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冷靜期即將落地 有人卻在加緊辦理離婚
2020年12月22日08:31

  新浪法問 王茜

  “我覺得設離婚冷靜期十分沒必要。”靜曼對新浪法問說。在曆經長達一年的撕扯和對峙後,她於今年年中打完了離婚官司,帶著剛牙牙學語的孩子搬到了新的城市,換了一份新工作。

  今年5月,增設了30天離婚冷靜期的《民法典》獲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表決通過,新規將從2021年1月1日起實施。相關話題討論隨後在全網“刷屏”。靜曼當時正因財產分割問題在與前夫周旋,她也留意到了此事。

  據《民法典》規定,自婚姻登記機關收到離婚登記申請之日起三十日內,任何一方不願意離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記機關撤回離婚登記申請。前款規定期間屆滿後三十日內,雙方應當親自到婚姻登記機關申請發給離婚證;未申請的,視為撤回離婚登記申請。

  儘管離婚冷靜期不適用於訴訟離婚,但靜曼仍然對此持反對態度。“政府可以呼籲大家慎重考慮離婚這件事,但是強製性規定一個期限顯得不人性化,還是希望政策製定者多給人們選擇權。同時,對一些遭受家暴的個體以及未成年人,法律保護也要及時跟上。”

  離婚冷靜期製度還有數日就將正式落地。協議離婚究竟需不需要冷靜期?包括靜曼在內,新浪法問與多位已婚、未婚、離異人士以及婚姻家事律師就離婚冷靜期展開對話,試圖探尋普通人和法律專業人士眼中的答案。

  離婚冷靜期是“雞肋”嗎?

  文娟在今年結束了一段接近十年的婚姻。她與前夫此前已在離婚的關口徘徊了許久,雙方都意識到這段婚姻難以維繫,就子女撫養問題也已達成共識。他們最終選擇法庭是因為有個別財產歸屬問題還存在分歧。在整個過程中,雙方維持了一種相對理智、和平的對話氛圍,最終達成調解離婚。

  談及對離婚冷靜期的看法,文娟說,“我覺得要看具體情況,每個家庭不一樣。有些人並不是衝動離婚,不需要另設冷靜期。有些人脾氣火爆,就需要冷靜下。我有朋友就是一吵架就分,但是真的離婚後又希望能與前任復合”。

  在她看來,離婚冷靜期可以存在,但是“門檻不要太硬”,最好可以因人而異,尤其要注意保障經濟上不獨立的一方權益。

  身為90後的歆婉與男友相戀多年,感情穩定,步入婚姻殿堂只是時間問題。對她而言,離婚冷靜期並不影響自己的結婚計劃,但帶來了一些啟示。“畢竟沒人結婚是衝著離婚去的。不過我可能會注意相關法律條款里有沒有對自身不利的因素,也會更加審慎、理智對待婚姻。”

  南麗與先生結婚四年有餘,兩年前他們離開家鄉,來到一座房價漲幅“領跑”全國的城市,為了更好的前途攜手打拚。對於離婚冷靜期,長期關注社會問題的南麗夫婦有自己深入的思考,他們認為這項新規的設置偏離了原本目的。

  “如果是出於避免衝動型離婚而設置離婚冷靜期,不僅無必要,而且缺乏現實依據。沒有證據證明衝動型離婚占多數。設置離婚冷靜期是用極少數衝動離婚者的行為,來懲罰絕大多數理性離婚者。衝動型離婚的人往往一開始就是衝動型結婚,也有很多人認為自己當年結婚、生孩子並沒有做好準備,為什麼不設置結婚冷靜期?”南麗對新浪法問說。

  他們認為,離婚冷靜期還會帶來一些衍生風險。“法律並未對離婚冷靜期的夫妻財產問題、子女撫養問題做針對性的界定,而歸根到底,冷靜期的夫妻已經是名存實亡,雙方都已同意讓婚姻死亡,法律上也不應該按照正常夫妻關係來界定權利和責任。

  例如,冷靜期是否可以自由戀愛甚至開啟新的婚姻?期間如果一方轉移、賤賣雙方共同財產,是否違法?若有子女,歸誰撫養?如果一方在冷靜期內重病、身亡,另一方是否還需要以作為另一半承擔相關的責任和權利,例如手術台簽字、各種情況難以窮盡,歸根到底是離婚冷靜期內雙方婚姻名存實亡,法律認定滯後埋下的隱患。”

  這對年輕的夫婦甚至還考慮到了家庭暴力、婚內強姦等問題。他們認為在離婚冷靜期的特殊婚姻狀態下,不能排除上述情形發生的概率,且存在認定難度。“有觀點稱協議離婚都是雙方自願,因家暴而離婚更多是訴訟離婚,此論斷並無依據。要考慮到很多人未必具備訴訟離婚的知識、資源和能力,協議離婚的雙方也可能存在家暴行為”。

  南麗最後總結道,“離婚並不是錯誤,更不是心理疾病,協議離婚是兩位成年人、理性人做出的決定,不需要強製冷靜、安排諮詢。”

  作為一名未婚男性,孟然有著與南麗夫婦相似的看法。“我和朋友都覺得這個政策性很雞肋,浪費社會資源。按照這個邏輯,應該設置結婚冷靜期避免閃婚。”

  他認為,婚姻是成年人之間的事情,社會應該樹立和宣傳成年人要對自身行為負責的理念。協議離婚是絕大多數人經過慎重思考後作出的決定,再設離婚冷靜期是徒增不快。“即使有人是衝動離婚,就要其承擔代價好了。沒必要為了要留住一小部分人,犧牲絕大多數人的感受。”

  新規催生離婚小高潮?

  南麗等人或許代表了相當部分普通人的看法。對於離婚冷靜期的懷疑,也意外引發一個有趣的社會現象——許多準備離婚的夫婦會在新規執行前加緊辦理手續。

  長期關注婚姻家事領域的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薛京律師對新浪法問透露,“近期會有趕在冷靜期前協議離婚的小高潮,會倒逼一些處在離婚猶豫期的夫妻盡快去辦理協議離婚手續。”

  不過,她也指出這部分“快馬加鞭”離婚的群體主要是結婚時間短,沒有孩子和財產糾葛的夫妻。因為即使沒有冷靜期,協議離婚涉及子女撫養權與監護以及財產分割等複雜決策,也不是馬上就能下定決心離婚並協商一致的。

  北京嶽成律師事務所的郭永發律師也向新浪法問表示,從其最近一段時間的工作情況來看,由於很多人想爭取在離婚冷靜期實施前快速離婚,離婚諮詢及協議離婚短期內有所增加。

  他認為,離婚冷靜期或導致未來訴訟離婚的比例增加。“離婚冷靜期適用於協議離婚,不適用於訴訟離婚。離婚冷靜期實施後,協議離婚時間更長;同時,離婚冷靜期內,當事人容易對財產分割、子女撫養的事項反悔,導致協議不成。因此,長遠來看離婚冷靜期可能會導致離婚訴訟案件增長。”

  飽受爭議的離婚冷靜期是否有進一步完善的空間?

  在郭永發律師看來,離婚冷靜期的法律規定如何完善,取決於該製度施行的效果如何。“鑒於離婚問題在不同地區、不同人群之間有巨大的差異,我們建議離婚冷靜期可以設置較大的彈性空間。

  同時,我們建議民政部門可以借此提升婚姻教育的專業能力,提高以人民為中心、以問題為導向的多元化解婚姻家事矛盾的綜治能力,減少因離婚時缺乏引導疏導而導致的後續離婚協議糾紛和訴訟增多的情況。”

  薛京律師表示,離婚冷靜期的社會效果還需要觀察,需要之後的校準。“根據民法典的規定,離婚冷靜期涉及自雙方申請協議婚後30日冷靜期及30日內雙方到場辦理離婚登記,實際上是60日。這個冷靜期是一刀切的,沒有考慮真正感情破裂夫妻的需求。”

  她建議,對於同一對夫妻,一定時間內申請過兩次以上離婚登記,或者已經提起過離婚訴訟被駁回後申請協議離婚的,應該給予“離婚立等可取”的需求一個綠色通道,盡快解除不幸的婚姻。

  雖然製度細節有可商榷之處,但薛京律師認為不能孤立地看待離婚冷靜期的製度,其背後不止是降低離婚率的考量,或還有應對人口老齡化、少子化,解決未來老齡人口家庭養老的社會政策安排。

  “包括《民法典》里居住權的設立,也是考慮了未來‘以房養老’的社會製度接口,可以實現老有所居,同時還能把房產所有權變現為養老資金來源。《民法典》規範屬於上層建築,一定會反映經濟基礎的需求。不管願意不願意,國家一定會加強對家庭關係穩定的保護和引導,以便有更多的民生製度可以以家庭為載體進行安排”。

  (註:靜曼、文娟、南麗、歆婉、孟然均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