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美巡賽裁判大佬退休 規則頂層世界變了天
2020年12月24日14:01

  香港時間12月24日,對於馬克-羅素(Mark Russell)、斯拉格爾-韋特(Slugger White)而言,進入美巡賽裁判這個行當,遠比離開容易很多。

  兩人的經驗加起來大約有80年——當他們開始的時候,桑姆-史立德(Sam Snead)仍舊在零星比賽——可是現在卻要離開競賽副總裁的崗位。

  馬克-羅素表示過渡期他仍舊會擔任顧問。而斯拉格爾-韋特明年會工作10場左右,如果有需要他也會幫手。

  七十年代末的時候,斯拉格爾-韋特曾經有四年時間打過美巡賽,而當美巡賽開始全豁免的時候,他只有兩次突破獎金榜前150位。

  “我發現自己並沒有我想的那麼優秀,” 斯拉格爾-韋特笑著說。

  如果你想瞭解他生涯戰績,你可以搜索''Carlton'' White這個名字。斯拉格爾-韋特的父親是一名拳擊手,多年以來,與一個對手保持著聯繫。這個人在寫信的時候,簽名寫的是:“Slugger”。就這樣,它成為了斯拉格爾-韋特的名字。“Slugger”的中文意思是:“重炮手”。

  斯拉格爾-韋特的父親嚴守規則,斯拉格爾-韋特覺得自己加入美巡賽的時候對高爾夫規則是相當瞭解的。

  “你覺得自己瞭解規則,接著你去搜索判例,當我開始的時候,這裏有1200條判例,”斯拉格爾-韋特說,“我足夠聰明,清楚我還不夠聰明,對1200條判例都瞭解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可是我知道在哪些地方找到它們。”

  斯拉格爾-韋特做的最艱難的一個判罰是拉斯維加斯的比賽中處罰凱文-斯坦德勒(Kevin Stadler)。在第一洞的時候,凱文-斯坦德勒的一根球杆被發現略微彎曲了。它是如何損壞的至今仍舊是一個迷,畢竟這發生在第一洞發球檯。可是處罰仍舊是取消資格(最近一次修訂的時候,這條規則做了改動,現在處罰是兩杆處罰)。

  馬克-羅素曾經擔任迪士尼樂園的教練,後來成為三座球場的高爾夫主管,並擔任過迪士尼國家團隊錦標賽的主席。克萊德-曼格姆(Clyde Mangum),美巡賽時任副專員,負責規則和運作,邀請他加入美巡賽,而他再也沒有回頭。

  馬克-羅素最難忘的判罰是美巡賽上相對出名的案例。1987年在多利鬆,馬克-羅素從對講機中聽說電視直播顯示基爾格-斯坦德勒(Craig Stadler)跪著在樹下打球。當時他放了一張毛巾在膝蓋下邊,以免褲子弄髒,因為下雨過後草坪濕軟。結果他因為改善站位遭到處罰。

  “我立即知道他要被取消參賽資格,”馬克-羅素說,“我們努力想辦法營救他。可是研讀過規則之後,沒有拯救他的辦法。我們在記分處告訴了他這一消息。”

  馬克-羅素同時還記得他接受的電視採訪。裁判通常不會出現在電視中,除非出了大問題。

  他倆準備退休,距離約翰-帕拉默(John Paramor)和安迪-馬克菲(Andy McFee)從歐巡賽裁判長位置上退下來,只相隔幾個月時間。以上四個人是好朋友,加起來的經驗接近160年。

  “很難相信幹了四十年,” 馬克-羅素說,“我相信不會再有這樣的事情了。要在合適的時間,合適的地點將一個年輕人放上去。”

  同時要退休的還有迪拉德-普魯特(Dillard Pruitt)和約翰-李爾維斯(John Lillvis)。

  美巡賽的過渡意味著蓋瑞-楊(Gary Young)將負責規則和賽事管理,相當於馬克-羅素和斯拉格爾-韋特兩個角色的綜合。蓋瑞-楊已經任命了四位高級賽事總監:史蒂夫-瑞陶爾(Steve Rintoul)、約翰-馬奇(John Mutch)、史蒂芬-科克斯(Stephen Cox)和肯-塔克特(Ken Tackett)。另外,邁克-彼特森(Mike Peterson)、彼特-利斯(Pete Lis)和喬丹-哈里斯(Jordan Harris)則從光輝國際巡迴賽升入美巡賽,負責裁判工作。

  (小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