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頭支票公司正在尋找亞洲科技獨角獸
2020年12月22日13:27

  據報導,今年席捲華爾街的新一輪融資熱潮似乎將在亞洲掀起,超過12家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s,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ies)正在尋找準備上市的快速增長的科技公司。

  SPACs是在交易所上市的空殼公司,通過首次公開募股(IPOs)籌集資金,並以較短的上市時間吸引公司與之合併。這種業務方式今年已經在美國籌集了創紀錄的700多億美元,使其成為2020年華爾街最熱門的投資趨勢之一。

  從事融資和併購業務的銀行家、律師和投資者表示,亞洲有大量做好IPO準備的科技獨角獸公司可能會加快行動。

  香港小超人李澤楷(Richard Li)、風險投資家彼得•泰爾(Peter Thiel)、新加坡醫療保健企業家辛大偉(David Sin)以及前對衝基金經理喬治•雷蒙德•紮吉(George Raymond Zage)都在SPACs越來越多的支援者之列。

  “如今,在亞洲,沒有一個對話是不談論SPACs的。東南亞是一個重點市場,因為這裏高增長科技企業數量眾多,”野村證券(Nomura)東南亞投行業務主管布塔尼(Sarab Bhutani)表示。

  很多知情的銀行家和律師表示,許多SPACs正在與東南亞的科技、醫療保健和金融科技初創企業舉行談判。

  他們說,叫車服務和食品配送巨頭Grab和Gojek以及電子商務公司Bukalapak都已經被接觸過,或者是成為了SPACs的目標。

  Grab和Gojek拒絕評論,Bukalapak也沒有回覆媒體的置評請求。運營東南亞最大在線旅遊應用的Traveloka對媒體表示,將很快上市,並就與SPAC合併這一選項進行評估。

  軟銀集團的願景基金也在尋求通過這種業務方式籌集5.25億美元。

  聚焦東南亞

  上個月,紮吉領導的一個SPAC公司籌集了2.76億美元,而李澤楷和傳奇投資人彼得·泰爾支援的Bridgetown Holdings公司,正考慮與印尼電商巨頭PT Tokopedia進行合併。Bridgetown Holdings今年5月在開曼群島成立,實質為SPAC,在上市前完全沒有任何實質的商業運營,甚至連與目標收購對象的商業洽談都沒有。如今Bridgetown的目標是希望成為專注於東南亞地區的最大SPAC。

  布塔尼表示:“東南亞多數成長型企業都知道SPAC的策略,並熱衷於探索與SPAC合併。”

  SPACs被稱為“空白支票”公司,因為它們的投資策略往往寬鬆且具有投機性。

  通常情況下,它們只需四到五個月就能收購實體公司,尋找目標的最長期限為兩年,否則它們將把所有資金返還給公眾股東。

  “亞洲的目標主要是在東南亞和科技行業。東南亞公司的IPO經驗較少,因此更願意接受SPAC,”私募股權公司Canyon Bridge的合夥人Peter Kuo對媒體說。

  Canyon Bridge牽頭了1.15億美元SPAC的上市,該公司瞄準美國科技行業,尤其是電動汽車製造商。

  亞洲的銀行家預計,未來幾年,通過所謂的“去SPACs化”過程,新的SPACs合併或收購目標時,將出現一波併購浪潮。

  “亞洲有200家獨角獸公司。去SPACs化將從那些高增長企業開始,”花旗香港企業和投資銀行團隊主管拉斯科夫斯基(Christopher Laskowski)本月在一次網絡研討會上表示。

  拉斯科夫斯基說:“我可以預見,在未來的某一時刻,它將轉變為一個更廣泛的行業現象。”

  目前,隨著散戶投資者充分利用前所未有的市場流動性,在今年的IPO之後,亞洲公司估值翻倍的公司數量達到創紀錄水平。

  “由於亞洲有很多公司等待上市,他們可能會將SPACs作為IPO之外的另一種選擇。我能想像會有更多這樣的事情發生,”貝恩資本( Bain Capital Private Equity)駐香港董事總經理竺稼(Jonathan Zhu)表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