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熱議改善收入分配:住房租賃將起效,農業轉移人口是關鍵
2020年12月20日20:35

原標題:專家熱議改善收入分配:住房租賃將起效,農業轉移人口是關鍵

12月19日,在第二十二屆北大光華新年論壇上,多位專家圍繞收入分配領域存在的問題發表了意見與建議。

專家們指出,目前居民收入分配偏低導致無法挖掘消費潛力,收入不平等程度依然較高,但差距並沒有加劇惡化,過去幾年間不同收入水平群體的收入增速基本同步。隨著城市化進程加快和產業格局調整,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將成為經濟發展的重要推動力,同時住房租賃建設也將進一步提高居民自由支配收入。

收入分配雖不平等,但增速基本同步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院長劉俏指出,目前整個收入分配方面存在兩個大問題:國民收入分配中居民收入佔比偏低,而收入分配不平等程度依然較高。

“我國人均GDP已超過1萬美元,其中可支配收入只有3萬元人民幣,基本上占43%,而美國是63%。可支配收入分配偏低,導致居民在消費方面的潛力意願沒有完全挖掘出來。與此同時,分配不公平程度雖然沒有再加劇,但是水平仍比較高,收入分配的不平等不利於促進消費。”劉俏稱。

對於收入分配不平等,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教授陳玉宇從另一角度進行瞭解讀,他認為過去7年不同收入水平群體在可支配收入的增長速度上保持了基本同步,這是件好事,很難得。

“中國60%的人口只占國民收入30%的份額,這聽上去似乎令人沮喪,但實際上他們的收入基本上能以人均GDP增速的水平在增長,這是件好事。如果能持續下去,我們可預見在12、13年後,近9億人的真實可支配收入會翻一番,近4億人的家庭將邁入可以購買汽車的行列。”

陳玉宇表示,以前高收入增長快,低收入增長慢,近七年來高收入、中等收入和低收入的增速基本差不多,儘管今天收入分配格局雖然還存在挑戰和負擔,但同時也有著巨大的潛力。

陳玉宇表示,中國在未來一段時間內要保持製造業一定程度上的份額穩定,取決於如何擴大內需,取決於低收入人口的收入增長。

“全國還有60%人口處在低收入階段,他們的消費結構大約滯後於高收入人群15年到20年。伴隨著持續深入改革,收入持續增長,他們未來會對工業製造品和家用產品產生大量需求。”

陳玉宇表示,隨著城市化進程不斷推進,將有大批農業轉移人口進入城市生活,在拉動內需的同時,提升收入能力,從而改變收入分配格局。

農村轉移人口是改善收入分配的重要因素

“2017年,中國農業大概是27%的人口貢獻了7.92%的GDP,到2035年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之後,基本上農業GDP佔比會降到3%-4%,就業人口最多到6%,這就意味著未來15年,將會有20%的人口發生跨地區、跨行業的重新配置。”

劉俏表示,因為城市能提供新興產業的就業機會,未來將有近4億農業轉移人口會尋求在城市生活,解決農業轉移人口的市民化是當前和未來很重要的議題,關乎到產業變遷和收入分配。

在劉俏看來,農業轉移人口會集中到核心城市群和有發展機會的都市圈里,如何完成這種史無前例的勞動力配置和人口遷移,還有很多的基礎性工作要做。

“他們去什麼地方?住在哪裡?這些問題在未來需要通過商業模式創新、思維模式創新的具體改革來促成。現在推進租賃住房等話題的討論和研究,也是想使農業轉移人口真正實現市民化,通過這種方式形成新的發展格局。”

劉俏表示,農業轉移人口在城市定居之後,他們的消費意願和消費能力是國內大循環為主體的新格局形成的前置條件。

“未來5到15年,我們將看到歷史上最大的城鄉協同和互動,大面積的勞動力重新配置,在這些背後,相應的金融服務體系、公共服務體系建設,將會成為中國在未來很重要的經濟社會發展動力。”劉俏稱。

租賃住房建設將提高居民自由支配收入

“居民可支配收入並不完全是居民錢袋子的大小,可支配收入中,居民至少還要支付最基本的生存支出,包含基本的住房支出和食品支出、償還銀行的貸款,這些都無法自由進行消費。國際通行的對於居民錢袋子的衡量概念是‘自由支配收入’。”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助理教授張宇表示,居民自由支配收入,即支付基本生存支出、償債支出後可支配收入的存餘,需要量化測算。

“北京市2019年的人均GDP有16萬元人民幣,然而北京市2019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不到7萬,是人均GDP的41.3%。可以想像在北京,像我這樣的居民,購房的壓力、償債的壓力會使自由支配收入遠遠低於41.3%。”

張宇表示,住房問題是需求牽引供給、供給創造需求的主要堵點。居民的錢袋子受限於住房市場,使得牽引供給的需求無法有效形成。房價上漲限製了未購房居民的消費力,而租房市場對此起到了有利的緩衝作用。

張宇表示,在需求牽引供給上面,還有很大空間可以拓展。“如果擴大人民的自由支配收入,做大中等收入群體,就可以夯實中等收入群體的購買力。”

談及租賃住房建設怎麼樣提高居民的自由支配收入,張宇表示,要通過增加租賃住房的供給,降低人民滿足基本居住需求所需要付出的住房支出,以此提高居民自由支配收入,增加需求牽引供給的空間。

“這並不是說住房支出越低越好,而是說在居住質量不發生改變,管理水平不發生改變的時候,住房支出的上漲不利於我們增加自由支配收入。”

張宇表示,房地產行業需要更加精細化,租賃住房建設能夠帶來更多、更好的商品和服務,以緩解人口聚集帶來的經濟活力與房地產上漲過快之間的矛盾,為人民提供更多、更好的商品和服務供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