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身亞博館 醫護各有得
2020年12月22日12:00
聽電話者為盧琛健、打字者為唐頴思、站在唐背後者為陳重安。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聽電話者為盧琛健、打字者為唐頴思、站在唐背後者為陳重安。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 轉載自《文匯報》)

第四波新冠肺炎疫情來襲,每日新增大量確診者,為紓緩公立醫院的壓力,亞洲國際博覽館的社區治療設施投入服務,接收病情穩定的較年輕患者,醫管局並招聘一批兼職醫生及護士在亞博館當值。兼職醫生雖然只透過視像應診,毋須在病房衝鋒陷陣,但工作同樣艱辛,必須透過視像細心觀察病人病情的微妙變化,當發現不妥處便要發揮團隊精神,聯絡各部門安排轉院。而在病人漫長的復康路上,醫護也與病人建立親人般的密切關係,有兼職護士說:「病人成日悶喺度,有時會拉住我哋傾偈,他們每個人都有故事。」

醫管局早前透過「自選兼職招聘網站」(Locum)招聘兼職醫生及護士到亞博館當值,唐頴思和陳重安透過該計劃,成為亞博館兼職醫生;盧琛健則透過該計劃成為兼職護士。

他們表示,博覽館社區治療設施的醫護來自「五湖四海」,大家來自不同醫院,卻能默契合作,朝同一個目標──「畀病人快啲康復出院」,群策群力。他們自告奮勇加入抗疫最前線的初心也很單純,其中唐頴思說:「都係想為香港出一分力,同埋覺得(公立醫院)前線好辛苦,想出一分力,做少少嘢,就算睇多一個症都幫到其他人。」

唐頴思:學習其他醫生經驗

唐頴思是身經百戰的兼職醫生,2018年她已開始參與「自選兼職」計劃,翌年更全身投入無國界醫生行列,在世界不同國家工作,但每年總會抽幾個月回港到公立醫院做兼職醫生,今年8月才轉為屯門醫院骨科專科全職醫生,眼見疫情嚴峻,她再次透過「自選兼職」計劃到亞博館工作。她坦言:「我覺得係時候啦,上次沙士我仲未畢業,Touchwood(如果不幸)講句,香港再有下次大型流行傳染病,我可能已經退休,所以都想為香港做啲嘢。」

由於她有全職在身,倘到博覽館當值,其效力的公立醫院部門就會少一名醫生,「我嘅兄弟姊妹(同僚)都幫我食咗好多嘢(分擔)。」她雖然是全職醫生,但坦言在其他兼職醫生身上學到很多,她舉例說:「有啲同事係私家醫生出嚟,佢哋有一套方法令病人更舒心,我跟佢哋學到新的溝通方法。」

陳重安:團隊精神好有默契

曾是律敦治醫院全職內科醫生的陳重安,當初因為要照顧子女,將重點放在家庭方面,故轉為做兼職醫生,其後知道亞博的人手需求大,雖然她要專注家庭,但仍選擇11月底響應號召加入亞博館。雖然亞博館的兼職醫生只透過視像與病人應診,但無損醫生與病人的互動,她透露工作期間最難忘的是,每日與病人交流,部分病人甚至已經認得她。「有啲病人係外國嚟嘅,病人好想返去(外國)過聖誕節,覺得喺香港好落寞,聽到好心酸好想幫佢哋。」

陳重安曾接手一名低血壓的確診者,首次與她遙距隔着視訊應診,她已發覺對方病情惡化,必須送到正規的公立醫院治療,於是她馬上安排,最終從發現病人有轉院需要,到正式轉院大約只花15分鐘,這次經歷令她有感:「呢度(亞博館)嘅團隊精神好厲害,醫護好有默契。」

盧琛健:病人溝通全新體驗

自選兼職護士盧琛健本來申請當另一間醫院的兼職崗位,他透露:「本來已經簽咗約(在另一間醫院),但係覺得都係亞博館更加需要人手,所以我就嚟咗呢度。」雖然是兼職,但他認為該館同事非常投入,一個星期返足五六日。

他從前是手術室護士,以前較少與病人直接交流,直言如今需要經常與病人溝通是全新體驗,也是最大得着。而且對病人的照顧無微不至,「亞博並非病房設計,有時燈光勁,但係又有病人想日頭休息,我哋就訂咗幾百個眼罩畀佢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