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臟支架何以從1.3萬元降至700元
2020年12月21日09:28

原標題:心臟支架何以從1.3萬元降至700元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重量僅約0.03克,卻比黃金貴千餘倍;均價高達上萬元,卻每年賣出約150萬個。一枚小小的冠脈支架,撐開了百萬患者的“生命之傘”,但也擊中了百億支出的“負擔之痛”。

  《中國心血管健康與疾病報告2019》推算,我國心血管病患病人數達3.3億,十年間冠心病手術從23萬例發展到超過100萬例。據推算,每年要用掉150萬個心臟支架,總費用約150億元。

  如今,隨著“國家隊”出手,這一痛點將成為歷史。上個月,設在天津的國家組織高值醫用耗材聯合採購辦公室(簡稱“聯採辦”)傳出重大利好,首次國家高值醫用耗材集中帶量採購中,冠脈支架均價從1.3萬元左右跳水至700元左右,降幅達93%。明年1月1日起,新價格將正式實施,預計每年可減少上百億元支出。

一場驚心動魄的開標

  “當天的開標,用驚心動魄來形容也不為過。”儘管時間過去一個多月,但回憶起上月初國家組織冠脈支架集中帶量採購申報信息公開大會的現場情景,聯採辦集中採購組組長高雪依然眉頭飛舞。

  這是聯採辦正式成立不到兩個月經曆的第一場大考。11月5日上午,企業代表和工作人員早早進場,容納百餘人的會議室內,彷彿連空氣中都氤氳著緊張的味道。

  上午10時,儀式正式開始,聯採辦的工作人員按流程宣讀採購申報流程,11家符合資格的中外生產企業帶著26個支架產品公開投標,企業代表將裝有已填寫完冠脈支架集中帶量採購申報價的密封信封,依次投入箱內。

  會場之外,各企業人員也在焦灼地等待結果。“我們在外場設置了座椅,但幾乎沒人坐,大家來來回回踱步,等待著會場內傳來的消息。”高雪回憶說。

  全部企業的報價單放入箱內後,公證員走到箱前,在現場所有人的注目下將所有信封取出,聯採辦業務科科員張明慧在公證員的監督下,拿起第一個信封,打開一看,上面的數字有點出乎意料,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將報價遞給同事宣讀。

  “645元。”話音剛落,現場陷入短暫的沉寂,隨後發出了一陣“哇”的驚歎聲。

  “第一家就報出低於千元的價格,而且還是醫院需求相對較大的產品!一瞬間,我們覺得這事兒穩了!”高雪難掩內心激動,右手不由自主地拍了一下桌子,懸著的心一下放了下來,疲憊也一掃而光。

  前一夜,高雪輾轉反側,幾乎沒怎麼睡著,淩晨5點就起來,又挨個叮囑企業競價投標細節。

  令高雪更為驚訝的是,緊接著又有企業報出了469元的“地板價”。“590元”“775.98元”……台上大屏幕上的數字不斷跳動,產品報價由低到高的順序確定排名,實時更換,場下企業也在拿筆記著同行報價,時不時發出不可置信的低呼。

  待報價全部宣讀完畢後,高值醫用耗材全國集采“第一單”宣佈成功。中選的10個產品中,最高報價為798元,最低報價為469元,包含6家國內企業的7個產品,以及2家進口企業的3個產品。

  “10個中選產品有7個是原市場份額的前十名,還有1個是原市場份額的第11名。”聯採辦主任、天津市醫療保障局副局長張鐵軍說,中選產品和醫療機構報量的重疊度高達70%,這也保證了醫生的使用感和臨床選擇習慣和過去相比差別很小。

半年錙銖必較的談判

  明年1月1日起,降價冠脈支架執行已近在眼前。為了能按時、按量、保質供應,不出岔子,聯採辦仍在緊鑼密鼓地忙碌著。

  此次國家集中帶量採購的冠脈支架首年意向採購量超過107萬個。按最終協議採購量計算,年採購金額為6.70億元,每年可節省採購費用117.25億元。

  半個多小時的競標開標,令人滿意的價格,背後卻是“國家隊”大半年錙銖必較的“靈魂砍價”。

  “我們從今年5月開始就著手開發了數據平台,對全國2400多家醫療機構過去一年的冠脈支架採購量、使用品牌等進行數據採集,並對國內外生產企業進行反複調研。”高雪說。

  9月14日,聯採辦在天津成立,明確由天津市醫藥採購中心具體承擔國家組織高值醫用耗材聯合採購辦公室日常工作,組織實施採購任務,冠脈支架成了要啃的第一塊“硬骨頭”。

  雖然手握採購量這個籌碼,覆蓋醫療機構意向採購量的80%以上,但與企業談判依然是一場艱難的博弈。

  “我們邀請企業一對一座談溝通,但每個企業都打著自己的算盤。”高雪皺了皺眉頭。

  為了在談判中掌握主動權,團隊又對國內外“行情”進行了細緻摸底。國內市場冠脈支架的平均價格為1.3萬元,最便宜的也要7500元以上,此前江蘇冠脈支架試點集采的最低談判價格達到2850元。而在國外,2020年3月,印度政府規定藥物洗脫支架天花板價調整為756元,德國一些冠脈支架價格在100歐元左右。

  高雪直言,自己像是一個談判官,用著《孫子兵法》里的招數,隨機應變,見招拆招,在一對一企業面談中字斟句酌,一遍遍觸摸企業可能報價的底線,試圖突破他們的價格防線。

  在前期的企業座談中,不少企業還在互相詢問著對方心理價以及支架產品的最新發展,但到了後期,企業都不願意再亮出自己的任何底牌,見面只是寒暄。

  10月份,聯採辦發佈了《國家組織冠脈支架集中帶量採購文件》,明確了申報語言、計量單位和醫用耗材名稱、醫用耗材規格型號表示、申報報價填寫等內容。僅這一份材料,團隊成員就改了30餘次,甚至還模擬“角色扮演”,站在企業和醫療機構立場上尋找文件漏洞。

  “請教了多少專家、律師,開了多少次企業面談會,預演了多少次,真的已經記不得了。”高雪說。

千億降費大單的期待

  “集中帶量採購,就是要通過市場競價機製,給高值醫用耗材‘擠擠水分’。冠脈支架不是終點,而是起點!”高雪笑著說,“接下來還有1350億高值醫用耗材等著我們去推動、去解決,未來還會有驚喜!”

  高值醫用耗材,指的是直接作用於人體、對安全性有嚴格要求、臨床使用量大、價格相對較高、群眾費用負擔重的醫用耗材,例如髖關節假體、耳內假體、顱骨矯形器械等,全國市場規模達1500億元。它們對於許多患者的生命健康至關重要,但高昂的價格讓不少人望而卻步,例如髖關節假體的價格基本都在萬元以上。

  此次國家組織冠脈支架集中帶量採購,為治理高值醫用耗材價格虛高、流通亂象打響了“第一槍”,這一槍不僅打得響,而且打得準。

  “全國老百姓都關注這事兒,說明我們真正從老百姓的利益出發,方向走對了。”高雪說,“8歲的閨女看到我出現在電視上後,給我買了根冰棍吃,她也知道爸爸幹了件大事兒。”

  冠脈支架降價的消息上了“熱搜”,高雪和團隊成員美滋滋地看著網民對此的評價,但其中也有網友有疑問:一分價錢一分貨,為什麼支架能有這麼多水分,與降價一起降的會不會還有質量?

  高雪解釋說,高值醫用耗材里的價格水分大,從廠家、中間流通商、醫藥代表等,每個流通環節上都存在水分。

  國家醫療保障局醫藥價格和招標採購司司長鍾東波說,對於這樣的降價幅度不必太過驚訝,更不用擔心企業報價是否已經低於成本,因為經過前期一系列的成本測算、財務報表分析等,這個報價其實是在合理範圍內的。

  鍾東波介紹說:“通過帶量採購,我們明確了採購數量,把中間銷售費用全部節省,相當於直接還給社會、還給老百姓。這創造了公平的競爭環境,也給產業健康和高質量發展奠定了製度環境和基礎。”

  冠脈支架的價格降下來了,最受益的還是老百姓。北京安貞醫院心內一科主任宋現濤說:“我國冠心病的發病人群非常高,且逐年增長,這次價格大幅下降後,讓很多原來看不起病、做不起手術的患者,也有更多機會能夠得到及時有效的救治。”

  “老百姓所關切的,就是我們要努力的。”高雪和同事們腳步並沒有停下,一個又一個造福患者的項目正在穩步推進,“無論是冠脈支架還是後續其他高值醫用耗材的談判,都是造福患者的事,我們要一塊一塊地砍!”高雪說。

  本報記者:宋瑞、張宇琪、栗雅婷、張建新

【編輯:田博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