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蘇利雲:他們或許很想討厭我 但我真的沒啥黑點
2020年12月24日09:20

  回想起自己年度最有料的言論之一,羅尼·奧蘇利雲臉上露出了熊孩子般的頑皮笑容。那是2020年8月,他正在贏得個人世錦賽第六冠的途中,他說桌球年輕球員實在太差勁了,只有把他“卸掉一隻胳膊和一條腿”才會讓他掉出世界排名前50。

  四個月過去了,奧蘇利雲在埃塞克斯的家中坐在沙發上,身上裹著頗具節日喜慶氣質的紅色馴鹿圖案的毛毯,嘿嘿嘿地笑著。“我覺得我和泰臣有點像,”他在 Zoom 視頻聊天中說,他口中的泰臣所指的是與他一同提名 BBC 年度最佳體育人物(SPOTY 獎)的泰臣·弗瑞

  “有時我嘴裡說的確實是我想的,有點奇怪。這種爆棚的自信心已經深入骨髓,你打出了像樣的表現走下賽場,感覺自己像是個超人,無所不能。可第二天早上睡醒睜眼,你又會想:哦喲,我真的可以僅憑一隻胳膊和一條腿就打進世界前50嗎?可能不會吧!人的確會在上頭時說些事,事後回想又會覺得:媽耶,當時我說那種話肯定心裡爽翻了。”

  在世錦賽舉辦地克魯斯堡,奧蘇利雲還抨擊過賽事主辦方的防疫政策,直言“球員被當成實驗室老鼠”,被衛冕冠軍、世界第一賈德·卓林普貼上“自私”的標籤。後在準決賽,他又因用簡單粗暴的“大力出奇蹟”方式解球並贏下決勝局,被對手馬克·沙比稱為“不尊重人”。

  雖然時有讓同行紮心的言論,但奧蘇利雲仍覺得自己作為桌球運動員會得到同行的支持。“桌球世界每個人都認識我,就算是那些很不喜歡我的人,也都不是真的恨我,”45歲的奧蘇利雲表示,“他們或許很想討厭我,但實際上他們很難找到太多黑點。”

  “我沒給他們太多討厭我的理由,他們瞭解我真正的樣子,知道我喜歡真,而且還很努力,我覺得他們對我的尊重多於其他情感。確實,我有過一些言論,但那隻是輕嘴薄舌之類的話,有時我說這些話是為了激勵年輕球員,讓他們努力提高自身。”

  作為前輩的奧蘇利雲還提到自己近期新粉上的一個偶像—— F1 傳奇賽車手埃爾頓·冼拿,並透露自己觀看其紀錄片時找到共鳴,深受感動,他說:“他們問他最大的對手是誰,他回答是自己當年玩小型賽車時的人。紀錄片我看得淚目,看完後他或許是我的體育偶像了。”

  “那就是純粹的競速,我找到共鳴了,因為有時候我更享受打著玩的表演賽,我不怕掉出職業巡迴賽,不怕贏不了比賽,跟誰打、在哪打都沒關係,講真,只要我願意帶杆出戰就行。”

  提到傳奇賽車手冼拿,就得提及奧蘇利雲爭奪 SPOTY 獎的最大對手、最被看好獲獎的 F1 賽車手劉易斯·咸美頓 —— 在本文發佈時,獎項已宣佈由哈密爾頓獲得,奧蘇利雲未能進入榜單前三落選。

  咸美頓今年打破了邁克爾·舒密加的大獎賽91冠紀錄,還追平後者與之共同保持7個世界冠軍的紀錄。奧蘇利雲隨後也發表了對F1的看法:“咸美頓的成就真的不可思議,但你對 F1 無感是因為它只是兩個人的競速。”

  “理論上唯一能和咸美頓抗衡的就是瓦爾特利·博塔斯(咸美頓的平治車隊隊友),只是咸美頓心理比博塔斯更強大。喬治·羅素開Mercedes的車就能贏比賽,然而他開的是別的車,結果就是每站比賽都幾乎墊底,所以這表明賽車的重要性。這樣你就會想:要是沒了競爭,看比賽還有什麼意義嗎?”

  咸美頓早在2014年就獲得過 BBC 年度最佳體育人物獎,另有四次位列第二。相比之下,這是奧蘇利雲首次入圍該獎,而他甚至從未出席過星光熠熠的頒獎禮。他坦言:“我真的不喜歡見到我的偶像們,有幾次他們邀請我,讓我和我的偶像們見面,我說還是別了免得掃了興。我不太喜歡見人,除非是自然而然地碰面。我不擅長交際,也不喜歡四處和人交談,就完全不是社交咖。”

  史蒂夫·戴維斯在1988年獲得 SPOTY 獎,亨特利在1990年進入前三名,然後便是奧蘇利雲時隔三十年獲得提名。桌球運動為何總得不到 SPOTY 獎的青睞?奧蘇利雲給出了自己的觀點。

  他說:“多年前我們一直在別具一格的夢幻場館打比賽,這給這項運動增添了不少魅力,現在這份魅力或許已經丟了,我們在各種健體、休閑中心打比賽,不是說米爾頓·凱恩斯不好的意思,但你基本就是在零售商業區打球。”

  “倘若改在克勞利這樣的地方辦比賽,溫網還會像以往那樣令人嚮往、激動人心嗎?這個獎基本就是看觀眾緣,桌球也不像某些運動有那麼大的全球吸引力。我希望我能活躍在桌球真正流行的八十年代,”

  上個月奧蘇利雲表示對這個獎“毫無興趣”,現在他接著說:“我只是接受了我從未獲得提名的事實,今年他們沒有太多體育賽事,所以今年可能讓我從後門溜進來了。這個獎是對所有體育界人士的認可,但我一直說,最重要的獎應該是你在球檯上贏的那些。我一直敬仰史蒂夫·戴維斯和斯蒂芬·亨特利,是因為他們奪得了一項項冠軍,而非看他們拿沒拿 SPOTY 獎。”

  檯球不鬧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