卻是一應俱全。

鳳傾華的傷勢慢慢養好,只是身體卻是徹底廢了,閒來的時候便在殿前的閒坐,手上端著一些針線,縫補自己的衣物。

只是她的手筋被挑破之後,卻是握不住這般精細的東西,總是忍不住紮進自己的皮肉,時間長了之後,雖然縫補的粗糙,卻也勉強能夠看過去。

凝霜殿外,一身明黃的男人負手而立,男人的表情藏在暗處,只能瞧見一雙冷漠無情的眸子,遠遠的瞧著鳳傾華寧靜的生活,胸腔中波濤起伏。

下一刻,男人的脣角勾勒出一抹涼薄的笑容。

沒多久,一名暗衛來到他身邊跪下:“啟稟皇上,鳳氏只從醒轉來之後便安安分分待在宮中,並未有任何逾越之舉,也並不曾與鳳家聯繫。”

“那婦人狡猾多端,繼續監視,還有寧王那邊。“

“遵命。”

男人的眸光中充斥著蝕骨的恨意,他看著面色平靜,一臉隨遇而安的鳳傾華只覺得無比噁心。

一個私通了自己兄弟,卻在他面前裝盡了恩愛的賤女人。

沒錯,此刻的鳳傾華還沒來得及私通自己的皇弟,可是事實上,這件事確實發生過。

當年,他真當自己娶了一個無比賢惠的女子回來,不過半年,她便給自己生下了嫡子,他給了她無數的榮寵,可是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一切都是裝的。

她表面上跟自己恩愛有加,背地裡卻跟自己的皇弟寧王勾搭成奸,更是顛覆了他的皇庭。

在他被關進天牢收盡侮辱被賜下一杯毒酒之後,她風袍加身,自己的皇弟坐上了王位。

他重生回到了事發的兩年前,如何還會任這件事發生,鳳傾華,便是他第一個要弄死的人!

繼續閱讀>>

原文連結:

她從年少時便愛慕他,他卻愛上了她的妹妹,污衊她與人通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