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楊這樣攻破CAS圍牆 "狗奴"法官竟是種族主義者?
2020年12月24日15:14

  12月24日是西方聖誕節前的平安夜,相當於中國的大年三十。

  就在今天淩晨5時許,中國著名運動員孫楊的律師團向媒體散發了一份聲明,表示已經收到了瑞士聯邦最高法院的回函。

  針對孫楊提出的“訴CAS案”,瑞士聯邦最高法院表示撤銷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涉及孫楊禁賽8年的裁決,此案將被發回重審。

  也就是說,孫楊贏得了一個階段性的勝利,WADA下達的禁賽8年“監獄大門”並沒能關上。

  對於孫楊的律師團隊來說,這當然是一個好消息,他們可以開心地吃著聖誕大餐過新年了。

  孫楊案階段性勝利的突破口,出現在CAS法庭的組成人員身上。

  據《紐約時報》等外媒報導,CAS審理孫楊一案的主席——意大利人弗朗科-弗拉蒂尼因為涉嫌文化誤導和種族歧視,可能對孫楊本人的仲裁缺乏公平性,導致其不適合擔任仲裁法官的職務。

  而證明這一切的證據,來自於弗拉蒂尼的社交媒體——Twitter。

  從其發佈的內容來看,弗拉蒂尼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狗奴”,其對玉林狗肉節等中國文化的種族主義和歧視態度,成為了孫楊團隊擊破CAS圍牆的攻城錘。

  感謝玉林狗肉節

  今年5月21日,新浪體育就發佈過文章,分析了孫楊上訴翻案的可能性。

  到2019年3月底,被上訴到瑞士聯邦最高法院的CAS審結案件中,有12起案件被推翻或者取消。

  據ESPN統計,平均下來每年在瑞士聯邦最高法院只有1個類似案件的上訴能夠成功,這一類案件上訴的總體成功率僅7%(整體個案數量在150-170左右)。

  想想前不久俄羅斯奧委會遭受的2年禁賽延期處罰就可知道,孫楊律師團隊這次能夠讓CAS吃癟,堪稱一個奇蹟。

  按照《瑞士私法法典》PILA190條第2項,違反以下5款的,可以取消CAS的裁決。

  該五款的內容是——

  A、被任命的法庭仲裁員不具有適當資格、或者仲裁法庭的構成不合理;

  B、仲裁被認為出現管轄錯誤,或者拒絕接受管轄的;

  C、仲裁超出請求範圍,或者未能就請求作出決定的;

  D、當事人沒有被平等對待,或者當事人的陳述權在仲裁過程中遭受侵犯的;

  E、仲裁不符合公序良俗。

  以往的12起勝訴案例中,6起是針對B款進行了上訴,也就是“管轄錯誤,或者被訴者拒絕接受管轄”,因而翻案。

  本次孫楊案之所以會出現轉機,主要是因為“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程序違法”。

  孫楊的代理律師團找到的證據是——擔任此案的CAS仲裁主席,意大利人弗拉蒂尼曾多次在Twitter上發表過對中國動物政策和玉林狗肉節不滿的言論,他們認為此人有種族歧視的情緒。

  而這種情緒,很可能影響到他對孫楊這樣一位出身於中國文化背景的人士,進行法律判斷的公正性。

  玉林狗肉節又名玉林荔枝狗肉節,是在中國廣西玉林市民間自發形成的節日。

  每年夏至(6月21日或6月22日),當地群眾便會按歷史形成的習俗,大量食用荔枝和狗肉。據BBC報導,每年的狗肉節上約有超過1萬隻狗被宰殺食用。

  玉林狗肉荔枝節被動物保護主義者渲染後,經常在外媒上成為攻擊中國的武器。

  法國人對鵝肝醬的偏愛,是否建立在對鵝的虐待上呢?因紐特人可以吃海豹;日本有屠戮鯨魚的電影《海豚灣》。

  對於動物的態度,在各種文化背景下,有各種不同的表現方式。

  就是在西方,極端動物保護主義者也是受打擊的對象。英國警方和美國FBI,甚至將一些動物保護極端主義,列為和ISIS相同的恐怖主義團體。

  對於不同文化背景和飲食習慣的尊重,其實也是一種西方普世價值的體現。只是在當下的國際局勢下,非西方文化背景的族群的需求和歷史習俗,往往會被忽略和壓製。

  那麼,CAS審理孫楊案件3人仲裁小組的主席弗拉蒂尼究竟說了什麼呢。對此,網友們也進行了總結。

  2018年,弗拉蒂尼曾發推,稱“那些殺狗的野蠻殘忍的中國人都應該永遠下地獄”。

  他還曾在2019年6月2日稱一名疑似在虐狗的中國男子為“殘忍的黃皮膚”,並稱西方國家在與中國打交道時應該記住中國這一殘忍的形象。

  將一個人的個體行為,推導為所有中國人的行為,並且提到了“膚色”,這種言論,已經屬於種族歧視範疇。

  因此,孫楊團隊提供的,關於弗拉蒂尼個人的關鍵證據,觸碰了西方最敏感的道德紅線。

  三觀有“汙點”的審判官,其作出的相關判決,無論事實上的對與錯,都已經違背了最重要的程序正義。

  所以,CAS的整個仲裁大壩,都因為弗拉蒂尼個人的道德純潔性遭受質疑而坍塌。

  孫楊案被打回重審,也就理所應當了。

  除此之外,在CAS法庭上,孫楊方面提供的證據和提供證據的過程確實也遭到了不公正對待。

  比如被孫楊方面投訴的聽證會翻譯問題。

  當時聽證會指定WADA一名僱員為現場翻譯,但WADA卻在聽證會上和裁決書中,隱去這一關鍵信息,讓不少人以為是孫楊方面準備不足。

  翻譯是案件相關方——原告、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的工作人員,這本身已是有問題的,其翻譯水準更是讓人啼笑皆非,且經常打斷證人。

  據統計,在證人的交叉詢問環節中,有47%的內容被翻譯錯誤“汙染”,或嚴重到足以引起不公正的暗示的程度。

  此外,WADA在藥檢程序上(現場有無關人員,不攜帶正規證件)明顯具有瑕疵,但是CAS卻選擇忽略這些瑕疵,認為是約定俗成。

  這些原本就存在的問題,因為現在仲裁團主席的個人汙點,愈發無法被忽視了,也讓孫楊案件迎來了轉機。

  辛普森的故事

  程序正義一直是西方法律體系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程序正義不同於實體正義,它主要體現於法律程序的設計以及司法裁判的過程之中,是一種明確、具體且可操作的程序;是對法官和當事人的一種形式性道德約束,屬於“看得見的正義”。

  在西方的文化傳統中,人們傾向於認為世界上並不存在完人,人性的本質是惡的,因此誰也不能保證掌握司法權的警察、法官等不濫用權力。

  這就必然要求設計一種合理的程序對權力的運用做出限製。

  孫楊的翻盤,很像美國上世紀90年代著名的辛普森殺妻案。當時警方存在取證的程序正義問題,還被辯方抓到了關鍵證人——逮捕辛普森的白人警察——過往有“種族歧視”和“納粹崇拜”的道德汙點。

  最終,被廣泛認為有罪的辛普森被無罪釋放,此案轟動全球。

  通過辛普森一案,我們可以看到,西方司法製度對程序公正、收集證據的方式的合法性的重視程度,超出了尋求案件真相、把罪犯繩之於法。

  此次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正是栽在了程序正義上。

  弗拉蒂尼的個人缺陷,不光有可能改變這次判決的結果,還將對CAS選擇法官的嚴謹性、權威性和公正性造成巨大的打擊,他們未來必定會遭受外界更多的質疑。

  該法庭未來的用人,將受到各方拿著放大鏡一般的檢視。

  值得注意的是,孫楊案究竟是以PILA190-2-A款——“被任命的法庭仲裁員不具有適當資格、或者仲裁法庭的構成不合理”為理由駁回。

  還是以D款“當事人沒有被平等對待,或者當事人的陳述權在仲裁過程中遭受侵犯的”為理由駁回,目前還存有爭議。

  不過,每一起向瑞士聯邦法院上訴成功的案件,都會成為經典案例。

  勢必會對今後CAS仲裁庭的構成和審理模式,造成重大影響。

  奧運“拖”字訣

  孫楊原辯護團隊在此前和CAS的攻防中,盡顯業餘:庭審現場翻譯不到位,抓不住重點;事後甚至攻擊檢驗人員私德有虧。不光輸了官司,在輿論形象上更是一敗塗地。

  更換了新團隊的孫楊方面在上訴一事上明顯轉趨低調,個人也不再公開發聲給輿論炒作的機會。

  新的辯護團隊最終找到了一個瑕疵,攻其一點,形成翻盤。

  顯然,孫楊當下的律師團隊對於相關訴訟技巧的掌握相當嫻熟。

  本著為當事人爭取最大權益(孫楊需要繼續體育生涯,尤其是參加東京奧運會)的原則,採取解決問題最有效的措施(通過專業法律技術,正面擊破裁決程序漏洞實現判決撤銷),而不是做什麼無罪辯護,甚至用其他中國特色的手段。

  據瞭解,此次孫楊花天價請到了國際王牌律師團隊——瑞士博朗律師事務所。該律所曾助俄羅斯39名運動員向CAS提起上訴,最終28人禁賽被撤銷,另外11人也縮短了禁賽期。

  毫無疑問,這筆錢花得值。

  此次推翻CAS的判罰,在世界反興奮劑組織(WADA)組織新的仲裁庭前,孫楊暫時可以繼續參加比賽了(不過因疫情的客觀原因,事實上無法舉辦任何國際比賽)。

  當然,也存在在瑞士聯邦最高法院上訴成功後,發回CAS重審後依然失敗的案例,比如阿根廷網球運動員奎勒莫-卡納斯就在2007年遇到過這種情況。

  不過,CAS和WADA在判決出爐後,立刻表示將在2021年2月20日重新派出新的裁決團,審理孫楊的案子。

  但對孫楊來說最重要的是,他已經贏得了時間。

  所有人都知道,東京奧運會將是孫楊的最後一屆大賽了,他的職業生涯即將在奧運之後落幕。

  目前孫楊新團隊的最主要任務,就是讓他能夠順利參加東京奧運會,也就是說,無論重審的結果如何,這個判決最好儘可能晚的出爐。

  說得直白一些,如果CAS明年8月之後依然判決孫楊禁賽,那時奧運已經結束,孫楊很可能會選擇直接退役。但那樣的退役方式,和無緣奧運的退役,可是有天壤之別的。

  對孫楊窮追不捨的WADA,下一步的行動,就是重新組成符合程序的仲裁庭。該機構將從頭對孫楊在2018年9月的興奮劑檢測中涉嫌的“違規行為”提起訴訟。

  如果把正經曆此案的孫楊形容成過五關斬六將的關羽,這一次勝利可能僅僅是通過了東嶺關,後面還有洛陽、汜水關、滎陽、滑州。

  WADA的“追殺”不會停止,而通過孫楊事件,也給國內體育和法律界的相關人士們上了一課。

  從孫楊案和俄羅斯被禁賽可以看出,體育並不是像當年東西方冷戰一樣,兩派互相敵對勢力的較量。

  與其把自己想像成註定會遭受不公正待遇的角色,不如把精力放在如何吃透規則、熟悉法律上面。做到了這一點,無論你的國籍是什麼,獲勝的機會都是相同的。

  現在看起來,奧運會推遲一年,對於孫楊來說,倒很可能是一件好事了。

  福兮禍所倚,禍兮福所伏啊。

  (葛思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