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文化 過冬之龍舟篇】龍舟停競渡 龍癡逆水行
2020年12月22日11:55
在往年的龍舟賽上,健兒奮力划槳,力爭上游。受訪者供圖
在往年的龍舟賽上,健兒奮力划槳,力爭上游。受訪者供圖

( 轉載自《文匯報》)

說到香港人傳承得最好的節日活動,除了拜年「逗利是」,應該就要數端午扒龍舟。由最初漁民之間的「牙骹戰」,漸漸發展成地區盛事,到出現國際賽,更有「龍癡」全心奉獻,也有不同地區團體舉辦活動,年年月月地延續這項文化。不過,今年遇上疫情,龍舟健兒只能透過網上組隊訓練,部分地區團體向區議會申請撥款舉辦比賽亦遭否決。為捱過這個「文化寒冬」,不少人都希望政府成立委員會,處理傳統文化相關的地區撥款,讓傳統文化能更好地發展和傳承。

香港每年有大大小小50多場龍舟競渡,這些賽事大多要自費報名參加,沒有獎金只有獎盃,像鄭文達這種人,會被戲稱為「龍癡」。

鄭文達是「九十後」,正職是公務員救生員,是出身漁家的香港仔、「飛虎」龍舟隊的第三代傳人,有一半時間和精力都投放在龍舟比賽和訓練上。「飛虎」龍舟隊的隊員大多是漁民,最常參與的就是端午節、天后誕、洪聖誕時的「漁民賽」。十幾艘龍船從青衣、長洲等漁港四面八方、浩浩蕩蕩匯聚而來,各個「堂口」的旗幟隨風飄揚,鄭文達笑言,這種景象甚有「海盜大集會」的感覺。

鄭文達說,龍舟運動曾在漁民中非常流行,人人都「很大癮」,甚至捕魚收工後看到避風塘有龍船,就立刻跳下水游去玩。雖然自己身邊也有熱愛龍舟的人,但僅限於幫龍舟打蠟、參加龍舟訓練,始終沒人願意做傳承龍舟和信仰儀式的扛旗人,反而會對他說:「係你喇,你唔做就冇㗎喇。」

幸好,他對這種傳承有自己的堅持。

一位位「龍癡」的奉獻固然重要,但能讓漁民文化發展成國際賽事,大大小小的團體功不可沒。大埔區龍舟競賽有逾80年歷史,初期為漁民間的「牙骹戰」,現時已是全港最具規模的龍舟賽之一。

團結觀眾 打破水陸隔閡

多年來擔任大埔龍舟會總幹事的黃容根說,水面人和陸上人相互間曾經了解不深,而龍舟競賽就是打破刻板印象、衝破隔閡的重要渠道。每逢龍舟競賽,陸上就會站滿觀眾,海上亦有百多艘漁船圍觀,水面人和陸上人在那個時候,都是關心着同樣的事情。

西貢區龍舟競渡亦有逾甲子的歷史,大賽籌委會執委溫悅昌從小在西貢長大。以前生活條件較貧乏,西貢漁民用舢板代替龍舟、木板做槳,現時西貢龍舟賽統一使用的玻璃纖維船,也見證着香港物質的逐漸充裕。比賽每年都能吸引大批遊客觀看,以致每逢比賽日,西貢碼頭海鮮檔都賣光所有海產,茶餐廳也是逼爆。

倡設節慶委會 處理撥款發展

大埔和西貢這種全民參與性質的龍舟競賽,不以盈利為目的,經費主要來自籌款和政府撥款,但今年區議會卻否決了大埔區的撥款申請。區議員質疑賽事一直由大埔體育會及大埔區龍舟競賽委員會合辦,認為體育會「壟斷」撥款申請,對其他團體「不公」。其實大埔區龍舟競賽委員會由多個機構組成,相互合作、組織賽事,似乎這些區議員並不知道傳承一項文化,背後所需要團結的力量。

有見政治意識形態侵擾地區文化發展,黃容根和大埔區議會前主席黃碧嬌均建議政府成立「中國民間節慶委員會」,處理相關地區活動撥款,讓本土傳統文化更好地發展和傳承。

健兒疫下留岸 轉戰線上訓練

當然,今年影響龍舟賽的,還有反覆的疫情。鄭文達坦言,疫情下難以在海上做訓練,只能在Zoom上和隊員做體能訓練。不過,當香港能回到疫情來襲前,鄭文達還希望本地的龍舟運動能以戰績贏取更多資源。

面對現時龍舟運動越來越專業,鄭文達亦曾向區議會提交建立陸上龍舟訓練基地的計劃書,冀興建龍舟文化博物館及盪槳池等,以助科學訓練,同時提高安全系數,可惜渺無音訊,「如果要推廣龍舟,不能每次都叫人落海,有些小朋友同老人家,在這樣的設施也可以感受龍舟氣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