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PGA成立70年週年紀念:沒有被新冠疫情打倒
2020年12月25日10:00

  香港時間12月24日,已故米奇-萊特(Mickey Wright)曾經回憶說有一場LPGA比賽,她沒辦法睡覺,主要是因為她所處的地點。

  路易絲-薩格斯(Louise Suggs)住在她隔壁房間。

  1950年,路易絲-薩格斯是13個創立LPGA的女士之一。當她還在打比賽的時候,幹過一屆總裁。米奇-萊特表示午夜的時候她會被打字機的鍵盤聲吵醒。

  “路易絲正在給讚助商寫信,努力幫助我們舉辦比賽,” 米奇-萊特說。“每天夜裡,她午夜過後還在工作。接著次日她會下場打比賽。我搞不清楚她做了這麼多事情,怎麼還能打那麼好。人們真沒有意識到這些女士做了多少工作才能讓巡迴賽辦下去。”

  七十年之後,LPGA巡迴賽仍舊在發展壯大,而且是憑藉自己的力量。

  當疫情過去之後,是不是更多人應該關注——無論是來到現場,抑或是在電視機面前——是一個與巡迴賽一樣古老的話題。可以肯定人們沒有給予足夠關注的事實是:LPGA繼續是最為成功的女子體育聯盟。

  而這一切都是憑藉自身的力量。

  他們沒有像網球那樣,分享大滿貫場地的優勢。最接近的一次是2014年鬆樹叢2號球場。當時美國高爾夫協會決定連續兩個星期在同一座球場中舉辦美國男子公開賽和美國女子公開賽。當時他們精心設置球場,讓男女的擊球幾乎等價。

  LPGA肯定沒有男子的雄厚財力,更別提獎金和企業讚助。

  泰-沃陶(Ty Votaw)1999年成為了LPGA巡迴賽專員,他提到女子巡迴賽獨立性的時候,比較了美國籃球聯盟(ABL)。該聯盟1996年在女子籃球風靡的時候成立,可是只持續了兩個賽季。它無法與另外一個初創的聯盟WNBA競爭,因為後者得到了NBA的經濟支持,以及營銷管道。

  “你從WNBA抽出NBA,你就得到了ABL,” 泰-沃陶那天說,“我們沒有靠男子巡迴賽的幫助,做到了一切。”

  新冠疫情肆虐的一年,給予每個人沉重打擊。以美國為基地的體育聯盟中,LPGA第一個感受到了衝擊。

  二月中旬的時候,巡迴賽剛剛舉辦了4站比賽,當時泰國、新加坡和中國的比賽被迫取消。在巡迴賽準備開始國內部分之前一個星期,疫情導致各種體育聯賽停擺。女子高爾夫一直到八月的第一個星期才回來。那是一場總獎金100萬美元的全新賽事,獎金額為全年最低。

  他們損失了18站比賽,可是他們增加了2站。五場大滿貫,他們舉辦了四站。而他們打完了。

  這個賽季最奇妙的部分在於一個叫索菲亞-波波夫(Sophia Popov)的賽美特拉巡迴賽選手。因為受傷,她一度準備放棄職業生涯。可是她參加上了俄亥俄州的一站比賽,而她打得足夠好,取得了英國女子公開賽席位,然後她在皇家特隆奪取了冠軍。

  而賽季最近增加了另外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高真榮,世界排名第一位的球員,疫情期間與家人一起住在南韓,即便那代表著她不得不錯過三場大滿貫。她最終在感恩節之前一週歸來。

  高真榮在美國女子公開賽上獲得亞軍,隨後贏得了賽季收官之戰:CME巡迴錦標賽,獲得女子高爾夫最高單筆獎金110萬美元。她僅僅打了4站比賽,卻因為收入1,667,925美元,贏得了獎金王。她是2016年以來第一個開始一年和結束一年時都為世界第一的球員。

  可是在最後一推進洞之前,LPGA早已經宣告勝利。

  是的,賽季完成了。可是不止於此。四月份的時候,專員馬克-萬恩(Mike Whan)十分緊張,因為10年的儲備正在枯竭。他表示LPGA損失了幾百萬美元,可是銀行中的數字仍舊比五年前多。

  “事實上,我們比我想像的要安全。我們比我想像的要強大,”他說。

  馬克-萬恩表示計劃外的新冠疫情開銷達到350萬美元。在7200例檢測中,42例呈陽性——27例在家,15例在賽場。可是指標提升了。他指出LPGA舉辦的每一個星期,都有創紀錄330萬人參與進來。

  除此之外,當馬克-萬恩正在抱怨另外一件事的時候,太太告訴了她一件重要的事情。

  “她對我說:‘邁克,別抱怨了。2020年你沒有損失一名員工。你沒有一名球員、員工、誌願者、當地官員入院。你離開一座場地的時候,沒有讓它的情況變糟,’”他說。

  賽季收官戰的慶祝通常包括新賽程的發佈。去年計劃舉辦34站比賽,當時的熱情相當高,可是因為新冠疫情,LPGA今年實際只辦了18站。

  明年,日程之中再次排出34站,其中不包括索爾海姆杯。總獎金接近8000萬美元,為歷史最高值。

  工作沒有停止,因為不能停止。在女子高爾夫之中,甲板仍舊是單層的。這裏總有信要寫。至少,打字機被電腦鍵盤取代了。

  他們可以好好睡覺了。

  (小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