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企業並未逃離 舊金山未亡
2020年12月25日11:51

  據報導,在過去幾個月中,有許多的投資者、高管和企業陸續離開了舊金山,並前往邁阿密和德克薩斯州的奧斯汀等地。很多人在離開的時候都表示,將徹底告別舊金山。

  投資人喬·朗斯代爾(Joe Lonsdale)指出,舊金山有著許多不足,例如流動人口眾多、露天吸毒者眾多、州政府縱容在大風天在不同地區輪流停電以防止電線倒塌引發火災,以及限製性的地區法律導致新房價格昂貴且難以建造等。風險投資人凱斯·拉博伊斯(Keith Rabois)稱舊金山是一座“大規模的不當經營和管理”的城市。

  今年初,電動汽車製造商Tesla的CEO埃隆·馬斯克(Elon Musk)曾抨擊了當地的疫情法規,這些法規導致Tesla位於弗里蒙特的工廠暫時停產。馬斯克將舊金山比作一支不斷取得勝利而變得自滿的球隊,稱這座城市已經喪失了繼續發展的動力。

  Palantir公司CEO亞曆克斯·卡普(Alex Karp)在公司的IPO招股書中寫道,他們覺得自己與矽谷的道德和言論格格不入,他表示:“與國防和情報機構合作進行的軟件項目,其任務是要保護我們的安全,然而這些項目卻成為了爭議的焦點,而建立在收費廣告上的企業卻隨處可見。”今年夏天,該公司將總部搬到了科羅拉多州。

  安全軟件初創企業Tanium也將總部搬到了西雅圖郊區,該公司CEO奧里昂·辛達維(Orion Hindawi)此前曾是舊金山灣區的終身居民,而他也對舊金山提出了批評,稱這裏存在“嚴重的治理問題”,他還指出,疫情導致的在家工作規定,讓許多Tanium的員工搬到了其他城市,而在其他城市中,這些員工往往感到“更加快樂”。

  如今,舊金山的住宅租金正在暴跌,在多年的極度匱乏之後,舊金山房屋庫存不斷上升。而且,儘管該地區在停工方面異常活躍,但是卻並沒有成功阻擋疫情的蔓延。當前加州是全美新冠感染率最嚴重的地區之一,醫院已經不堪重負,同時在疫情的影響下,當地的商業也遭到了重創。

  筆者個人觀點

  從未生活在這裏的人應該清楚以下幾點:

  大型科技企業在這裏可以被稱為“根深蒂固”。Google母公司Alphabet和Salesforce公司在舊金山灣區僱用了大約3萬名員工,僅在舊金山一個城市內就建造了數十萬平方英呎的辦公場地。Alphabet正在對聖何塞市中心進行大規模的重新開發,並承諾將投入10億美元在該地區建造更多的經濟適用房。與此同時,Apple公司則花費數十億美元在庫比蒂諾建造了一座充滿太空時代感的辦公大樓,並將投入25億美元用於建設經濟適用房。

  雖然在疫情過去之後,Facebook可能允許其員工一直在家中工作,但是該公司也花費了數十億美元,在門洛帕克建造了一個巨大的園區,並在海灣對面的弗里蒙特簽署了新的租約,而Tesla的主要工廠也在那裡。這些公司可能會尋求向其他地方擴張,但在投資了這麼多之後,短期內關閉這裏的業務,從經濟學的角度來說,幾乎是不可能的。

  而且這裏還有著大量的規模較小、最近剛剛上市的科技企業,例如Twilio、Zoom、Airbnb、Doordash和Pinterest等,這些企業中,很多都表示打算留在舊金山。只要他們在這裏,就可以吸引很多具有創業精神的員工。這些企業將繼續向風險投資人尋求融資,他們的辦公室將依然在舊金山的南公園和斯坦福大學旁邊的沙山路上。

  而且,斯坦福大學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享都是世界級的知名高等學府,在當地有著極強的人脈網絡,並且與科技行業保持著緊密的聯繫。

  科技行業在舊金山擁有適當、受限的政治權利。在逃離舊金山的浪潮中,有些人稱,他們逃離的原因是科技行業在當地不受重視,無法行使政治權利來改變城市。

  然而這個說法簡直可笑。2011年,舊金山選民選舉艾德·李(Ed Lee)擔任市長,而他的支援者包括投資人羅恩·康威(Ron Conway)、將在日後成為雅虎CEO的瑪麗莎·梅耶(Marissa Mayer)以及其他一些知名科技行業人士。康威和Salesforce CEO馬克-貝尼奧夫(Marc Benioff)等人都是長期在舊金山工作的人,有著深厚的社會、政治關係和資本。尤其是貝尼奧夫,他是2018年一項提案的重要支援者和貢獻者,該提案對大公司的總收入徵稅,並將稅收用於緩解無家可歸者的問題;

  在李的帶領下,舊金山為搬遷到Mid-Market附近的公司提供了工資稅假期,此舉吸引了Twitter、Uber、Zendesk和其他一些企業。這個政策重塑了城市的佈局,但是卻並沒有解決該地區嚴重的流浪和街頭犯罪問題。

  在一些小的爭議上,李也讓傾向於科技行業的觀點,例如是否應該允許科技企業班車在早上停在城市公交站內等。2017年12月,李在任上去世,接替他的是倫敦·布萊德(London Breed),與李一樣,他也是一位與科技界有著密切聯繫的市長。

  在舊金山,市長的權力受到監事會的限製,監事會是一個由11名成員組成的市議會,每名成員來自一個地區,通過選舉得出,這使得街區選民在城市管理方面擁有非同尋常的權力。

  監事們負責監督該市的大部分管理工作,他們為強大的選民服務,包括公務員工會、鄰里團體、當地龐大的醫療行業、房主、租房者和當地的“進步人士”,諷刺的是,儘管被稱為進步人士,但是他們在投票的時候大多反對新的發展和增長,而希望保留他們口中的“老舊金山”。 該市還允許選民在選票上提出自己的建議,導致法律變得詭異,而且往往自相矛盾,經常在法庭上受到質疑,從而導致得不到執行等問題。

  在這種混亂的環境中工作是一件極具挑戰的事情。而當你威脅要離開的時候,其他城市往往會排著隊歡迎你,並且給出各種優惠條件。因此,對於很多居住在這裏的人來說,舊金山是一個適合居住的城市,包括那些年輕的創意工作者,過去幾年中他們蜂擁而至,他們來到舊金山尋求的不僅僅是收入,還有冒險和刺激。

  早在科技行業來到這裏之前,舊金山就存在問題。科技評論家們指出,在過去10年中,舊金山無法解決當地的無家可歸人數過高的問題,但是實際上,早在互聯網繁榮之前,這個問題就已經存在了。1992年,我剛剛搬到這裏的時候,時任市長的阿特·阿格諾斯(Art Agnos)就正在處理允許數百名無家可歸者住在市政廳前的公園里所導致的後果。過去的7任市長,都曾嚐試過各種方法來解決這個問題,但是效果都不好。

  其他導致科技企業逃離洛杉磯的問題,同樣也是由來已久。經常停電?2000年代初,當時的一個拙劣的放鬆管製和市場操縱行為,導致了滾動式停電的現象,也導致了民主黨人、時任加州州長的格雷·戴維斯(Grey Davis)下台,並被阿諾德·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替代。山火?早在1991年,奧克蘭山區就發生了大火,造成25人死亡,數千間房屋被燒燬。腐敗?和許多其他大城市一樣,這個問題已經存在超過一個世紀了。

  這些問題的確存在,也的確讓人感到沮喪。如果企業對此感到不滿並且想要退出,也沒有人會責備他們。

  但是,如果科技行業內的人認為,他們的存在或離開會對這些問題產生影響,那麼這就是傲慢的表現。在經濟繁榮期,灣區的這些問題就已經存在,但是科技行業和員工依然義無反顧地湧入這裏。因此,沒有理由可以說明,當經濟再度繁榮的時候,同樣的問題會將他們拒之門外。

  舊金山並非紐約

  或許還有一些誤解來自人們的另一種想法,即舊金山能變得像紐約一樣。當初人們搬到紐約,是為了建設紐約。

  而人們來到舊金山,是為了尋找自己。

  有的時候,尋找自我的意思,就是尋找財富,但是歷史上,舊金山吸引了很多來自充滿著不容忍和仇恨的地方的不合群的人、棄兒和難民。這種外來者的心態已經融入了當地的文化之中。

  這些外來者有時會與反對增長的“進步人士”結盟或重合,長期以來,他們商業勢力進行敵對,讓人覺得這座城市對商業有著毫無必要的敵意

  後續科技行業覺得自己很特殊,但是在這個地方,科技只是商業的另一種表現形式,和其他商業企業一樣,科技企業在舊金山對抗著同一批人,發出了相同的抱怨。

  無論你站在哪一邊,有時候你必須要繼續向前走,比如離開舊金山,就像我在1999年做的那樣,沒有關係。你可以隨時回來參觀,我們也喜歡來到這裏的遊客。我們感謝這些企業曾帶來的業務,也希望有一天你會回來。舊金山永遠都在這裏。(Matt Rosoff)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