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製於正、郭敬明背後:流量殺死原創
2020年12月23日00:40

  來源 北京商報

  記者 鄭蕊

  12月21日晚間的一封百名影視從業者聯名公開信,讓編劇、導演於正和郭敬明站在了風口浪尖,同時也讓一直縈繞在影視市場久散不去的抄襲痼疾再度擺放在眾人眼前。近年來,影視作品被指涉嫌抄襲的情況不時出現,且不乏大火甚至被稱為爆款的影視作品也陷入相關漩渦,引得風波不斷。在業內人士看來,抄襲行為對影視市場的侵害是顯而易見的,若置之不顧將令負面影響愈演愈烈,市場發展將存在走偏的風險,此次百位從業者聯名的根本目的也是希望能引導市場及資本方、平台方理性判斷並走向良性的發展道路。

  目的不在於封殺

  一封由111名影視從業者共同簽名的《抄襲剽竊者不應成為榜樣!——部分影視從業者致媒體公開信》,自12月21日晚間發佈後,瞬間在影視市場掀起巨浪。

  據公開信顯示,近來,在一些網絡平台、電視台的綜藝節目中,屢屢出現有抄襲劣跡的編劇、導演(於正、郭敬明)以節目導師、嘉賓的面目出現,在節目內外進行話題炒作,以此追逐點擊率、收視率,博人眼球。“我們呼籲:嚴厲打擊和懲處有抄襲剽竊違法行為的編劇、導演,媒體平台應弘揚時代正氣,多宣傳德藝雙馨的藝術家,主動拒絕這些有劣跡且不加悔改的創作人,不給抄襲剽竊者提供舞台,將他們從公眾媒體中驅逐出去。”

  在公開信的正文之後,便是111名聯合署名的影視從業者列表,包括宋方金、束煥、阿美、白一驄、餘飛在內的多位知名編劇,以及高群書、瓊瑤、莊羽等製片人、導演、作家的名字均在列表中。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公開信提及存有抄襲劣跡從業者時,直接點出了於正與郭敬明,將兩人置於聚光燈下,同時也讓人們再次回憶起相關的抄襲案件。

  公開資料顯示,2014年4月,於正推出的電視劇《宮鎖連城》正式開播,隨後瓊瑤舉報該劇多處劇情抄襲《梅花烙》並正式起訴,經過法院審理,判決《宮鎖連城》侵犯了《梅花烙》的改編權。而郭敬明的小說《夢裡花落知多少》則被法院判決構成整體上對小說《圈里圈外》的抄襲,此外郭敬明另一部小說《幻城》也曾被讀者指出與CLAMP的漫畫《聖傳》存在相似之處。

  現階段,這封公開信已引起外界的高度熱議。據微博數據顯示,截至北京商報記者發稿,話題“111位影視從業者聯名抵製於正郭敬明”已實現閱讀量達3.6億次,同時討論量也達到5.3萬。

  作為此次公開信的簽署者之一,編劇餘飛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發佈公開信的目的並不在於要封殺某位從業者或不允許相關從業者的作品出現在市場上,關鍵是希望市場不要為了流量將過多的資源放在存有抄襲劣跡的從業者或作品的身上,而是去關注更為優質的作品。“我們接受影視作品的多樣化,但現在市場上出現了由於部分有抄襲劣跡的從業者或作品流量較高,符合某些資本或平台想要賺快錢的想法,因此選擇進一步增加合作,反而又提升了該類從業者或作品的話語權,名氣越來越大,有權有勢有資本青睞,甚至出現主導市場的傾向,需要及時製止。”

  流量>原創?

  此次的公開信並非是影視行業首次發聲,呼籲不要為了流量追捧有抄襲劣跡的從業者,多給原創及相關創作者發聲空間。

  就在一個星期前,中國電影文學學會發佈了《媒體不該追捧劣跡作者,應弘揚編劇行業正氣》的文章,並表示,“作為負有社會責任、文化責任的網絡平台、電視台,公然追捧這樣的劣跡從業者,給年輕人樹立了不好的榜樣,在行業內、社會上已經造成惡劣影響”,呼籲媒體、平台不要為了流量一味炒作,多樹立一些正面形象,多鼓勵原創,多給德藝雙馨的創作者發言、發聲的機會。

  面對當下部分影視從業者的發聲以及多封文章、公開信的接連發佈,北京商報記者聯繫郭敬明、於正方面,但截至發稿未得到回應。

  但不可否認的是,近期包括郭敬明、於正出現的綜藝節目或影視作品實現了較高的熱度。以郭敬明為例,不僅已收官的《演員請就位》第二季每更新一期幾乎均會出現相關熱搜話題,此外據貓眼專業版顯示,郭敬明新推出的電影《冷血狂宴》上線19天已實現累計播放量9829.8萬次,而該影片採用了VIP付費12元、非VIP付費24元的模式,背後所創造的收益可想而知。

  “在注意力成為稀缺資源的市場背景下,為了能夠獲得預期的市場效果,流量確實成為了出品方、平檯布局項目時考慮的要素之一,同時也會為了流量而營造話題。隨著流量受到各方的關注,如何合理利用流量便成為關鍵。”導演黃誌勇如是說。

  在餘飛看來,流量本身並沒有罪或是惡意,關鍵在於使用流量的人以及使用方法、用途,“如果為了流量而選擇有抄襲劣跡且沒有主動公開道歉的從業者,並作為影視行業的評審、專家,會給人們留下一個市場對這種行為認可、接受的印象,不利於行業的良性發展”。

  公開資料顯示,瓊瑤訴於正侵權一案於2015年由北京市高院作出終審判決後,在判決生效的三年時間里,於正未進行道歉,對此,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在2018年依照瓊瑤的申請進行強製執行,並於《法製日報》對該案相關判決的主要內容予以刊登,費用由於正承擔。另據媒體報導,此前郭敬明《夢裡花落知多少》侵權案判決後,也沒有執行判決書中的公開道歉。

  對此,北京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趙虎表示,如果判決書中有註明道歉,但被告方未自主執行,原告方可向法院進行申請強製執行,此後法院便會採取登報刊登聲明或公開判決主要部分內容等方式完成後續工作。

  誰的千億市場

  近年來,抄襲一詞不時便會出現在影視市場,部分大火的影視作品也曾陷入被指涉嫌抄襲的風波中。

  今年5月,網劇《月上重火》正式上線,但隨後有網友指出,該劇部分地方抄襲了網遊《最終幻想14》的CG畫面。而此前,熱播劇《愛情公寓》也被指涉嫌抄襲《老友記》《生活大爆炸》《老爸老媽浪漫史》等作品。

  與此同時,部分由小說改編而成的影視劇同樣也捲入原著抄襲的事件中,如電視劇《錦繡未央》的原著《庶女有毒》、電視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同名原著、電視劇《楚喬傳》原著《特工皇妃楚喬傳》等,均被蓋上了抄襲的陰影。這也令原著涉嫌抄襲、改編影視劇是否也涉嫌抄襲引起業內的討論。

  對此,趙虎表示,原著小說抄襲,改編影視劇也存在抄襲或不涉及抄襲的情況均會出現,需要具體案例具體分析,同時也需要看原告方的訴訟對象,如若原告方僅對原著作品提起訴訟,法院便會僅對比原著作品的相似性,不會涉及到改編影視劇,若原告方提起改編影視劇涉嫌抄襲的訴訟,法院便會對比改編影視劇存在的相似性。

  據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劇集市場規模已達到991億元,預測2024年將達到1213億元。此外,我國電影市場近年來也實現快速發展,全年票房規模已能實現超600億元。

  餘飛認為,影視市場的發展離不開專業的原創能力,而抄襲行為的出現證明的則是專業能力、基本功底不過關,同時抄襲作品獲得的高熱度也給了市場錯誤的引導。如果要推動影視市場的良性發展,需要出現具有工匠品質的作品,並獲得市場、口碑雙豐收,起到示範作用,讓資本方、平台方看到優質作品的可發展空間,從而進行相應佈局。

  此外,在黃誌勇看來,儘管當下不少改編作品獲得較好的市場反饋,但影視市場持續發展的動力離不開原創能力,且能夠進行改編的優質IP已逐漸稀缺,若僅依靠改編作品無法支撐市場,因此從業者仍需磨練原創能力來給予市場源源不斷的生命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